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twelve 分别

小说:与光同辰 类别:豪门小说 作者:清荷霜雪 字数:1234

临近毕业,家从来都是忙忙碌碌,赶写毕业论文,赶找工作,赶准备各种考试,或者赶各种各样形式分手。

很多远离,没有痛哭流涕,没有放生吼,而是选择在暗处撕心裂肺,承受内心疼痛,就像清,就像辰。两人近在咫尺,却又远隔天涯,只专心准备自己考试,默契不过问对方,只是偶尔能感受到彼此不经意间关心。

临近分别,清、梓溪、辰和秦风约一起吃一餐散伙饭,当作学时期告别仪式。这一次,清没有选择喝酒,辰和秦风却一杯接一杯下肚。

“来,这一杯恭喜辰如愿申请到自己心仪学校,我祝前程似锦。”秦风举起杯一仰而尽。

辰,恭喜。”清端起饮料,算是代酒祝贺。

“好!我谢谢家。”辰喝掉一杯酒,又倒满一杯,一饮而尽。

俩喝差不多行,别喝醉,我和清我俩可扛不动们。”梓溪看们这势头,想要让们少喝两杯。哪知道辰非但没听,反而越喝越多。

辰,少喝一点吧。”清开口。

清,为什么?为什么要躲我?”辰红眼睛,看清。

清望辰,看见那双眼睛里盛放,是受伤和孤独情绪。

辰,有些感情是我承受不起。”注定是我人生里最美风景,是想伸手却永远不可触及风景。在我眼里,太阳有多明亮,就有多明亮,可是我却无法直视太阳光芒,因为它会灼伤我。

“我永远不懂。”辰自嘲地笑笑,仰头又是一杯,清伸手想要阻拦,却被秦风制止。

“让喝好,这可能是我们几人最后在一起喝一顿酒,往后再相聚,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什么境况。”

这场聚会结局,是辰喝醉,人事不省,秦风架肩膀,拖回到宿舍楼下。

清,其实在刚入学时候,我和辰就已经在小卖部看见当时站在树底下乘凉,后来入话剧社是因为看见,我们才报名。我们认识,比认识我们要早。和我认识所有女孩子都不太一样,但是我宁愿只和做朋友。不想打扰在等,等想好,不过我没有想到,会选择放弃。好,我扶回去回去吧。”

“好”清低垂眼,淡淡应声。

清,还好吗?想哭话就哭出来吧。”梓溪看样子,很是担心。

“我没事,我们回去吧。”

之后清只是在统一拍毕业照时候,远远看见过身影。拍完毕业照,拿完毕业证书,家已经三三两两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学校,奔赴属于自己前程。清和梓溪都家住江苏,所以约好结伴一起走。离开前一天,秦风站在宿舍楼下,将一串手链和一女孩儿样子挂件递给清。

辰让我把这,说让当作一纪念。”

“帮我谢谢,还有,帮我把这带给吧。”说完从口袋里,拿出一护身符。“去寺庙时候帮,我希望今后一切都好。”

不自己拿给吗?还没有走。”

“不,这护身符,就当作我和再见吧。”

清...”秦风欲言又止。

“好家都要毕业,我和梓溪明天,再见不知道什么时候,拥抱一下吧。”

秦风抱清,在她耳边说“好好”,两人就此告别。

护身符其实是清特地为辰去庙里求,在寺庙里时候,清觉得自己变得很平静,跪在蒲团上,双手合十。

“佛祖,我坦诚,我爱人,我从来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爱上,我和是那么不同,从未设想过自己会遇见这样感情。可是我不敢爱,不懂得如何去爱,所以我逃避,我远离,因为我害怕这前面是万丈深渊,我第一次明白,有时候用情太深,会是一种过错。希望您保佑今后一切都好。光而不耀,与光同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