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Nine 我在

小说:与光同辰 类别:豪门小说 作者:清荷霜雪 字数:2709

春去秋来,学校道路旁玉兰花开又榭,秋风瑟瑟,地上铺满银杏。一切在昭示着又一个秋天来

“云清,秦风和他们约们一起去秋游,还让们多叫几个朋友,他们也会把室友带上。”梓溪在宿舍里把昨天秦风和他说话带给云清。

“什么什么,帅哥约们去秋游啊,多叫几个朋友,哎呀,也别多叫,把和子澜带上嘛。”秦末本来躺在床上刷手机,听见梓溪说话,立马弹起来,兴奋不已。

“当然会把们给带上啦。”云清其实也挺高兴,大家能个机会一起出去郊游。

“秦风说去哪儿吗?具体时间定吗?”

“这他昨天没和细说,如果同意话,再问问他们具体情况。”

“同意啊,姐妹们,男女搭配干活儿不累,再说这秋天多啊,说是吧,云清。”陆子澜一边捯饬着自己在网上学到新发型一边对着云清说话。

“是啊,现在天气正凉快,风景又,挺不错。”

四人商量一起出动,梓溪和秦风联系起具体行程和时间。秦风约几个交朋友以及自己最近新交女友桐,把时间定在十月十五去周庄,两天一夜。住宿和车子,已经安排

十月十四号晚上,四个女孩子在自己宿舍里准备要带衣服和零食。

几个男孩子要去是吧,长得怎么样啊,帅不帅?”秦末向云清,梓溪发问。

和秦风,俩是见过,长得帅是帅。不过呢,是生人勿近,秦风是来者不拒。其他不清楚。”梓溪站在镜子前开始搭配要穿衣服。

“明天不见着备无患,穿漂亮点儿吧,说不定桃花儿飘来呢。”陆子澜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子澜,穿那件深蓝色外套漂亮,显得大方时尚。”云清给子澜建议。

,那穿这件儿!”

“云清,明天穿什么啊?”

“喏,这件白色上衣和裙子,再带一条长裤。”

“会冷吧。”

“那再带一条围巾和一件薄外套.......”

这是一个女孩子最年纪,大家当然喜欢把自己打扮漂漂亮亮,光是讨论什么衣服配什么裤子鞋子,怎么拍照最看,差不多三个小时,等到第二天闹钟响时候,些起不来。

约定集合场地,看见、秦风另外还三个男孩子和一个女孩子等在那儿。

们终于来啦,们老半天。”秦风这个话痨。

“不是约八点集合嘛,现在才八点零五分,那么夸张吗?”梓溪从来不会让秦风在言语上占半分上风。

大家今天是旅游风格装束,穿一件黑色休闲外套,束脚休闲裤和黑色马丁靴,比平常看起来更时尚更精神一些。不过不笑时候,也更让人感觉到生人勿近一些。

,既然大家去门口准备上车吧,出发喽,呜呼~”秦末吹口哨领着大家一起出去

“梓溪,这几个男生帅啊,帅哥是抱团取暖嘛?”秦末兴奋拉着梓溪说话。

“哼,其他人是不知道,不过说话那个秦末是白长一副皮囊,是个浪子,知道,这不知道第几个女友。”

同学之间年纪相仿,虽然之前互不认识,但是也没什么拘谨,在路上也聊开。几个男孩子也在和子澜,秦末和梓溪他们搭话。

“早饭吃过吗?”特地慢两步,走在云清身边,轻声问她。

“出来比较赶,吞两口面包。”

“喏,早上去食堂吃饭,这个鸡蛋吃不下,给,还热着。”说着把手里鸡蛋递给云清。

云清接过来,发现这是个白煮蛋,而且壳还没被打破,正想着该找个什么坚硬东西把鸡蛋打碎剥开。

知道,韩国那边吃鸡蛋是往脑袋上敲吗?”意在戏弄云清。

“啊?哦”说着云清把鸡蛋往脑袋上凑,心想,既然这么说,那不客气

本来是想让云清往自己脑袋上敲,没想到她竟然往自己脑袋上敲,还个头比云清高一个脑袋,所以脑袋一闪,免遭毒手。

啊,啊,竟然把鸡蛋往脑袋上碰。”说着,将胳膊环着云清脖子,做勒人状。云清闪躲,更紧,最后云清像是被环在怀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出去游玩,大家心情要更放松快乐一些,所以两人之间反而没原来那种刻意保持距离感。

