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阴谋的背后

小说:井育娃与卦签 类别:种田小说 作者:雪冰封 字数:6117

“……醒醒,快起!”

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牢房的地板上,栏杆上的门柱已经被打开了,狱卒也。雷怕他心怀叵测,于是慌张地爬起,踉跄着往自己的床边靠了靠。

“你是怎么弄的?浑身都湿透了,难道牢房漏雨了吗?”

“没,没有。”雷顺口回应了声,他哪有心情去理会个看管自己的狱卒,满脑子都是昨天夜井水的画面……

当时的雷只手死死地拽着悬吊辘轳上的井绳,另只手控制着于县身下木桶的平衡性,为了让已经受伤昏迷的于县能够安稳的浮水面上,他只能样拼尽全力的挣扎着,急切地盼望着宋原的能让事情有所转机,可随着时间的流逝,事情却向着对自己不利的发向发展:宋并没有成功制止花盗,而且井的水也不断上涨,再加上之前被花盗弄伤的正是拉着井绳的条胳膊,已经没有其它办法挽回将被井水淹没的局面了。筋疲力尽的雷听着水井上面两人之间的对话,明白了其中的些事情:个黑袍人叫花盗,是王汉的徒弟,他样做肯定以为杀害王汉的人是自己和于县,再加上他和宋原之间好像还有什么误会,感觉只靠宋原样苦口婆心地劝说根本行不通。如今眼看着井水马上要漫过雷的鼻子了,他必须要做点什么才是。于是雷使出最后的点儿力气喊出了句话,“其实最初找杰村的不是宋,而是个叫王雪的大娘,已经知道她是二十多年前投井自杀的那个王妃了。”花盗根本不相信,雷只有按照花盗的意思描述了下投井王妃的样子。

“很瘦的模样,瓜子脸,眉毛又细又长,睫毛有些卷曲,还有大眼睛,双眼皮,鼻梁英挺……”

已经没了力气,全身冻得也已经没有了知觉,抓井绳的手开始慢慢向下滑动,句话还没说完掉进了井水,而于县没有他的帮助也从木桶上翻了下

他们井水缓缓的下沉,当然雷已经无法再继续说话,无法再继续呼吸,只觉得心空空的,他已经没有力气再继续挣扎了,井水任意地摆动着他的身体,而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于县从身边慢慢沉过却无能为力。当雷生死边缘徘徊之际忽然间觉得井水好像有了温度,暖暖地包裹着全身,难道是人死亡前的自安慰吗?他闭上了眼睛,张开双臂等待着自己心跳停止的那刻……

为什么会牢房呢?对了,难道是精粉所能维持的时间了,让自己化险为夷返回的?”雷边思索着边从床上的包袱翻出宋原给他的另套衣服,准备把身上的湿衣服换掉。

“啊,好疼啊!”雷不小心碰了自己胳膊上的伤,他发现那个地方又红又肿,已经无法正常活动了,只要稍稍用力会疼痛难忍,他的心依旧犯嘀咕,“是什么命啊,刚逃出青砖塔被人给盯上了!那个叫花盗的人出手真狠,几拳把于县的脸打成了那副惨样。哎,能活下已经不错了。对了,于县他人呢?应该也返回了才对啊!”

换完衣服后,开始急切的四下寻找于县,当他要跨出牢房门柱的时候被狱卒拦住了。

“你哪都不能去,今天你需要再去次法庭,还是跟走吧!”

找和起的那个伙伴,他叫于县,您知道他现吗?”

“他呀,刚才你没醒的时候,已经有人送他去法庭了。”

于县也已经返回了,心特别高兴,急切的想快点见他,“原样,那放心了,们也过去吧。”

狱卒带着雷走出牢房后交给了看守,嘴还不停地数落着,“宋把你带杰村真不知道是福是祸,反正你刚出了么多的事。现连他都死了,哎!”

“宋死了?”雷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是怎么死的?快跟说说。”

法庭知道了。”看守随口说了句,押着雷直径了审讯厅隔壁的小屋内。

感觉有些不太对,便寻问身旁的看守,道:“你不是应该把带进去,等待开庭审理吗?”

“不准说话,你还是实实的等着传话吧。”看守有些严肃的回答道。

焦急等待着,从审讯厅时不时地传郑书的声音,法庭上的审讯已经开始了。

“……快说,你昨天晚上去哪了,都做了什么?”

“师父死了,昨天晚上人家仙逝的地方祭拜头七了。”次木笼坐着的居然是花盗。

郑书又问道:“那你为什么要杀宋?”

