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莫名的尸体

小说:井育娃与卦签 类别:种田小说 作者:雪冰封 字数:5863

跟着宋创追出小巷来到杰村街上,送信已经不知去向,迎面却跑来了三个更麻烦的,他们后面还有追赶,领头的不,正村丞白欢。

“快点,抓到这三个可以休息了,千万不能让他们跑掉。”

“你们不要再追了,们可都老实巴交的普通村民啊。”

……

家发现逃跑的这三个也都变成了吴的样子。

宋创不禁心里泛起了嘀咕:“这怎么回事?抓捕到的吴已经和失踪看守的数对上了吗?怎么现连小巷外面都这番景象?”

白欢歇斯底里地喊着,“快,小宋相公!快帮拦住那些逃犯。”

“都给站住,再往前可青砖塔的范围,”宋创紧走几步对着三:“你们逃不掉的。”

急忙跪地求饶。

“小宋相公开恩啊,们只村里的普通百姓,从来没有做过违反村规的事。”

啊,们冤啊,不能抓们。”

们会变成这副样子,都因为那个‘半仙’,他‘圣水’可以防御村里的瘟疫,没想到买回家喝了之后变成了吴的模样。”

……

纷纷诉着自己的遭遇,但由于他们情绪太过于紧张,起话来也颠三倒四的,宋创根本搞不明白这其中的来龙去脉。

这时,白欢已经追到了跟前。

“见过村丞!”众拱手让礼。

白欢停下脚步,向众摆手示意:“都个村子里住着,不必太拘礼了。”

!”众回应。

“你们三个都给闭嘴,”白欢弯下腰气喘呼呼地对着跪地上的三:“既然没有做错事,你们跑什么呀?抓你们又不叫你们去做牢。”

白欢命身边的把三捆绑了起来。

宋创向前搭话,:“村丞,这究竟怎么回事啊?”

“难小宋相公没发现他们的样子吗?”白欢指了下身旁已经被绳索束缚住却仍求饶的三

“吴?”宋创依然有些迷惘。

的,吴!这事起来话长了,”白欢调理了下自己的情绪,气息平缓了许多, “这事要从今天你离开之后起了……”

因为白欢直牵挂着村民中毒这件事,等送走宋创后,他立刻让府里的管家把村里所有的中毒者集中安置了村丞府,并叫来他们的家属逐寻问其中毒的原因。由于多数中毒者都街上被发现的,再加上当事直处于昏迷状态,所以并没有找到中毒的缘由。

正当白欢为这事烦恼院子里来回踱步的时候,无意间发现门外街上出现了个不该出现的,这本应青砖塔为宋原被杀案件作证的吴。白欢忙命把吴抓进了府内,经过仔细询问才明白这其中的原委,可这时村里的街上已经不只有个吴这么简单了。

“村里因这次的磊松果中毒事件已经弄的心慌慌,那个自称‘半仙’的家伙却挣起了村难财,居然到处散布‘二十年前的瘟疫又回来了’这种谣言,还卖起了能够躲避瘟疫的‘圣水’。”齐莫听了白欢的番讲述,略加思索地:“这世上哪有这种东西?分明欺诈,这么恶劣的行为必须严惩!”

“欺诈?”曹欣反问了句,冷笑:“这不重点吧!”

“散播谣言鼓动家去喝他那所谓的‘圣水’,间接让家变成了吴的样子,”宋创补充:“他这样做无非想引起村丞的注意,导致村丞满村抓,等到村里和青砖塔样慌乱的时候能和塔里的吴里应外合了。”

“这么‘半仙’授吴的指使才卖‘圣水’的了?” 雷冰插嘴问

“那根本不什么‘圣水’,”宋创回答:“观察了下变成吴的这三个,他们的思想并没有被控制,这种情况和刚才变成吴样,估计这‘圣水’青砖塔的那种易形汤。”

雷冰诧异:“连你都变成吴了吗?”

“呵呵,”宋创笑:“刚才你不所以还不清楚,不过也不什么事。”

宋创把小巷所发生的切和家讲了遍。

雷冰惊叹:“这个吴太可怕了!”

“这年轻?”白欢见话的面生,不禁插嘴问了句,但没等对方开口回答,他突然拍脑门,“噢!瞧这脑袋。你雷冰吧?刚到们村不久把你给误抓了,让你受苦了。”

的,雷冰。不,不过……没事!”雷冰轻轻的抚摸了下胳膊上的伤处继续伪装着。

“没事好啊!”白欢深吸口气,继续:“当初门口见到吴长相的那个村民时,还以为他逃离了法庭躲到村里来了呢,后来才知‘半仙’的伎俩,可搜查了很久除了这满街的吴之外根本没有‘半仙’的踪迹,担心这可能又绿袍的阴谋,所以准备先把变成吴的这些村民控制起来。如今看来,中计了?”

