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Six 相遇

小说:与光同辰 类别:豪门小说 作者:清荷霜雪 字数:2481

寒来暑往,年里四季已经更替完轮。时光过得匆忙而又惬意,课程虽多但课业负担比起高中三年来说简直小巫见巫。因为新生缘故,社团和部门里都没有被分配过重任务,多只给师兄师姐打打下手,帮助做些杂事而已。这年里,学校举办新生杯歌手赛,同学们都跃跃欲试,只有些同学歌声实在不敢恭维,站在舞台上,拿起麦克展歌喉,确实“惊天地泣鬼神”;当然也少不那些体育竞技类各种比赛,什么篮球赛,足球赛,不过很奇怪,篮球赛里观战女生偏多,而足球赛里观战男生则偏多。宿舍里秦末,可场场篮球赛都没耽误下,不过回到宿舍,家问他哪系赢,比分多少,秦末概不知,就只知道穿2好球衣前锋,长得像混血男模样帅气。尽管过年,宿舍里四人,却都还处于单身状态,秦末只犯花痴脑补情节却从来不主动出击付诸实践;子澜那边太过于咧咧,她看上男生和她聊两句就没下文;梓溪倒潜在对象,不过不本校学生,隔壁学校帅气富二代;至于云清,直都没有太多想法,追她男生不没有,只她客客气气保持距离,时间久,别人自然也就放弃

和秦开学后不久就有桃花,当时那问问题苏敏敏,之后不久就借开班会做游戏由头,当全班同学面主动向白,没有当那么多人面拒绝,不过对于苏敏敏,直都只当成普通朋友看待,隔不久,人家姑娘觉得没有意思也就主动离开。秦女友从不间断,这年就换女朋友,波浪,黑长直,短发萝莉。女友走马灯换,笑言,秦,倒还真样自由,谁也留不住谁也管不住

二开学后,切似乎都变得忙碌起来,老师办公室时常需要学生帮忙,社团活动也渐渐开始增多,因为不再新生,所以责任也似乎变得更加重起来。云清和梓溪不久前收到话剧社发来短信通知,今年校庆晚会上,话剧社要出节目,因此家都要来话剧社参与讨论和表演。

“哇,终于等到这吗?之前话剧社活动,我们都只观看,不能实际参与创作,现在总算可以不只当观众而已。”梓溪抱云清开心转圈圈。

“好啦好啦,赶紧走啦,再不走可该迟到啊。”云清拉梓溪手往话剧社走去。

“话剧社?哦!话剧社,都这么久,才有动静,再不号召我,我都要把这社团给忘。”秦打开手机发现有条话剧社短信,满头问号三秒钟,才反应过来。

“喂,,你在哪儿呢?话剧社消息你收到吗?七点钟在学校礼堂会合。”

“嗯,我收到,现在在辩论队这边,之后我直接到礼堂那边和你会合好。”

“好嘞!”

这边辩论队在准备之后要和法律系打辩题,忙完都已经六点四十五分,掐点赶到话剧社,看到那边在朝他挥手腰朝秦旁边位置慢慢走过去。

“这家第次在话剧社集合会面.........”台上师兄在讲话。

“那姑娘”秦指正坐在他和前面,背对他们云清。

前面坐云清背影,和上次远远看见马尾不同,棕色长发打散放下来,身上穿浅蓝色线衣,时不时和旁边女孩儿说说笑笑,听时间久,旁边女孩会将头轻轻搭在云清肩膀上,虽然只背影,却莫名让人觉得温柔安静。

“因为接下来校庆表演,我们家需要排民国戏剧,剧本梗概待会儿会发到家手边,有想要参与角色演出,希望胆说出来,我们会选择最合适人选进行最后排演。”欧阳茗徐徐在台上和家说明情况,并且安排其他人将剧本梗概发到手上。

“云清,你想要参加这次演出吗?”梓溪细细看完梗概后,转头询问云清。

云清将头微微偏向右侧,从角度看过去,正好可以看见云清右边侧脸,白皙肤色,弯弯眉毛,还有明亮而又平静眼睛。

“这军阀和名伶爱情故事,烽火里爱情注定坎坷曲折,越深爱就越无奈,太过于痛苦,这样爱情,未免也太让人心碎些。不,我想到时候就为这部戏挑选些插曲好。”

“同学,戏剧不就要冲突吗?越轰轰烈烈,才越吸引人,情到深处无怨尤,这样爱情才让人向往不吗?”秦突然把身体前倾,插进云清和梓溪对话里。

云清两人听到突然有人说话都不免吃惊,不约而同地回头望去。就看见张好看但却笑得桃花朵朵脸。

“你说吧,。”秦自己人和别人搭话还不够,偏要把也拉下水。

“咳,美好结局固然让人向往;但对于戏剧而言,悲剧才更能长留在观众心间。”虽然嫌秦丢人,但还发表自己看法。

比云清高排,听罢,云清微抬头,望向和秦好看并不属于同种,秦好看张扬,撩拨;而,清秀五官,流畅线条轮廓,架黑色框架眼镜,并没有刘海遮住额头,他好看内敛,明亮

云清垂下眼眸,她很明白这道理,凡戏剧,能够长留下来,经久不衰多都以悲剧结尾。罗密欧与朱丽,崔莺莺和张生,贾宝玉和林黛玉,世人都爱圆满,却偏偏只有不圆满遗憾才能长留心上,因为遗憾才总,觉得不结局,不该结局,不想就此结局,不愿意放下,又何尝不种执

会议结束后,四人起往宿舍楼里走,男女宿舍在相邻不远两幢楼里。

“来吧,我们正式介绍下彼此,我。”

?”梓溪回道。

玉树临!”秦牙说到。“我好像在舞蹈社集合时候见过你,你舞蹈社吗?”

啊,还挺巧。你呢,你叫什么?”梓溪望向

,时。”

“那你呢你呢?”秦迫不及待地问云清。

“我叫陆云清”

“白云云,青草青吗?”

“不清澈清,取云淡意思。”

“云清啊,就人如其名,对什么都云淡。我叫佟梓溪,呃,名字不太好解释,下次写给你们看好。”

“那好啊,我们就算互相认识过,朋友啊。”秦笑意吟吟说。

“好啊,那我们就先回宿舍,拜拜。”云清笑笑,就拉梓溪手,告别和秦

“云清,我怎么看那笑得脸桃花样子,他不会喜欢你吧。”

“你说什么呢,人家不光对我笑,也对你笑,说不定他天生就爱那么笑呢?”云清好笑梓溪。

“相比较来说,好像就比较冷,看起来像傲娇性子。”

“你啊,才见人家面,就能看出来性格呀。”

“这就给人感觉嘛,就像你给我感觉就温柔舒服,给我感觉,就棱角分明,生人勿近。不过看他和那相处,倒还挺和谐。”

“可能每保护色都不样吧,我外表水,内心却冰;也许他外表冰,内心却火呢。”

“哎呀,我们还不说他们,说说这次话剧演出吧。这话本看起来还挺精彩,你真不打算参与吗?听欧阳师兄意思,这次主角希望在团员里找。”

“不,我想做幕后吧,之后为话剧挑选合适背景音乐,你呢,打算试试吗?”

“我嘛,我对名伶不感兴趣,到时候去试试看有没有什么适合小角色,什么爱军阀千金小姐,哈哈哈,多有意思。”

两人说,便进寝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