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沫沫她不想看见我

小说:总裁会弯腰 类别:豪门小说 作者:木凡忧 字数:1726

须臾,三人异口同声:“放!”

面面相觑,一个人先放,舒子动另一只正挂吊水的,猛然间,谢子就松开

腕被握得很红,充血一般刺眼。

力道显然。

“砚执你先回去吧,今天的事……谢谢你。”

对他这么客气,不曾逾越半分,看谢子,摇头:“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在这。”

谢子:???

一个人?他一个大活人站在这里死的?!

说,他透明的?!

等舒子开口,直接将程砚执推出去,反锁,拿出一张纸巾擦,烦躁的扔进垃圾桶,揉成团的纸巾在空中落下一个漂亮的抛物线后又跑去卫生间

程砚执在门口示意开门。

舒子卫生间的方向,趁谢子不在,对门口做口型:“你先离开,我事。”

谢子从卫生间出来时门口的人已经离开,他拿用水打湿的毛巾,走到床沿,将病号服往,露出雪白纤细的的腕,湿漉漉的毛巾搭在些凉,循环反复的擦拭刚刚程砚执袖口碰肌肤的地方。

不发一语。

满意后,又抬起舒子腕放在嘴边亲亲,嘴角扬起微笑,像个小孩,贪婪的舔舐糖果,满足又欣喜。

想起几年前一个学长牵过马路时,他也一样,吻指,每一根。

抵在墙壁,轻咬的耳垂,些惩罚意味的说:“我要覆盖他在的味道。”

瞧舒子拒绝,他心情又好几分:“以后事不用麻烦外人,我在这。”

“你也外人。”

闻言,谢子眼神里的光慢慢暗淡下去,扫视一周,觉得这间房子里的东西怎么看都不顺眼,起身,烦躁的将桌子已经冷却的粥扔进垃圾桶,力道些重,还溅出来零星半点的米粒。

怒气,转移话题:“吃饱?我抱你出去吃。”

舒子一只床铺,缓慢的移动身子往下躺,待整个背部贴白色的床单时,拉拉盖在身的薄被,闭眼睛。

谢子驻足良久,按遥控器将窗帘关,轻轻带房门,下一秒,舒子就睁开眼。

门前的人直站,一只搭在门柄,穿简单的休闲装,整个人看比平常更懒散几分,一双腿笔直修长,再往,对那双漆黑又些忧郁的眼神,仿佛魔力一般,要将融进那墨色的黑夜里。

舒子移开眼,不再看向他。

睡不,这些年吃药已然成为习惯,本想让程砚执拿电脑的时连同床头柜抽屉里的安眠药一起拿来的,斟酌片刻,还作罢。

……就这么不想看见我?”

的声音不大,可这寂静的房间听得万般真切,一个‘嗯’字轻飘飘的震谢子的耳膜,刺痛。

“谢子,这么多年,必要……”

必要什么?必要找必要出现在面前?

的人顿一下:“你忘?我找过你……很多次。”

他先不要的,甚至出国前一晚都来找他,想见他,听他的声音,说不定见到他,就舍不得,舍不得出国,舍不得一个人……

,自始至终都,谢子一个无情的人,对,视而不见。

“放过彼此,不好吗?”

其实不好,……一点都不好。

他静静地站在门边,不发一语,等床的再话语,轻轻带房门。

拿出机:“找几个人来医院守,住院部,顶楼。”

邢毅泽刚准备回应,机便传来嘟嘟的声音。

暗尘。三楼。

司易成在办公室躺得好好的,莫名就被谢子拉出来喝酒,叫他来就算,就当舍命陪君子,不曾想,他来就一摆设?!

谢子只埋头喝闷酒,也不说话,完全当他不存在。

司易成扫视一眼桌子零零散散的酒瓶,实在些看不下去,按住他抬起往嘴里倒的酒瓶。

错,瓶,不杯。

“你胃不好,不能喝。”

“撒。”

司易成理,正准备移开他握住的酒瓶。

只见谢子嘴角扬起一抹淡淡、诡异的笑容,心尖一颤,下一秒,那人开口:“不松开?就容易松开。”

心想:大丈夫能伸能屈,他撒

因为怂。

“我说你喜欢一姑娘在这里喝闷酒什么用?七年前你能追到,以你现在的身价,往那一站,贴来的甩都甩不掉,至于吗?再说,那时候又不你自愿的,实在不行,咱告诉真相,随便哪一条路都比你在这喝闷酒强!”

谢子,还笑出声。

他的声音很空洞,似夹杂冬天的寒风,冷得刺骨:“如果你因为一个人而放弃另外一个人,你说,被你放弃的那个人会不会原谅你?”

司易成不语,他喜欢一个人,自然也感同身受这一回事,但被放弃的那个人应该会很难过。

找过很多次。”谢子又开口。

“嗯?”

坐在旁边一脸茫然的男人,想开口,又将话咽下去。

今天当真喝的点多,口不择言。

控制不住自己的感觉,真糟糕!

起身,猛然间又瘫坐在椅子,一只按在自己的腹部,额前瞬间渗出密密麻麻的细汗,司易成吓坏,赶忙拨打120。

“我说让你少喝点,你偏不信,自各儿的胃自各儿不知道吗!活生生糟蹋自己!”

谢子胃病,很早之前,与舒子在一起那会儿被养好不少,分开后,喝酒、抽烟、熬夜,愈来愈严重。

完全不把命当回事。

“待会儿别把我推进的房间。”

以前谢子不管生病还住院都在固定的病房,就算那房间现在住舒子,可房间够大,他又喜静,再放一张折叠床完全问题。

蹙眉,问:“为什么?”

……不想见我。”

司易成:“……”

谢子,当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