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eight 演出

小说:与光同辰 类别:豪门小说 作者:清荷霜雪 字数:1085

前前后后经过三个月排演,这三个月来,、云清、梓溪和秦风每个礼拜都要碰几次面,时候排练是在晚上,时候排练是在上午,天气渐渐热起来,没什时候,和云清都是坐着看秦风他们表演,时候也会一起出去走走,说说话。几个月下来,两人相处也自然很

“给”递给坐在礼堂外草坪上云清一只冰淇淋,自己手里则拿着一瓶冰可乐。

云清接过那只可爱笑笑。“我最喜欢就是草莓味可爱,以前上高中时候,还和朋友玩笑说,时候,只要给我一只可爱,我就会。”

“所以你现在是还是呢?”

啊,当然。”云清看着含笑和她说话,他今天穿一件白色T恤外罩一件牛仔蓝衬衫敞着,卡其色裤子,还是和以往一样,将刘海掀上去,并没修饰,但只要笑着时候,整张脸都变得生动起来,身上似乎散发着光芒。

“是是吃可爱就会变得很可爱。” 像你一样。这四个字想却没说出口。打汽水,一只手撑着草地,后倾着身体,仰头喝下一大口。

“那恐怕就是冰淇淋,是魔法棒吧。”云清一边吃着冰淇淋,一边笑着回话。

两个人就在阳光下这坐着、聊着。云清觉得这一刻真很快乐,是前所未快乐,因为这样快乐里,还一丝丝甜蜜,比阳光更阳光,是笑容。

终于等到校庆表演时候,云清负责背景音乐部分,负责舞台布景。接近尾声时,云清播放那首她挑许久歌曲《让她降落》,作为这场话剧最后结尾。军阀张自州在战火烽烟里,始终冲在最前线,生死未卜;名伶苏晚吟远走他乡,隐姓埋名,远离世俗红尘。这场话剧在当晚表演项目里获得极高好评,话剧社也因此庆功宴,来慰劳大家在这长时间里付出。

“为什挑选那首曲子最为最后压轴歌曲,其实我觉得那几首歌曲当中《情种》可能更能表达两个人之间感情。”在饭桌上问旁边云清。

“相爱两个人最终却没能走在一起,这是遗憾,这样爱情已经是悲剧,我却想给苏晚吟一个好结局,让她降落,论最终她是一个人或是两个人都希望她能找到让自己降落,让自己方法,平平静静走完余下路程。她爱张自州,而爱情最好归处就是让彼此安。”

“‘爱情最好归处就是让彼此安’。这就是你看法吗?望着云清。

知道为什,云清觉得这和以往眼神太一样,些深意,云清看太懂。

“是,爱情是只甜蜜和冲动,也应该守护和克制。”

还想说些什,就看见欧阳茗朝他们位置走过来。

“云清,这次这场话剧能这成功,你功可没,好歌曲能为整场戏添色少。”

“我也很高兴大家付出努力没白费。”

“欧阳师兄,你怎专门感谢云清呢,我演这个纨绔世家子弟可也是挖空呢。”秦风又在旁边插句嘴。

“哈哈哈,大家都是功可没,来来来,今天想吃什尽管点,我买单。”

大家一时间就更加,又是点菜,又是唱歌,气氛欢腾愉悦,也都喝一点酒,闹到十一点,才各自回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