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神奇的史记

小说:井育娃与卦签 类别:种田小说 作者:雪冰封 字数:6337

羌国有很多城池,这城池以北建造个神胜建筑习惯,据说有庇佑城池作用,所以大多数城池都以南字结尾命名,其中比较大有亭南、城南、府南三个。二十多年前,当时还是由权氏家族世袭统治着,经过权氏家族几代管理,城南这个经济条件当时已经达到了鼎盛。生活非常富裕,每天都是锦衣玉食、无忧无虑日子,不过美好时光总是有限。后新统制上任,这个叫权作,他其实是个贪婪、懒惰、任性、碌碌无为,只是靠着自己优越命脉和祖上留下基业肆无忌惮享受着挥霍着,根本是不务正事。很快,城南这个方也发生了变化,因为犯事根本没有管,于是有些学会了投机取巧、唯利是图、敲诈勒索、杀越货……因为那个年代靠着老实本份根本生活不下去,慢慢,很多顺随了这种世俗,给大好清平世界添上了污点,充斥着城南每个角落。

事情愈演愈烈,很快,城南出现了聚众谋乱事情,城南统制——权作,被杀害了。最后,国王了,他亲自过问了这件事情后局面才有所缓和,而国王这次城南无意中看上了位姑娘,那姑娘是杰,还破天荒直接封了妃子,允许她生活,并且为她那修建了行宫,再后国王索性行宫住下再也不回王宫了。当这位王妃查出已有身孕时候,夜之间房屋周围长出了很多灵芝,引了许多采摘,都说王妃定会生下位贵。可大家食用了采回灵芝之后,个个都因食物中毒死掉了。从此,这个又改口说王妃怀个怪胎,如果生下会给这每户家带灾难。于是,国王请个卦师为王妃卜了卦,结果不如意,弄都是流言秽语。从此刻起,王妃背上了“妖妃”骂名。可能是因为王妃实接受不了大家非议,自己产期临近时候,选择了投井自杀。她死后,国王再也没有去过行宫,而那口井也荒废了。后,杰周围出现了大片怪异树林,被大家称为异林,据说,由于异林阻隔,国王彻底放弃了对于那管理。

经过二十多年时间沉淀,现城南依然是个很大城池,虽然经过几次战争,大多数日子过有些困难,可大家安分守己,相安无事。统制位置已经由权氏换成了耿氏,是当今统制耿著所家族,而“投井王妃”故事这样城南当流传了下

,有对投井女产生了兴趣,于是带着自己好朋友于县到了家面馆,这个便是雷。他从店主杜归那拿到了本奇怪史记录,上面记载着什么呢?雷、于县、杜归三围桌而坐,雷好奇打开了这本书——《城南史记二十载》。书中每空白处都出现了张会动图画,而这些图画串联起正是杜归所讲那个“投井王妃”故事。雷看得正发呆,旁边两个因为看不到书内容,只能傻傻看着雷那发呆表情,狭小屋子充满了诡异气氛。

看完了仅有几页《城南史记二十载》正要把书合上时候,突然有说话了,“大事不好了,外面刮起了很大风,吃面们都走了,面馆招牌也给刮掉了。”三个被这吓到了,定睛看,原是刚才不见店小二,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屋了。听到招牌被风刮掉了,雷连书都没合上跟着杜归、于县二到了店外。店小二也跟了出,“这风刮得太奇怪了,平平常常天气,没云二没雨,突然之间成了这样。”杜归忙说道:“你把招牌放回店吧,等风停了再挂上。现风这么大,土都吹到店了,我估计今天也没什么客了,把店门关了吧。”店小二按照杜归意思把招牌捡了回他要把门关上时候风又突然停了。面馆已经布满了尘土,大家赶忙起帮忙收拾,都觉得这风有点不正常,你句我讨论着。

不经意间发现面馆门外有张纸条,拿起看,原直找不到那张收款字据。这时,有鬼鬼祟祟从杜归房间跑出,正巧被雷撞见,他手拿着本书,慌忙跑出了面馆。雷紧跟着追了出去,可还是跟丢了。雷再次到杜归房间,发现《城南史记二十载》不见了,于是雷把刚刚发现有杜归房间事情告诉了大家,并表示没有认出那是谁,但他手书肯定是《城南史记二十载》。

于县有些着急说道:“我觉得应该是刚才面馆其中,不然谁会知道这个房间有这么本书呢!”他转过头问雷,“哥,那书都说了什么啊,重要吗?是关于那个投井女些什么事啊?”