三个小时车程过后,终于到周庄。日光正盛时候反而不是欣赏古镇最时候,黄昏和晚上反而会更意境,所以到家决定先去周边玩儿些娱乐项目。周边一个离得不太远游乐场,大家买进去选择自己感兴趣项目玩儿。

“云清云清,那边一个类似鬼屋项目,们去看看。”梓溪拉着云清去看。

和秦末他们也跟上来。这其实不完全是鬼屋游戏,而是一个恐怖迷宫,从入口处进去,里面弯弯绕绕多条路,当然每条路恐怖声音和场景,要自己找对方向才能出去,心脏病者不可入内。

“这个刺激,玩儿这个吧,到时候们看谁先出来啊。”陆子澜听起来非常兴奋。

大家似乎对这个恐怖迷宫项目异常感兴趣,选择这个项目。

云清心里其实些害怕,自己小时候一个人睡觉时候,关灯,因为害怕,是把整个脑袋钻进被子里,生怕听见一点响动,但看大家这么积极,也不想扫兴,硬着头皮进去。

刚开始大家还是团体作战,一起走,慢慢路上出现岔口,按照自己方向在走,本来梓溪、子澜和云清是走在一块儿,一转眼却走散。云清走那条路,光很暗,隐隐约约叫冤声音传来,再往前走,看见一个挂着长舌,身上血渍,穿着长布衫人吊挂在树上。云清顿时吓得脸色发白。

“梓溪,子澜,们在哪儿....”不过大家已经分到不同路上,因为这是一条迷宫,所以云清不知道要在这里面呆多久才能走出去,况且现在云清几乎没思考能力。只抱紧自己,因为害怕,身上已经些发抖。走过那棵树,前面灯光更是暗,云清没想到这个恐怖迷宫会这么多障碍,心里些发虚。

在不在?”虽然知道大家方向并不一定相同,但是云清还是试探性大声问一句,声音些发抖。等一会儿,并没人应声,云清只给自己鼓鼓气,准备向前走。

“云清,在.....”突然云清听到声音,黑暗里云清看不清身影,但这一声’云清,在’却让心里莫名不再害怕。云清打开手机里自带手电筒,照着前方,看见正向她走来,走到她身边,云清恐惧终于得到释放,猛然抱紧

,别怕。”伸出手,拍拍云清后脑勺。

“跟走。”拉紧云清手,带着她往前走。手掌暖暖,突然之间,之前觉得恐怖场景、声音,像一下子变得不再可怕起来。跟着,两人不一会儿出口。看到云清脸色不太,嘴唇些发白。

,出来,不用害怕。”看到云清双手交臂抱着自己,将自己黑色外套脱下来,披在云清身上。

“谢谢”

“那是谢走出来呢,还是谢抱呢?”半笑半认真问云清。

云清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定定看着地面。

坐在这儿缓一会,去给买瓶水。”也不逼她,主动走开去买水。

“哇,吓死是在里面魂快被吓没。”梓溪和另外两个男生也走出来。

“云清,吧,刚刚走着走着找不到是一个人走出来吗?”

“没,遇到,他带走出来。”

冰,不过里面是真吓人,在里面听见其他人在哭。”

“是挺吓人

之后秦风和其余几个人也出来,脸色不太看。大家决定离开这个恐怖迷宫,现在需要见见太阳。又各自玩几个游乐项目之后,已经黄昏,一行人周庄里面,开始观赏古朴美景。到晚上,景区里灯光起来,映照着河水,很意境之美。

之后大家玩儿回到定酒店休息。第二天是游船,拍照,写明信片,逛逛里面特色小店,过后按时返回学校。虽然只是两天一夜,但旅游时候比在学校时候更加趣,彼此之间距离也更加贴近,能够留在回忆里东西也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