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严厉的父亲

小说:井育娃与卦签 类别:种田小说 作者:雪冰封 字数:5551

天亮,初升太阳把光芒洒在亭街边上家药铺门口前,里躺着个人,他闭着双眼似乎在睡觉,白皙脸上露出不安神态,短而浓密眼眉配合着额头不停地抖动着,平坦额头这时被紧锁成道竖直沟纹,头乌黑茂密长发被冠巾束得死死,只留左右两缕直垂胸前,身上白色衣衫还打着几个补丁,现在已经被汗水浸湿。由于衣服点不合身,薄薄衣布紧贴在身上,绝好身材突显地更加匀称,大概二十岁出头,这人便是雷。他只这么件薄衣衫,他从小穿都是粗布麻衣。这件白色薄衣衫是三年前于县和药铺里其它几个伙计为庆祝雷生辰起凑钱给他买,虽然看起来点小,但他直穿在身上,只洗衣服或是补口时候才会偶尔脱下来次。

“啊,不要!”

从自己梦中惊醒,当他睁眼后却被眼前事物吓傻

“这,这……这不是药铺么?记得昨天晚上……杰村,对,还在杰村啊。可是怎么会睡在这里?”他边调整自己状态边思索着什么。

“难道只是场梦吗,可是现在为什么会睡在药铺门口呢?不管,肚饿,先去吃点东西吧。”

穿过药铺来后院,他是在这里长大,每天在这里读书、写字,因为在小时候父亲偶然间发现他头脑异于常人,小小年纪居然过目不忘本事,所以父亲直没让他去私塾上学,而是从教书先生借来几本旧书让他自学。雷在家边学习边在父亲药铺里帮忙,为药铺里重病患者熬药、送药。在雷眼里父亲并不是很关心他,而是把心思全部放在药铺里,如今也只是拿他当作药铺里伙计,好像并没让他接替自己坐堂应诊想法。这倒是没什么,因为药铺里每个人都不容易,只是每天忙碌干活换来却是这种吃上顿没下顿苦日,现在不知道早饭吃是昨天中午还是昨天晚上剩下东西。因为已经天都没吃东西,饥肠辘辘直奔厨房而去。

刚想进屋却被父亲叫住,“做什么去?昨天没见,晚上也没回来。”

顿时雷愣住,“昨天不是您叫去杰村送药吗?”

“杰村?”雷封听这两个字情绪些激动,“去杰村,还是前天就出门去接应药商李老板,后来听说他马车被伙歹人劫去,担心药铺生意,于是昨天下午急忙赶回来。”

这里也火,“您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没您允许就敢出门吗?天天呆在这间小小药铺里,大门不出天天给您当伙计这就对吗?您看您,开药铺亲自坐堂,把自己拿来当伙计使唤,为些少给您钱或是不给您钱人做跑腿,可头来换只是天两顿剩饭。您再看看您药铺,它是小得多么可怜,甚至连招牌上字都不全。还,您个少东家却是伙计命,从小大您真关心过吗?这身上衣服都快岁数大。”雷见雷封被反驳不吭声于是接着说:“埋怨您意思,这样吧,杰村王大娘给收款字据。”说着雷随手从衣服里掏出来放雷封手里想转身去找点吃

“这……”雷封看着手里东西呆住,他长而瘦弱脸突然变煞白,冷汗从黑白相间短发中陡然流出。

感觉哪里不对于是回头看下,原来他掏出来不是收款字据而是昨天晚上捡块老旧小木条。雷急忙拿回来,之后在身上仔细找找,但没收款字据,“刚才给您不对,字据可能弄丢。可是真,您爱信不信吧,您生这么大气也没什么用,总之不要再过来问。”雷已经没心情吃东西,说完甩袖扬长而去,只留下还站在里发呆雷封。

于县听争吵声于是跟着雷过来,“哥,他毕竟是爹,不能和爹这样讲话。前天爹确实是去外地接应李老板去,因为这次药铺里几味药等着急用,李老板给消息是因为马车上货太多,走得慢,时半刻是。这也是没办法,只能关掉药铺,套上马车去接应下。”

于县雷话要问,“意思是说也跟着起去接货昨天跟去杰村又偷偷跑回来是谁?”

