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章 是劫也是路

小说:六道之外 类别:都市异能 作者:吃的虾味鲜 字数:2673

第四十四章 劫也

阴森的树林,寂静的院落,朦胧的迷雾,腥红的灯笼。

这里静的骇,诡异的气氛压迫的喘上气。仿佛冥界降临,无尽的死气透过地心,喷涌而上,吞没间。

嘀嗒嘀嗒~~~

的雨点密集的从空中掉下,原本悄无声息的树林中顿响起落雨的喧嚣声。

黑夜无月,雨水冰凉,嘀嗒嘀嗒的凄厉声响更叫毛骨悚然,而树林内刚升起的迷雾也在雨水中逐渐消散。

院内片寂静,像曾有居住。而第重院的左厢房内,羲靠坐在墙角,听着屋外的风吹草动,有些瑟瑟发抖,并因为胆小,而那来自地狱的气息实在恐怖,密集而下刺骨如霜的雨点竟黑色的。

没错,那漫天的雨水竟漆黑如墨,笼罩在整片山林间。

透过薄薄的纸窗,羲清楚的感受着那刺骨的寒意,以及直击灵魂的恐惧,种感觉,那传说中冥府黄泉的水也过如此吧。

又或许,正那黄泉阴【敏感词】水倒灌,地狱重现间。

叮铃铃~~~

黑雨声中,阵铃铛摇动的声音逐渐清晰,现在听来,这声音便死亡的钟声,在摄取魂魄。

黑袍骑士的身影在羲脑中挥去,也知道宽的兜帽下何狰狞的面容,那铃铛声临近院前停下,雨声中更夹杂着马蹄踩踏水坑的声音。

羲握紧手中的利剑,神经绷紧,现在与黑袍骑士仅有隔,而小院的木门已破旧堪,怕起对方的脚。

知。由于雨的冲刷,院墙上的血色符号已面目全非,白墙成血墙。

隔的恐惧感让内心无比焦灼,单薄的窗户被阵夜风吹的颤动,更像有东西在外敲打。

雨势似乎稍些,望向窗台,更像双眼睛趴在外面死死的盯视着屋内,贪婪的注视着自己的动。

羲眉头紧皱,心脏砰砰直跳,握紧剑,慢慢朝窗边挪靠,临近股寒意让直哆嗦,透过缝隙,看到室外的景象。

那场景…

地狱!

地狱真的重现,漆黑的林中,立着位又位的黑袍骑士,它们样的装束,样的骏马,在雨的笼罩下,全身散发着乌黑的死气,虽没有踏足别院,但恐怖的气息早已压境,别院的门窗开始停颤动,随都有被掀飞的可能。

它们本该死去,却又重现间。声声凄厉的哭嚎声从远处响起,那地狱的恶鬼在哭泣,那冥界的魔鬼在哀嚎。

地狱的声音,这刻纷纷回到间,在这片林子中飘荡。

哗啦啦~~~

黑色的黄泉水自穹顶上倾斜而来,凄厉的恶鬼哀嚎声从十八层地狱传递出来。鬼影重叠,地狱使者回到间前来索命。

羲已被院外的景象吓傻,腿脚开始发软,灵魂都在颤抖,今夜恐怕危矣。

,第二重院内传来骚动,随着吱呀的开门声,阵脚步声踏出院子。

“前辈出手!”

羲心中暗道,可又为担心,前辈的状态本就极差,为帮助姜清璇消除邪能又消耗少精力,怕凶多吉少。

道胖乎乎的身影停在门前,弯腰放下样物件,冲着屋里的羲严肃道“我将传送台和丹药都放在门口。等劫难过去后你就传送离开,得有半点停留,若再见到尸体万可触碰,切记!”