“不对,没有杀宋,”花盗仍是脸懊悔的表情,“但是确实是因为受伤的。”

“只是受伤?你居然还狡辩,昨天们感亚区村口的时候宋已经死了,当时只有你个人场,不是你杀死的还会有谁?”

那时候宋原倒地后不久郑书真的赶了现场,但为时已晚,受伤的宋原已经没有了气息。很快地,郑书让人叫村丞派人勘察了现场,并把当事人花盗带回了青砖塔。

花盗肚子的委屈却再也说不出,对于法官的问话他选择了沉默。

“不说话是默认了!那么开始宣判……”

“等下,”陪审团有人举手发言,“法官大人,你觉得他样是认罪吗?坐陪审团的各位也不能信服啊!有没有相关的有力证据呢?”

郑书迟疑了下,“你是?噢,对了!爱出风头的曹大小姐有病身,今天法庭是由她的妹妹替班的。人啊,快把证据拿上,叫位曹二小姐看看。”

审讯厅旁的小屋内,雷很是担心于县的伤势,可看守身边死死地盯着,他只能默默地祈祷了。

法庭上,郑书叫人打开个小盒子摆陪审团面前,“或许大家看不盒子的东西,但大家定都认识。”

陪审团的多数人用手触摸之后,便开始七嘴八舌地讨论了。

“难道封石片?”

“应该是的,手感肯定没错。”

种东西好像只有……”

“肃静,”郑书边用木锤敲了下桌子边说道:“没错,是村三年届的药王大赛上花盗用参赛的作品——封石片,种石头无色无味,形状类似层薄薄的片,而且表面特别的光滑,如果不是放个证物盒,大家肯定时半刻拿不住。不过,他制作出种石头至今并没有运用生活当中去,所以慢慢地淡化出大家的视线,如果现还有人使用的话,只有其本人了。几块封石片受伤的地方找的,估计你事先早封石片安放好位置,然后用计把宋了井边。你现种全身无力的状态说明已经中了棉丸,宋平时种东西带身上,所以应该是宋知道你不怀好意,你们争论之余便开始大打出手,你中了宋的棉丸,而他踩了你的封石片,致使其脚下不稳头碰井沿当场死亡。”

花盗紧张地擦了擦头上的汗,说道:“不,真的没有杀宋。法官大人,请容把事情详细的说下可以吗?”

“请便!”郑书说话的同时转身向旁边的人挥了挥手,表示接下的事情需要记录下。

花盗开始了他的长篇叙述,“前几天,刚刚刑满三年被提前放出了青砖塔,出塔后不久便得知师父被宋的两个外村人给杀死了,但因为证据不足只是被关了起感觉气不过,为什么他们大街上杀了人却存没有走出房屋的证据呢?于是找了当时唯的证人,是那个叫吴用的,当然找他很容易,因为他是村的更夫。经过再三寻问他才告诉真相,由于他对行凶者的恐惧所以才法庭上说了谎,其实杀害师父的人不是那两个外村人,而是村鼎鼎有名的宋。据他讲,宋直惦记着师父村监的位置,才会有让自己的孙子宋创找两个外村人合谋杀害了师父的事情。后给了吴用几块封石片,他才答应如果再次出庭会承认做伪证的事情,样的话真凶能得惩戒,师父的天之灵也会得安息。转眼师父的头七了,于是冒雨去了亚区村口师父惨死的地方,想告慰下师父。没想的是,了宋,于是……”

,心突然紧:“他好像没有把遇和于县的事说出,为什么?”

法庭上,花盗只是把案发现场自己误会王汉的事情说了遍,始终没有提、于县二人。

郑书又发问,道:“照你所说宋当时已经告诉你会去他家喽?”

“是的,已经知道杀害师父的人不是宋也不是那两个外村人,切的切都是因为大家听信了吴用个小人的谗言,所以没有理由杀害宋,至于水井边发现的封石片也应该是吴用所为,请法官大人明察。”

“好!正好有很多事情想咨询下吴用,”郑书命人把吴用带进了法庭,“吴用啊,你个法庭上有什么要说的吗?”

……”吴用刚想张嘴说话却突然周身发抖四肢抽搐,很快便瘫倒地。

法庭上顿时乱哄哄地,郑书忙叫现场的精学员查看吴用的情况,但吴用已经躺地上动不动了。

“报!”那人回禀。

郑书忙问道:“怎么样?”

那人摇了摇头,“他事先牙洞藏了不知名的毒药包,刚刚的情况是他故意咬破中毒所致,已经救不活了”。

“祖要,你是村研究《杰村速成》最好的精学员,难道不知道那药包是什么东西吗?”郑书也过查看情况,“连气息都没了,先把他放边吧,们的法庭还继续。”

“吴用死了?”众人片哗然!

