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见沫沫,要干干净净

小说:总裁会弯腰 类别:豪门小说 作者:木凡忧 字数:1534

掐灭中的烟,漠然开口:“谢谦,你的游戏……我玩起。”

七年前那场游戏已然够了,要了她半条命了,再一次,她会命的。

谦似是有将她的话放心上,待中的东西放好,走进,猫腰,把斜靠墙上的舒沫抱起上。

打开塑料袋,拿出里面的盒,一一打开:“吃饭吗?吃一点。”

沫睨说话,聪明如谢谦,怎么会知道她一开始的意图,后她才想明白,那句要走仅仅是说给她听的,还有一:司易成。

想吃了。”她伸推开面前的清粥,语气慢,淡然的让谢谦有那么一瞬间的错愕。

莫名其妙的分,又莫名其妙的出现她面前,谢谦这三字,就是莫名其妙!

的男扫视周围一眼,眼神僵冷,看出情绪起伏,四字语落,病房里再听到任何声音。

忽地,机铃声响起,打破这份寂静,谢谦瞅一眼机屏幕上显示的三字,站起身,到窗户旁,指尖轻触屏幕,一划,接通电话,发一语。

倒是电话那头的先开口:“,已经抓到了,怎么处理?”

“等我回去。”

邢毅泽说了句好,接起到挂断,短短几分钟。

直到谢谦背对她,她的目光才定格身上,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笑,板一张脸,说话的语气很淡,透经心的散懒,身躯凛凛,扰了她的芳心。

转身,对上那双局促又有些迷离的眼睛:“我还有点事情,沫沫专心这里养伤。”

又朝她走近了几分,的胸膛都快要贴近她的侧脸,一只她的后脑勺,宠溺的揉了揉舒沫长发。

“我什么时候能离开?”

她推,并喜欢这样的近距离,用了很大的力道,又开口:“我喜欢这里。”

谦垂眸,她并喜欢这里,而是喜欢这里的,比如:

压抑慌乱的情绪,并有给她回答,出了房门,轻轻带上,门口驻足许久才离开。

临沫庄园。

后花园一座透明玻璃打造的房间内,透亮得像话,沿玻璃墙壁站一排身休闲装的男相差大,面无比表情,双后背,井然有序。

中间是一巨大的水池,里面庞大的物种见到谢谦似乎很是欢快,游游去,还有几岸上,摇尾巴。

谦懒散地吹口哨,那些趴岸上的小家伙‘扑通’一声,又回到了水里,似有些高兴,半掩水面上,游得缓慢,悠哉悠哉。

有停住脚,往里走,正前方的位置,有一把椅和一张桌,桌上摆放女士包包、口红、镜、纸巾、身份证、机、防狼喷雾还有一把透亮的小刀。

那小刀很是精致,上面镶嵌花纹,是一很小的鳄鱼图案,谢谦落坐的同时将小刀的刀柄握里,棱骨分明的指节划过刀峰,双腿随意的交叠,抬眼皮,眼底却布寒意。

地上的男俨然是被这般的场景给吓住了,之前,后面水里的那群怪物似要将撕碎了,围绕,转一圈又一圈,张开嘴却有咬,忐忑安之余大气都敢喘。

半晌,坐的男大步一跨,到颤抖的跟前,冰凉的刀面贴细汗的脸上,仔细端详,眼眸中泛起了一丝玩弄的趣味。

的声线很低,但出奇的好听,懒散中透股儿韧劲:“这刀落脸上,死了……”顿了一下,刀尖顺的侧脸再到臂膀最后腕处停了下

划出一道深浅一的红痕,有些地方渗出豆大般的血珠,的眸色似乎变深了一些,眼神冷了几分:“但是这地方,就一样了。”

“一刀下去,会死,命的!”这盛夏的天,明明燥热的厉害,这般阴厉的声音,寒得刺骨。

吓得一机灵,连呼吸都开始变得仓促:“我……我……”

半天就挤出字,还是发音相同的两字。

“真可悲。”轻叹一声,语气还带些惋惜,下一秒,那精细的小刀直接插进臂,跪地上的男眼睛,薄珠越越密集,布满了整张脸。

疼……撕心裂肺的疼。

鲜红顺势往下流淌谦的脚边,好看的眸亮了亮,眼角的余光扫视,透一丝兴奋,难以言喻的兴奋。

站起身,吹口哨,水池中高兴正慢悠悠晃小东西一抬起头,朝岸边爬了过

谦慢条斯理的拿起桌上的纸巾,有条紊的擦拭自己的,耳边传撕心裂肺的声音,玻璃房内的,脸上有一丝波动,或者说,习以为常。

终于,惨叫声戛然而止,房间内弥漫刺鼻的血腥味,抬头,眼神停留邢毅泽身上:“剩下的,你处理。”

说完将桌上的东西全数放进包里,独独那包被用了但用完的纸巾丢弃一旁,被水浸得通红。

需要好好洗澡,因为脏。

:见沫沫,要干干净净的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