“村丞,”李赏再次拱手,问:“您这路上有没有见到贵府向青砖塔送信的那个呢?”

“你他呀,好像还没见到,”白欢抢话:“刚才听小宋相公所,难他真的变成的吗?”

“按目前的情况来看,应该没有错。”李赏回答:“们刚刚后面的小巷里还见到他了呢,可转眼不知去哪里了。”

这样的,们已经调查清楚了,他的确变成的,刚刚逃出了小巷,估计他现附近的什么位置躲藏着。”郑书从众身后走了出来,拱手:“村丞!”

“法官!”白欢拱手让礼,接着:“家都派过来的变成的?这,这简直不敢相信。”

您很惊讶,可事情发展到现的解释。”话间,郑书来到了白欢面前。

“这样的话也没有办法了,”白欢无奈地:“您有所不知,派了几队挨街挨户搜查过来的,的确没有看到他。你们附近失踪的,这附近的话只有那边被绑的三个有可疑之处了。”

“这下棘手了!”郑书看了看被白欢捆绑的三,边思索边:“会不会他服了解毒丸变回自己的模样后混进了被你抓到的这些村民里了呢?或许这他弄的满村都自己的最终目的。”

算他变回自己也没什么啊,但凡模样和吴样的,当然也包括这三个内,至今为止已经全部被抓获了。”白欢转身命把被绑的三个带到郑书面前,“这样吧,先来帮您调查下这三个真正的吴。”

郑书疑惑地问:“村丞准备怎么调查?”

“这很简单啊,即然他们服易形汤。”白欢从袍袖里拿出几粒黑色的药丸,“它。”

“原来这样啊,解毒丸!只要有它易形汤药效会消失,而且解毒效果会持续整天,”郑书会意,“那您去试试吧。”

“这么潮湿的地面,你们不直跪着,衣袍都弄脏了。” 白欢俯身搀起直跪地上的三,“找你们只想知你们的真正身分,了不没事了嘛。”

见白欢欲手帮他们整理衣服上的泥土,便慌张的向后退了几步。

“村丞,您可不必这样,!”其中:“叫苏试,卦行街摆滩的卦师,他们两个的徒弟。”

“哦?徒弟!”白欢双好奇的眼睛盯着苏试身边的二

“你们俩想死啊?”苏试手推了二把,“不想死快点回答村丞的问题。”

吓得全身发抖,急忙跪倒地。

,不!小的,小的名叫华尝,他叫冯次。”

“对,对,们都卦行街的卜卦。”

“好了,没事了,你们不要害怕嘛!”白欢笑了笑,再次扶起二,“你们啊,都上当了,知不知?那根本什么‘圣水’,看你们的情况应该中了种叫做易形汤的毒,这里有解毒丸,你们拿去服下吧。”

“谢谢,谢谢村丞!”三纷纷叩谢。

呢,还有事情要和郑法官商量,你们先委屈下吧。”白欢完话,又命把三带到了旁。

白欢向郑书笑:“这次您满意了吗,法官?”

郑书显得有些沮丧,自语:“可那个送信的去哪里了呢!”

“这可你们自己的事了……”

“报!” 没等白欢完,村丞府的管家路小跑呼而来, “老爷,村民们自发的纠集起来府里闹事了,咱们的村丞府现已经变成了瘟疫病号聚集地,不管那些变成吴里面有没有真正的吴,都不应该被关府内,要求老爷放了自己的家。”

“法官,您看,这也走不开啊,还得去安抚那些村民。被那个‘半仙’这么折腾,事情简直糟糕透了,”白欢拱手:“先行告辞了。”

“老爷,您看,那边躺路边的咱府里的?”管家指了指众身后。

顺着管家所指的方向,巷口的个角落里发现的确有两个,他们重叠着压起,像那里睡着了。于,白欢打发了管家回去,表示自己马上到,之后便跟着众前去巷口查看到底个什么情况。

“这,这不村丞府给引路的那个小厮吗?”宋创惊讶

白欢回答:“没错他,其实他各方面都很优秀的,身高方面不太及格,不过他身边的另好像更加矮小。”

“那么,另谁,”曹欣插嘴问:“看着怎么这么眼熟呢?”

“曹二小姐,你糊涂了?身材矮点的那个刚才被带出小巷的送信啊!”祖要随口句,“现家不找他吗?”