郑书吩咐祖要把吴用暂时安置边后,接着再次用锤敲桌提醒大家,“安静下!花盗,现吴用已经死了,可是死无对证啊!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曹二小姐想要再次举手发言,却被郑书阻止了,“知道你想说什么,其实大家都明白,件事的关键人物是吴用,而且牵扯的人也很多。那么让把收集的所有证据都带个法庭上,希望可以让大家看清楚整件事的真相。”

很快,审讯厅热闹起。雷、于县二人被带了法庭上,带法庭的还有几个证物盒,呢究竟是什么?花盗并不些,只是当他看、于县的时候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不过很快地掩饰了过去。

“好啊,既然都准备妥当了,开始,首先个关键人物吴用开始吧。前几天,们的村监被人杀害亚区村口,报案人是吴用,他指证了雷、于县,但由于宋提供了雷、于县的不场证明,所以二人暂时被关押于青砖塔。昨天晚上,宋也死了同样的地方,事件当事人花盗指出的还是个吴用,并指出雷、于县二人并非杀害村监凶手,如今吴用已死,死无对证,原本案件已经进入僵局的状态,但作为个法官眼睁睁的看着杰村的元个个死去,不可能无作为。”郑书说话语气直很平稳,他站起从证物盒拿出了件东西,“大家看,是什么?很眼熟吧,不错!是村监被杀案现场的唯证物——吊坠,它证明了杀人者是雷、于县。不过,大家再看又是什么?”

大家顺着郑书的意思,把注意力转移了另个证物盒……

“又个吊坠,么特别的东西怎么会有两个?”

“或许原本是两个,可能他们人有个吧!”

曹二小姐也跟着众人议论着,“他们几个的问题其实很好解决的,让大家看下宋房间的那块双晶脂自然会清楚的。”

郑书听些后,走审讯厅放有巨大铜碗的个角落,把刚刚拿起的双晶脂放进了碗内不知明的液体中,“那么,现让陪审团的各位看下宋块双晶脂的内容。不过,要提醒下大家,你们都是青砖塔的公职人员,随时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看了之后千万不要惊慌。”

只见碗发出道亮光直射屋顶,呈现出巨大的个圆形影像,没错,影像所显示的是雷和于县刚刚宋原家阁楼二层的情况。

“什么?传说的灾难了?”

“原那两个外村人是拯救村子的吗?”

感觉不是,没听他们自己讲的吗?是妖妃带他们的,而且刚刚村子没几天死了三个人。”

是,只是宋面之词,妖妃已经投井十多年了,他们怎么会看得。再说了,灾难哪儿啊?当年的妖妃是灾难,他们两个更是灾难!”

“当年妖妃的事,连村监都差点受牵连!如今怎么又出现了,难道她投井没死?”

……

看完双晶脂所呈现的当晚影像,众人有些坐不住了,根本没有心情再继续讨论接下的案情。

“大家不要吵,”郑书大喊了声,接着说道:“关于当晚他们三个人所说的事情们之后再议。现们讨论村监死亡的时间,据村查官上交村丞府的验尸报告所示,他是当天半夜前后被杀的。们再讨论下雷和于县宋家阁楼的时间,刚才的双晶脂所示为傍晚日落之后,既然他们段时间直是房间的话,根本没有时间作案。接下们再说下他们刚刚进入块双晶脂视野时的情况,大家看看他们二人有没有配戴吊坠,很明显东西是戴脖子上的,而根据影像显示自从当晚他们进屋起至第二天村卫押他们青砖塔为止,二人的脖子上都没有佩戴。那么们回法庭上,大家下于县的脖子,上面是不是有几道异于皮肤的痕迹?那是由于他常期佩戴吊坠的结果。上次法庭上他们交代过了,之前吊坠已经送给城南的家面馆的板,随后们去调查了番,通过对那家面馆的伙计、账房、厨子、杂工等人的证言可以断定,件事情况属实,面馆板手的吊坠也,大家看看吧。”

郑书拿着两个几乎样的吊坠陪审团面前展示着,“如果不仔细看两条吊坠根本看不出区别,但是刚才说过,因为于县长期佩戴此吊坠,脖子上早已经有了道痕迹。也是说,吊坠的链条上也会有被人佩戴过的迹象。”

众陪审开始发言……

条吊坠的链条由于长期佩戴已经有磨损的地方了,那条虽然也不完美,但是照条的样子做出的,它点也不自然。”

分明是有人故意陷害两个外村人和宋。”

“不错,此人心肠太歹毒了。”

“大家安静!”郑书回了自己的位置,“曹二小姐,你可有话要说?”