回答道:“我看到每页空白书面上都出现了幅幅会动图画,图画内容和杜归讲那个王妃投井故事差不多。他说民误食毒灵芝事,书有图片显示:个身材短小脑袋却又大又圆,脑门正中间还有颗痣,痣上还有根毛,他正领着其它采摘王妃房屋周围灵芝。”

于县好奇说:“原面是画啊,而且画中物还都画这么细致,连有根毛都描述出了!哥,如果按照画上所描述样子,民们采到灵芝有问题吗?还有,昨天你见到投井女子和图画中王妃是同吗?”

“我觉得画中那是灵芝,不过为什么会夜之间长出不清楚了。看画中王妃也是朴素衣装,身材、体形、神态各方面都和昨天那个女子很相似。”雷边回忆边说着,“杜归说王妃是杰,再对照女子投井那张图画,画中井位置和我昨天见到样,我肯定见到是已经死掉王妃。”

“我还是把面馆都叫过,问下刚才都有谁吃面,或许还是可以找到那本书。”杜归想到了于县刚刚提出建议,于是走出房间,正巧撞见正屋外偷听谈话店小二。

“雷,你们跟我去个方吧。”店小二走了进,说道:“刚才事情我已经都知道了,你是我要找。”

“店小二?原偷听!《城南史记二十载》是不是被你收回去了?你为什么要找我?”雷问道。

店小二耐心解释道:“我叫宋创,我是杰。二十多年前,我们子经历了场灾难。昨天,爷爷告诉我杰灾难还远远没有结束,要再次降临了,他把《城南史记二十载》交给了我,要我找到和这本书有缘,只有找到才能帮助们躲过这场灾难。”

还是不解,于是说道:“让我帮你们躲灾难?因为我能看懂《城南史记二十载》这本书。别开玩笑了,我可是什么都不知道,再说,那本书已经被我弄丢了!怎么能说我和那本书有缘呢?”

这时,于县插了句话,“没关系,既然他说有缘,肯定还会再找回。你没明白吗?你昨天去杰事,宋创爷爷已经知道了,现要我们去子帮忙,而我们也正要去那个子,这好像是冥冥之中注定。”

其它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大家都冷静想,他刚说过,那子不能正常和外面往,可是他是怎么出?”

宋创不紧不慢说:“杰与外并不是像传说中样,虽然表面上看似往都没有,其实我们子设有专门职务,用于打听外面世界消息。我这家面馆干活是为了掩饰自己身份,我们可以利用特殊方法出入。还有,现我已经找到你了,我觉得那本书也没什么用了,丢丢了吧。”

“好吧,那我跟你去。不过,我还没吃东西呢,吃完面再走吧。”雷说道。

回到了饭桌旁边,便囫囵吃了大口面条,咀嚼了下。

“噗!”他把面全吐掉了!

于县好奇问:“这面很难吃吗?”

再次用手擦了擦嘴,委屈说道:“面全是土,这叫我怎么吃啊。”

杜归忙说道:“肯定是刚才那阵风缘故。”

“我只是想吃点东西,怎么这么难啊!”雷不尴不尬抱怨道。

杜归补充道:“不然我叫厨房再给你重做碗吧?”

“还是算了,大家都还等着呢,不麻烦了。”雷没趣叹了口气,“唉!我啊,现已经不饿了。”

看着雷那副无辜表情,都哈哈大笑起

“面可以不吃,但钱还是要给。”雷用手掏了掏口袋,发现自己身上根本没钱。

于县见况,情急之中看到了戴自己胸前吊坠,于是把它摘了下,说道:“哥,出门忘记带钱了吗?其实我也没带,用这个顶下吧。”

宋创见情形,急忙劝住雷,“都不用麻烦了,你是爷爷要请,吃面钱肯定是我出。”

于县趁宋创不备,快速将吊坠给了杜归,笑了笑说:“宋兄弟,你别客气了,你原本是这店。如果这钱让你掏,我和哥不等于吃霸王餐嘛!”