啊,他也盗走《城南史记二十载》的那个,”雷冰边回忆边:“他的身型和走路的样子,最主要的他脖子后面的那颗红志,确定面馆里的和他。”

“原来如此啊!这样来,双晶脂记录的那段绿袍责怪吴面馆盗书失利的事得到了解释。”曹欣仍有些不解,“如果吴变成了他的样子,那么他的身分又会谁呢?不过,相信吴还活着,可现的吴又去哪了呢?”。

“吴变成他,他的身分到青砖塔里去送信……”宋创突然想到了什么,忙转身向白欢问:“村丞,他您派过来的送信吗?”

“不派来青砖塔的他,而这个给你引路的小厮。”白欢准备叫醒那个小厮却已经不可能了,于又慢慢地把放回了地上,顺手从他身上摸了摸,“你看,这令牌不吗?哎!可惜他已经死了。”

宋创安慰:“事情既然已经这样了,村丞不要太难过了。”

“如果不叫他来送信,他也不会死,这事都愿啊!”白欢有些激动,把令牌丢旁,把自己的衣袍脱下盖小厮的头上。

讨论的内容隐约的传到了三个卜卦的耳朵里,这时他们三已经变回了自己的样子。

“师父,听到没?那边死了!瘟疫真的回来了。”三中,年龄最小的华尝开口

“嘘!别话,”苏试个年长的老,他的经验告诉他这个时候再随便话会给自己招来麻烦,但他却下意识地向远处躺地上的瞧了眼,不禁:“那姜首吗?”

白欢闻声向苏试这边看来,抬起胳膊打了下手势,表示叫他过来下。这时,宋创捡起地上的令牌,转身交到郑书的手上。

“法官,您看!”宋创细声细语地

“如果这令牌真的话,明你分析的没有错,”郑书小声回应:“证明小巷里见到的送信其实原本假的。”

当郑书观察令牌的时候,苏试被押着走了过来。

“怎么回事?”白欢问

“这个认识,”苏试跪地回答:“他和样,也卦行街摆滩的卦师,名字叫姜首。”

白欢感觉似乎什么时候听过这个名字,“姜首!这个名字这么耳熟呢?”

“哦!村丞想起来了,”郑书把令牌还给白欢,:“村监王老汉早些年有个徒弟,因他不听王老汉的话独自去了异林,要去寻找王妃的尸骸,得知消息的王老汉气之下把他逐出师门了,对外宣称没有这个徒弟,之后再也没有他的消息了。”

“对对对,”白欢连连:“他太内向了,无论性格还身材都跟个女孩子似的,记得那个时候听王老汉提到过,他天天家里呆着,基本没有出过门,所以家对他都没什么印象。”

“原来他村监的徒弟啊,”冯次感到特别意外,“可他没有什么真本事啊,们卦行街也没有什么名气,只勉强混口饭吃而已。”

“住嘴,”苏试小声的训斥着自己的徒弟,“不要乱讲话。”

“呵呵,他从王老汉那学到的本事可不点半点,”郑书反驳:“他卦行街出现这种状况可能有不得已的苦衷。”

宋创轻声对郑书:“怎么样,令牌真的吗?”

郑书点了点头。

“那么们再搜查下这个叫姜首的,看看当时小巷里那个假吴把什么东西交给了他。”宋创继续

郑书亲自俯下身子,查仔的姜首身上寻找了遍,但并没有找到有的东西。

来分析下,”宋创见郑书搜查无果,便接着:“现们证实了法庭上审理的那个吴假的,也当初村卫寻找吴的时候,那个打更其实们这里的看守假扮的,这个‘吴’利其它的‘吴’趁乱逃跑后,们也都离开了审讯厅。这时,祖精学见到了这个姜首假扮的‘送信’,‘送信’谎称令牌丢失,实则想让祖精学帮他逃离青砖塔,而姜首来这里的目的为了与被们跟踪的那个‘吴小巷里碰面,这可能也那个‘吴小巷里逗留半天却迟迟不肯逃走的原因中得到答案。”

“他不肯走,为了等姜首,让他意外的计划被们搅了局,于他再次利了前面那个‘令牌丢失’的借口,演出了这么场闹剧,主要的目的还为了接近姜首,然后交给他件什么东西,”郑书张开双手宋创面前摆了摆,继续:“可他的身上并不存的这么件东西啊,并且现他本和他要假办的对相都双双死了这里。”

“法官,你们忽略了个细节?”雷冰插嘴:“那么真正的吴究竟哪?现做什么?村里卖‘圣水’的‘半仙’又谁?还有,刚才们经过巷口来到街上的时候并没有角落里发现这两个的尸体,怎么突然出现了呢?”