屋内羲张张嘴,看着门外离去的身影最终没有开口,心中安的感觉愈来愈烈。

,雨势磅礴,从先前的“嘀嗒嘀嗒”声转变成“哗啦啦”的瓢泼雨。

,那忽远忽近,忽高忽低的厉鬼嘶吼声在山林间回荡,让毛骨悚然,灵魂胆颤。

夜风在呼啸,且愈来愈,伴随着倾斜的断拍打着院墙,极寒刺骨的雨水更钻进入窗缝,顺着窗台滑落。

夜,地狱降临,黄泉水倾泻,死者重回间,死亡的气息浓郁的化解开,充斥着每寸空间。

终于,那第三重院落的门被打开。

沉重的脚步声自院中响起,直隐于院内的赶尸派高最终还出来,这的劫难,避无可避,唯有面对。

离开院子,院外厉鬼的嘶吼声顿猖獗起来,令头皮发麻的声音近在咫尺,几乎就隔墙而立,甚至看到纸窗外断闪过诸多身影。

赶尸劫,修练到定境界会招来祥,死劫也种考验。

以前,羲只听老陈简单提过句,并没有当做回事。而这次几乎亲身经历,那可怕的死亡气息便叫几乎魂飞魄散,孤助无力。

赶尸派前辈离开院子,那也就说明整座小院内仅剩下,院子本就透着股阴冷气息,这刻更如堕鬼窟。

但此羲也只能卷缩在墙角,双眼仅仅盯视着湿透的纸窗,外面雨磅礴,恐怖的嘶吼声断冲击着脑,鬼魅的身影断在窗口飘过。

这就实力的差距,面对屋外的物,只能躯身躲在墙角,除此外再无法,而唯能做的便在心中暗暗祈祷,祈祷能够苟且偷生。

风渐渐平息,雨慢慢停止。东方微微泛起抹亮光,死亡的气息如潮水般褪去,令绝望的吼叫声也逐步远去。

夜,将在的心中留下可磨灭的阴影,这赶尸派的劫,也赶尸派的路。

雨水看上去漆黑如墨,落地后又变回透明。

林子还这个林子,静悄悄的没有任何改变,昨夜恐怖的景象就好像做梦般。夜未睡,推开潮湿的木门,收起地上的三座临传送台与丹药玉瓶。

劫后余生,小心翼翼的走到院中,侧目看向第二重院落的门户敞开着,而且向神秘的第三重院落木门也开着并未关合。

“前辈!”

轻声呼唤,无回应,这里只剩下

快步走出院子,门口处的两盏红灯笼早已熄灭,院墙血红,池水溢满,副惨相。

“前辈!前辈!叔!”

高声呼喊四处寻找,四野寂静,无应答,在处坑洼中,见到深袍尸傀,原本钢筋铁骨的它此刻躺在烂泥中,眉心被洞穿,

好的预感似乎被证实,嘴唇轻颤,继续寻找,最终在棵树下看到蓝袍叔,身上并无伤痕,但眼睛失神,已没半点气息。

驻足片刻,轻声叹。讨厌生死离别,却直在经历着,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强忍住,深吸口气,对着蓝袍叔的尸体敬拜。

又继续找个多辰,寻到三十三具尸傀,以及数清的法器,有破损的战剑、黄钟、巨鼎、尸幡……

没有找到赶尸派高的身影。

最终,只得选择放弃离开。

“唉~”

声哀叹,羲还知道前辈的姓名,凭其实力放眼世界得的强者吧。

候离开!”

取出座临传送台,学着蓝袍叔的样子摸索着调整坐标然后激活。

嗡~~~

周围的许虚空顿开始扭曲,立刻踩上去,间便消失见。

再次出现,周围的景物已有天翻地覆的变化,虫鸣鸟叫声绝于耳,百花齐放,芬芳扑鼻。

景色秀美的山水间,周围生机勃勃,副自然景象。深吸口气,花香扑鼻,沉重的心情也稍稍舒缓些。

穿梭在美妙的花草间,羲惊奇的发现这地方好像来过,与蓝袍叔误入,听说妖族领地,当叔自信踏入,可没走两步就被吓得飞逃离去。

“前方就妖族境地!”

羲暗暗庆幸,若坐标偏移,若胡乱闯入领地,还得被碎尸万段。

转身往回走去,可没走几步,后方传来声娇喝,“站住!”

闻声回头,只见百花丛中站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女子十七八岁的模样,穿着雪白毛绒服饰。头秀发盘起,脸蛋俏丽动,五官精致立挺,肌肤白皙胜雪,傲胸部高耸,柳腰盈盈握,双腿笔直细长,简直间绝美。

回眸面前竟站着如此美由的痴,女子笑容迷,比这百花都要美丽。

“你?”

瞬间,忘记这里危机重重的天妖界。

“嘻嘻!”

女孩发出如银铃般清脆的笑声,张开雪白的藕臂,轻快的飞奔过来,然后轻轻跃,扑在羲的身上。

呼~~

随着股清香,羲被扑倒在松软的草地上,女孩的娇躯轻轻压在上方,看着近在咫尺的男子,立刻将嘴凑过来。

“啊!”

羲被这莫名的举动吓得措及防,但这似乎被施定身术,全身松软,竟无法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