杜归表示不能接受,正要把吊坠返还时候被雷阻止了,劝道:“你已经帮了我这么大忙,我也没有什么好东西送你,拿着它吧。”

最后,杜归收下了吊坠。雷、于县、宋创三告别了面馆,继续向杰走去。

高大挺拔怪树,重重叠叠林子,曲幽小道,写有字小木牌子。雷看着眼前切,既熟悉又陌生,熟悉是他已经次了,陌生是他对异林切知道得少之又少。很快,雷、于县二跟着宋创已经到了异林标有第二块木牌方,这时宋创不再按异林原路走了,而是背对木牌,径直向树木更加密集方走去,他们穿过森林密集处到了个奇怪方。说它奇怪,是因为这面利用骨骼累积起而形成墙,远远望去让不寒而栗。雷和于县跟着宋创小心翼翼绕过那面墙,又走了几步,到了棵非常巨大树下。这可能是林子最大最粗棵树,条条粗犷树根弯曲着很有力扎进树下抬头向上看,几乎看不到树顶,笔直树干直冲云宵,硕大树冠黑压压头上,阳光根本照不到大树周围,使得周围再也没有其它树。

“你们两个别看了,快点走吧。”宋创走到大树面喊了声。

看了眼宋创,他低头钻进了树根之间缝隙中。“我们走吧!”雷跟于县打了声招呼跟了上

于县是最后个钻进去,紧接着从洞口传出了他那洪亮惊讶声,“哇,这个洞好大啊!”

宋创边带着大家往洞深处走边说:“这棵树叫薯槐,这片林子仅有棵。树根下这个洞原先是树果实——槐薯,槐薯样子和们吃红薯很像,不过块头非常大,后不知道让什么给挖走了,才留下了这么个大洞。再往前走是薯槐给果实输送养分用管子,这管子下延伸到很远方。果实被挖走以后,薯槐停止了往管子输送养分,慢慢成了空。”

略有所思看着这管子说道:“这么长管道却点也不觉得憋闷,这面好像可以通过管壁上那条条会发光筋脉进行空气转换,而且既不透风又不漏雨。不错,天然道啊!我没猜错话,这根输养管正巧是从杰下面经过吧?”

宋创笑了笑回答道:“没错,我们信者是通过这个道往反于,我们都叫它‘营道’。”

“信者?”于县不解说了句。

是我们这些打听外消息都叫信者。不过,由于这项任务需要隐蔽性,信者并不多。对了,我记得爷爷以前也是个信者,不过他现年纪大了,已经辞掉了这个职务。”

“臭小子,谁告诉你说我年纪大了?我今年才五十多岁,离六十岁还有好几年呢。”从深处传个老声音。

“爷爷,你怎么等了?”宋创向前紧走几步,到了老身边,“你看,我已经找到了。”他转过身说道:“雷、于县,这是我爷爷。那本《城南史记二十载》是他给我了。”

通过管内光线可以清晰看到这位老模样,他披着件全身连体敞开式对襟直领白色大袍,袍尾很长,宽宽袖子似乎可以轻松把他那双紧皱双手遮面。袍子面是身红色内式薄衣,胸前系着条又宽又长白色围巾,短而发白胡须被裹得严严实实。头发也是又短又白,被袍子连体帽盖住了大部分,只露出额前仅有几缕青丝,浅淡双眉之间飘动着。

“雷、于县你们好,你们面馆事情宋创已经叫告诉我了,”宋原很泰然介绍了下自己,“我是宋创爷爷,叫宋原,都叫我宋老。”

因为把《城南史记二十载》弄丢直耿耿于怀,现见到了宋创爷爷,显得有些不知所措,“您好,您……”

于县接过话茬接着说:“您穿得好古怪啊!”

宋原看了看自己身上,仿佛明白了什么,说道:“哦,我们很多都是这么穿,到子以后再和你们讲吧。”

“我是说,我把您那本书弄丢了!”雷吞吞吐吐说道。

宋原拍了拍雷肩膀,“没关系到了可以了。雷,其实那本书只有你能打开他,你是它所有者,你发现所有关于杰事情,那本书都会自动记录下,最终会成为真正《城南史记二十载》。”

“我到现还不明白,为什么是我?”雷有点语无伦次,“我是说那本书为什么选择我?”

宋原指了指雷说道:“答案口袋。”

顺着宋原手指看向了自己,摸了摸口袋说:“你是说这根木条?”

“不错,是那根木条。昨天我发现有捡到了木条并带走了它,而它是《城南史记二十载》那本书钥匙。谁带着木条看那本书,那本书会为谁打开。不过那本书只会被打开,所以当你打开了这本书同时也佣有了它。当你完成《城南史记二十载》这本书时候,杰即将到灾难才会结束。”