“隐身丸,提前让他们服然后再杀死他们,虽然死了但隐身丸的药性还持续,而后来们能够发现他们,正因为隐身丸的药性消退了,”宋创肯定的回答:“不要这东西稀有,家想想啊,易形汤原本并不难配制,但要想短时间变出这么多的吴量的易形汤,找原材料会成为件难事,这么困难的事情都发生了,相信隐身丸的出现也并不稀奇。”

到细节,”郑书突然想到了什么,“你们再仔细看下他们二死后的情况。”

家听了郑书的话,凑到了起,认真的观察着躺地上的两个

“非要做这么恶心的事吗?”曹欣抱怨:“反正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

也没发现有什么特别的啊?”祖要手捂了捂自己的口鼻,“离近了,最多能闻到股轻微的腐烂味。死嘛,这很正常啊。”

“你的不对,当死的前后这段时间,身体都会有系列的变化,具体会有什么变化呢?死后多久会有这种味家分享的观点。”雷冰蹲下身子,边观察地上的二:“心脏停止跳动的时候,有些会开始抽搐,呼吸从正常的节奏转为急促,同时耳朵首先变冷,喉咙也会不由得开始抽搐。接下来,已经停止流动的血液开始凝结,会导致全身的皮肤变色。整个都会处于完全松弛的状态,小便会失禁排出,估计这种气味的来源……”

“啊!你等下,”曹欣有脸嫌弃的表情,“你跟这些干嘛,卖弄你的医学吗?”

觉得法官们观察这些啊,”雷冰感觉自己很无辜。

“小伙子,不错嘛!和们村丞府的村查官有拼,”白欢抬头看了看天空,接着:“不过,天直下着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你这些都会有些误差的。”

有误差,但不影响对于这件案子的需要。”郑书接过话茬,“雷冰,接下来会怎么样?”

“已经凝结起的血液开始导致全身的皮肤变色,全身处于完全松弛的状态。约半个时辰之后身体开始僵硬,并使头发竖立,也这个原因,死后看上去头发都比平时稍长,这个状态直会维持个半时辰左右的时间。再之后,僵硬的范围会变得更,皮肤开始变黑,三个时辰之后死的身体的某些部位仍然会出现偶尔抽动的情况,而体温会四个时辰以后彻底凉透,全身都会变的僵硬。”

“哇!受不了了,”曹欣感到身体有些不适,干呕了几下,“去前面的街角呆会儿吧。”

“等下,陪你去。”祖要起身

曹欣的表情有些尴尬,勉强地笑了笑,“谢谢!”

祖要扶着曹欣离开了。

“都不要再讲了,快眼前的事吧。” 白欢也有些不耐烦,“不然叫村查官过来趟算了。”

“村丞再来分析下吧,”宋创根据雷冰所的情况开始对于面前的二进行推敲,“先您家这小厮,他的身体还有些温度,根据身体僵硬程度和颜色来判断,感觉他的死亡时间应该今天中午法官开庭审案的那段时间;而姜首呢,他的身体已经凉透了,而且全身非常僵硬,也他的死应该四个时辰以前已经发生了。”

“四个时辰!如果真这样的话,你刚才所讲的隐身丸之论无法成立了,”白欢质疑:“四个时辰之后,姜首所服的隐身丸的药性早失效了,你们应该刚出小巷能发现他才对。”

“没错,确实忽略了这点。不过村丞可记得们发现他们的时候,他们怎样的姿势吗?”宋创反问

“他们的姿势可不好看,你研究这些做什么?”白欢努力的寻找着刚才的记忆,“他们啊,记得下重叠压起的,像那里睡着了。”

“身小体短的姜首下面,对吧?”宋创继续追问。

白欢仍然很迷惑,“这能明什么呢?”

“如果您府上的小厮服隐身丸之后压比他身才小套的姜首身上会有什么效果呢?”宋创

“噢,原来如此啊!”白欢回答,“姜首会被那隐身的尸体遮盖住,这样的话,他们不会立刻被发现了。”

“对,”宋创回应:“估计刚才追出小巷后消失的也利了隐身丸。”

“他有没有隐身丸不清楚,”郑书的脸上依旧愁眉不展,长叹:“不过,们已经知他既不送信也不姜首,却变成了姜首冒充送信,那么他现哪里呢,会不会真正的吴呢?绿袍里面又扮演了什么角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