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我好想你

小说:总裁会弯腰 类别:豪门小说 作者:木凡忧 字数:1527

舒子沫闭眼睛床上翻来覆去好会儿,终于放弃挣扎,睁开眼。

猛然间房间里灯光骤亮,刺得生疼,将被子往上拉拉,盖住眼睛,缓

“能走吗?”

闻言,拉下被子,露出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有些惊愕,看对面墙上挂的钟表,已经晚上十点半,想:这时候司易成跑来她病房做什么?

当然,舒子沫也问出口:“找我有事?”

“能走吗?”

没见她回答,司易成又开口问遍,舒子沫很懵逼的点头,她扭伤脚,最多算瘸子,能蹦跶,但跛脚走路没问题。

“跟我来。”

“去哪?”

“去你就知道。”

舒子沫双床单,慢慢直起身子,穿鞋,小心翼翼的跟司易成的后面。

‘叮——’电梯门打开,停她底下楼层,司易成的步伐很快,跟有些吃力,本就夏天,此时舒子沫额前已经渗出层细汗。

待前面的人停住脚,他面前的门柄,并没有打开,而转头看跛脚的舒子沫。

目测距离越来越近、‘啪嗒’声,病房的门被打开,舒子沫顺他的目光往里窥探,小心扫视番,目光最后定格雪白床单上躺的那人。

床头亮微弱的光,她扶墙壁慢慢走近,步伐极轻。

薄唇泛白,连同脸色苍白,眉毛微拧,连昏迷噩梦般。

子谦确实做噩梦,他梦见自己回到八岁那年,亦航发低烧,他就端粥去他的卧室。

知道哪里惹到他,或者说,子谦管做什么他亦航顺眼,惹到他

拉扯之余,端上的粥洒得床上到处

后来,他就被关小黑屋里。

家别墅有杂物间,那里子谦对老宅记忆最深刻的地方,里面些废旧的物品,比如用的瓷器或者要的被单。

只要他犯错,就会被人拎进那里,没有窗户,没有光,自从他记事以来,那间小黑屋只关过他人。

惧黑,而习惯。

有时候习惯比惧怕更恐怖,它戒掉,深入骨髓的腐烂与弥漫,点点的沁入肌肤,腐蚀心脏,烂得彻底。

他蜷缩角落里,双环膝,语。

莫约过几分钟,门前透光亮,他以为要放他出去,松开环住膝盖的,顺光看清后,瞳孔骤然紧缩,整后背墙上,两只身侧紧紧拽衣角,上齿咬下唇,脸色苍白没有点血色,汗水浸透全身的衣物。

亦航嘴角扬笑,那笑容,子谦辈子也忘掉。

犹如地狱里的魔鬼,伸出,用力拽悬崖边徘徊的他,生死边缘,他要拉他去死。

亦航放进来条狗,还被关笼子里面的疯狗,那子谦当真以为他没办法活出来。

如果有人生来就恶的,子谦多希望那自己。

这样他八岁之前就会费劲心思讨好家的每人,那之前管他做什么,嘴角挂笑,他知道,因为妈妈所以大哥才会喜欢他,但没关系,总有天他会让他的大哥接纳他,让家的每接纳他,而云池

他曾经也对所有的事情充满善意,可偏偏,所有的,会善待他。

随身带小刀伤害别人,而怕自己有天会支撑住,结自己生命的八岁大的孩子能有多坏?

坏,真的。

自那次之后他爱笑,敛起所有的表情,对什么事波澜惊,毫意,对他来说,笑笑,无所谓。

没有人会关心,也没有人会意。

也就那样把刀,曾无数次想断自己生命的刀,救他的命。

子谦潜意识里脑袋似乎要爆炸般,双死死钳住被褥,周边没有丝褶皱的被单变得有些触目惊心,下秒,床上的人陡然睁开眼,坐起身。

腹部的剧痛迫使他皱眉,额前的碎发已然被汗水润得湿漉漉,落下几滴豆大的汗珠,吸透被子里。

梦,亦如往昔,如此真实。

将床头微亮的灯光熄灭,黑,无尽的黑腐蚀他的身体,子谦揉揉眉心,穿上拖鞋,出门。

顶楼仍片安详寂静,舒子沫睡意本就浓,被司易成叫出去后压根无睡意。

床上翻滚多久,突然听见房门被人打开的声音,僵直身子。

那人的步伐极轻,蹑蹑脚的掀开她的被子,感觉旁边塌陷块,刚想发作,背后突然伸出将她搂入怀中。

他的脸颊紧紧贴她的后颈项,她的腹部,胸膛与后背紧密的贴合,舒子沫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

外面抽根烟之后才进来的。

胃病成这样,还抽烟,果然如司易成说的:把自己的命当回事儿。

他很乖,就连越过她腰间搭腹部的没有用力,怕吵醒自己。

经意间,耳边传来句呓语:沫沫……我好想你,想到,快要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