“原我看到那几幅图,是我根据杜归讲述想象出啊!”雷略有所悟喃喃道。

“也不全是,我和你讲下那本书吧。城南只知道有三件宝物,却不知道这宝物历,其实它们都和杰有关。记得,那是二十多年前天,发生了场大灾难,可怕瘟疫降临到了杰。国王知道后不仅没有想办法去解决,而且还封锁了杰通往外各个出口,不让们与其它往,们绝望了,无奈忍受着瘟疫带痛苦和无助,只有等待着死亡临。这时,不知道从什么位老者,他那煞白脸上写满了沧桑,看样子已经有上百岁了,自称是拯救杰,他拿出了三件奇怪东西,然后放特定位置上,不准大家去移动它们。老者走后第二天,杰周围奇迹般长出了许多奇怪植物,这些植物长得非常快,几天时间成了片大森林,森林还经常飘出阵阵奇怪香味,也是今天异林。后瘟疫没了,其实大家都明白,这是那位老者功劳,因为异林所是他当时放东西处,大概是种下了异林种子。

“除了异林种子之外,《城南史记二十载》便是另件东西,老者把它放了我书架上,告诉我那是本残书,打开书钥匙王老汉签筒,只要找到有缘能得到钥匙并打开它,完成面残缺内容可以消除二十年后场灾难,拯救。当时我因为好奇翻开过它,但《城南史记二十载》只是个书封,面什么都没有,估计翻开不等于真正打开吧,于是想到了王老汉那钥匙。王老汉是个会看风水卜日月卦师,当我找到他签筒才发现,面除了摆放着套卦牌之外再也没有其它东西了。当王老汉女儿也是当时王妃投井自杀后,王老汉告诉我了件奇怪事,他签筒签牌已经不完整了,之前他给王妃卜过卦,是卜到支卦签不见了,我估计是王妃把它带到什么方去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研究《城南史记二十载》,现我可以确定王妃带走卦签是书钥匙,其它没有什么进展了。可昨天夜当我再次拿起这本书时候,发现无故多出了几张白页,异林鸟也变得怪异起,好像被什么惊吓到了,飞起大群。我仔细辨别了下那些鸟叫位置,是王妃自杀那口老井所方。当时我认为可能有外了,还把书钥匙带走了。于是我急忙找外当职宋创,让他用《城南史记二十载》把过杰而且还对‘投井王妃’故事感兴趣找出,我想既然和那本书有缘,这个自然会出现

“我很高兴你会,虽然《城南史记二十载》找不到了,但我们找到了你。现我明白了,原《城南史记二十载》是你,它编写者也是你,只要你努力去寻找城南这二十年所发生事情,不管那本书都会为你记录下,还原事情真像!你发现越多,《城南史记二十载》记录内容越丰富,我想只要你愿意话,总有天你会完整把故事记录这本书。”

听完宋原讲故事终于明白为什么只有自己能懂那本书了,但他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会选择自己,于是问道:“宋老,我和杰非亲非故,而且平时连家门都不出。为什么偏偏是我去完成那本书?”雷突然间想到件事情,便接着说:“对了,您知道杰面有个姓王老太太吗?”

宋原摘掉头上帽子,用手摸了摸头:“杰虽然很大,但姓王家,是刚刚我跟你们讲王老汉。现他家只有他,并没有什么老太太。”

“昨天,原本打算是给王老太太送药。”于县帮忙解释道。

拿出面馆门口找到那张药铺收款字据交给宋原,说道:“事情都是因为她而起,所以我们想再查清楚。”

“王老太太……”宋原接过雷字据单,看到了上面署名,说:“王雪吗?我记得王老汉女儿名字以前叫王雪,没错!那孩子从小水灵,十六七岁有了倾城容貌。后被封了王妃……哎,那么可爱个女孩子,可惜了!”

听到这儿,感觉很压抑,脸上完全没了表情,失控傻笑了声,“哼!二十年前?昨天老太太。果然是,怪不得长那么像,估计我被这个王妃缠上了。”

“呵呵,怎么可能?王雪生前可是个善良女孩子,从没做过什么坏事。和你样,平时连家门都不出!”宋原笑着重新把帽子带回了头上,接着说:“怎么样,还继续往走吗?”

“当然要走了,既然躲不开只能硬着头皮接受了。”

于县点了点头,说道:“我同意看法。快走吧,路上耽误时间太长了。”

大家要再次往前走时候,宋创却准备和大家告别,“爷爷你带他们去吧,我还得回面馆,那还有堆活儿要干呢。”

宋原把宋创叫到了边,两个轻声轻语说了些什么,只见宋创摇了摇头转身走了。宋原等宋创走后又到了雷、于县二身边说道:“我们走吧,前面路会越越窄,大家小心点。”

他们三身影渐渐消失了营道深处,长长营道只留下了面上窜窜凌乱脚印,通向那怪异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