“照现的情况,所有的事情都向着对吴用不利的方向发展,接下你不会说些案子都是已经死掉的吴用所为吧?你的证据只能说明雷、于县二人是无辜的,但不能证实是吴用所为啊!你把事情推给个死人算怎么回事啊?大家都应该知道吴用为人实本分,向从不打架惹事,如果他和花盗之间有个是杀人犯的话,相信大家不可能选吴用。”

“好样儿的曹二小姐,让你们曹家三姐妹任何个人做陪审团员都是们审讯厅的光荣,更是杰村的幸运。不过,有直接指控吴用说谎的证据。”郑书又从证物盒拿出块双晶脂放进了审讯厅角落的大铜碗,而次圆形影像揭开了吴用不为人知的面。

事情要从雷和于县被关进青砖塔那天说起,虽然当时的天空已经下起了雨,但村打更的任务不能耽误,每天准点报时已经形成了惯例。天吴用和往常样,从村的置物处取木棒和锣之后又开始了天的工作,可当他打响落更后没多久,突然从他身旁闪出个人。

身绿色道袍,头戴斗笠,背对吴用,根本看不他的样子,“今天的事情办的不错,吊坠的出现已经成功把那两个外村人送进了青砖塔,教主他人家说了,待你完成任务后重重有奖赏,只是宋原那个东西太碍事,你要防着点,关键时刻可以让他消失。”

人说完话,吴用拱着手弯下腰毕恭毕敬地回答道: “请教主他人家放心,办种小事儿小的肯定手定能把缺少的那支卦签弄手……”

“哼?小事!”副怪罪的腔调,“别再给出什么差错,上次面馆盗《城南史记二十载》的时候被人发现了,还好没出什么大乱子,不然你的心上人会更加遭罪”。

“不要,不要啊!小的该死,小的该死。”吴用不顾地上的泥土急忙跪下磕头谢罪。

当吴用再次抬起头的时候,对方已经消失夜色中了,他直起身原地站了良久,好像盘算着什么。时,宋原急冲冲地从自己家出,连院子的大门都没关便向村子的深处走去。

家伙是要干什么去呢?村监的那套卦牌已经被了,不知道个多事的家伙接下会有什么打算!不管了,看看那支卦牌缺失的卦签会不会他家。” 躲边的吴用整理了下衣服,小心地向四周看了看,然后偷偷溜进宋原家的院子直奔阁楼,可他把屋内翻了个遍也没发现要找的东西。

“你干什么?”

吴用听说话声后紧张的跪地上,大声喊着:“宋饶命啊!只是时糊涂……”

“什么宋啊,是!” 是刚才那个绿袍人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跟着吴用了阁楼,“谁叫你的?宋原那个东西向谨慎,不会轻易把挂签放的,可能他会随身带着。再者说,你忘了他家有放双晶脂了吗?如果被他发现的话你死定了。会儿,会有个人找你,人你认识,村监青砖塔的徒弟,已经被放出了,听说村监被杀是你报的案,如今和样跟着你的打更声找了,很快。”

吴用依然很紧张的抬头看了看,发现绿袍人根本不现场,正当他好奇的四下寻探的时候,对方又发怒了,“看什么看?还不快滚!”

“是,是,小的知错!”吴用边回应边往阁楼下跑去,离开了院子。

吴用刚刚大街上,发现远处正走个人,“花盗果真了,得想个办法应对下才是。”

沉思片刻后,吴用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很快开始了他的计划。因为吴用法庭上的说词根本站不住脚,于是他又精心编造了个故事,把杀害王汉的嫌疑转了宋原身上,让花盗对宋原的恨深入骨髓,巧合的是雷、于县刚刚逃出青石塔的当天便碰了花盗。

那天晚上天降大雨,吴用仍然准时准刻出现了杰村亚区的村头,当他准备打响更点的时候发现远处水井边有人。吴用伏身于背人处定睛看,原是花盗和宋原争论,他仔细地聆听着争吵的内容,悄悄地靠近水井。突然,吴用感觉脚下踩了什么东西,捡起才知道是已经找了很久的那支缺失的卦签。

吴用见卦签高兴极了,准备赶紧告诉直死盯自己的那个绿袍人,可刚走了几步又停了下,他心嘀咕:“不能样走了,不然回去肯定又要被骂。”想,吴用从身上拿出前几天花盗送给自己的几块封石片向着水井的位置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