66.乞巧节—灯会

小说:恋人辞之缘起 类别:古言小说 作者:C姜 字数:1468

静馨阁

雪清默默替萧沐卸下官服,将其折叠整齐后放到柜,动作细腻轻缓。这是每天都事。

萧沐:“今日宫中操办乞巧宴,原本准许朝臣天休期。没想早朝后陛下命我留在宫中,帮忙查阅些文献。”

雪清:“可…可你不是御前侍卫么?怎么揽文官活。”

萧沐苦笑声,转过头与雪清对视。“你可知御前侍卫只是个虚名?”

想来从仕至今少说也有三四载,同辈人平步青云。自己却当最闲官,做最多事。不知底是该感到庆幸还是悲哀。

萧乾不想踏着萧家祖辈肩出人头地,更不想干涉选择,虽然位列丞相从未顾及私情。这样来也断某些人向送礼、企图靠旁门左道谋职歪心思。

仕途,从来都是自己掌舵……

“近来琐事繁多,觉得疲惫便总想忙偷闲。”萧沐盯着雪清看,让好不自在。“今夜倒是个好机!”说着便拉起雪清手,兴致勃勃朝门口走去。

雪清头雾水,不知萧沐要带出哪

“唉……等等!”无奈萧沐丝毫没有给甚至还来不及跟府内说声。

直到走出大门,才知道原来外边夜景美得不可胜收……

如果没有亲眼领略过,定是想象不出乞巧节临安,大街上片华彩,人声鼎沸。

平日深居浅出闺阁女在这天拥有为数不多自由。们用五彩丝线穿过整齐排列九个针孔,速度最快人为“得巧者”。传言“得巧者”更能收获美丽姻缘。

除此之外,人们在西郊临安河下游放。除未嫁妙龄少女,其人都可参与其中,们将心中美好期许写在河或者孔明上,蓄意生活幸福美满。

萧沐:“走,带你看去!”

雪清走走停停,目光总被摊摆上各式各样货物吸引,除必不能少胭脂俗粉,还有雕成各种形状、节日特有“磨喝乐”—种瓷烧玩具。

萧沐生怕走丢,于是停下脚步默默跟在旁边,看起来就像个充满好奇心。无奈自己没空陪逛闲。

自从孝宗纠察岳飞往事,每天除上朝就是泡在书房。然而这还只是开始…

们抵达时,人们正在进行仪式。

河边除密密麻麻人群在祈福,还有各种小型表演、杂技。们在各自临时场地卖艺,争相吸引人流。

满天漂浮孔明与璀璨星辰交映成辉,如诗如画,如梦如幻,仿佛置身银汉间,美得塌糊涂。莲花形则顺着临安河缓缓漂流而下,放眼望去,似乎整条河都在闪闪发光。

“这有笔,两位要不也写下?”挑担小贩手拿着彩问萧沐和雪清。萧沐向俩,并将个递给雪清。“都说花很灵验,倒不如应景,留下心愿?”

“嗯。”

雪清接过笔认认真真地写起来,划没有丝毫含糊。

不知为何萧沐有股强烈欲望想看看什么,于是仗着自己个高伸长脖偷瞄眼。不料身影照映到彩上,只瞬就被雪清察觉到。

“不许你看!”雪清紧张地背过身,用娇小挡住萧沐视线。完全没想到萧沐窥探自己,两个脸蛋涨得通红,像巧果上盖

“我不看,我不看。”萧沐立即嬉笑着背过身,适才只瞥见行清秀字迹,有些不甘。倒是雪清焦急模样把逗乐呵。抬头思索,提笔在彩上写下句话—“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这是最朴素而美好愿望。

当时鬼使神差听陈剑峰话与雪清立下契约,不知是同情多点还是心动多点,也不知是为敷衍联姻还是见钟情。现如今彼此心境渐渐明,却莫名地有层隔膜。

“好美啊!”无数承载着无数期许缓缓升至天际,慢慢淹没在云雾。隐隐约约,像夏日萤火,倒映在雪清澄澈

“如果织女本是凡人,是否就皆大欢喜?”雪清低下头,思绪万千。

萧沐:“如此,也便没牛郎织女那般绝美爱情。”

无数妙龄女眷云集在此,萧沐却始终只有个人。似乎体雪清内心深藏那份哀愁。

“人神殊途,尚能违抗天令。生为凡人,除怕辜负,我岂怕别……”

雪清振,回眸看着萧沐。几滴热泪突然盈出,在眼眶悬停。这次,鼓足勇气,不再逃避。

也看着,不再因美而仓皇失措。们彼此相视,试探地贴近。忘记,忘记四周。

段醉人朦胧情愫破开窗纱,乞巧节火灿烂夜空下,是两个吻天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