于县些不解,“哥,是不是睡觉睡迷糊。难道在指吗?个怪村可不敢去。爹肯定也不会要去,其实爹……”

些愤怒打断于县说话,“不要总是‘爹’,他是爹才对,跟他么……”

突然不再说话,整个人像被雷击中呆在里,脑袋里回想起昨天于县对他说话。

“既然是雷老爷交待好辛苦辛苦……

“王大娘前几天来药铺时候,是在雷老爷旁边……

“雷老爷还愣下,估计雷老爷也被这个村……

“难道出门前雷老爷没告诉吗……

“自己不能总出村走这么远来找雷老爷,于是雷老爷把王大娘医史记录在他每天记事工作簿上……

“雷老爷……”

陷入沉思中,“于县在和说话时候般会称呼爹为‘爹’,可昨天他说是‘雷老爷’,这么多年于县和药铺里其它人说话时候才这么叫,和从来没用过‘雷老爷’这三个字。就觉得什么地方不太对劲!肯定昨天切不是梦,个投井女身上掉下东西现在确确实实还在身上。等下,首先是位老妇人来药铺看病,接着是要去送药,再后来……”想这里,雷慢慢地冷静下来。

调整好自己思路后,对于县说道:“还得再去次杰村,很多事还没弄明白。这次要不要和起去?”

于县:“为什么还去?爹还在气头上呢!”

解释道:“可以明确地告诉,确实人假扮成爹和,当时爹开药方都是错,再这样下去恐怕会给药铺带来麻烦。他们就是骗去杰村,应该注意,这些事都是冲着,很明显是躲不过去也不想躲,必须查出这整件事前因后果。再说,难道不想弄明白个人为什么假扮吗?”

边说边拉起于县胳膊就要往外走,但被雷封拦住。

“于县,不能去,这是他阴谋,”雷封把于县拉边用手狠狠地指着雷,“更不能去,再也不能容忍这样继续胡闹下去。”

最后雷封把自己关进存货间小黑屋里。雷感觉自己很无奈,他特别想知道雷封为什么这样无理怀疑他,现在只能默默希望药铺里不会再类似事情发生。

哥,听说天没吃东西,吃点吧,这是在对面烧饼铺买来,”不会儿于县悄悄地来找雷,“是偷偷过来。”

现在根本没心思吃东西,“快想办法把放出去,不然药铺还会麻烦。”

“嘘,小声点。别让爹听把钥匙带来。”于县边说边打开挂在门上把锁。

门被打开后雷急忙跑出来,顺手拿起于县手里烧饼,边吃边说,“这次必须要跟,不然爹知道是会处罚可不想份儿罪。”

扔掉啃几口烧饼,扯着于县衣服,趁雷封不注意跑出药铺,开始他人生次任性。

转眼间雷和于县已经来城南,离杰村还段路程。这时雷已经没力气再走,“在这里歇歇吧,前面家面馆,们去吃点东西。”于县说道:“谁叫辛辛苦苦给烧饼给扔掉,这会儿又想吃?”雷显地点尴尬,“这个……别废话们走吧!”

这是家很破旧面馆,屋里面比较狭窄,光线暗暗地,满满当当摆许多桌,熙熙攘攘地满是吃面人,雷二人找个座位要两碗凉面。

于县指指面馆周围环境,“吃面也要来这种和咱家药铺小店。看样这种穷酸命啊!”说完不禁笑出声。

反驳道:“没办法啊,管不么多。都快饿死,自从昨天出现在就只吃两口烧饼。再说,这店虽然小,但是看已经挤满人,肯定是因为做出来东西很好吃缘故。”

这时于县终于把内心疑惑说出来,“昨天底遇什么事?和讲讲呗!毕竟现在是跟着去,也好心里个底啊。”

些突然严肃起来,“前天,不是吃坏东西拉肚嘛,在床上躺整天,其实晚上时候就已经没什么大碍,但由于身体太乏便直接就睡着。因为早就听说药商李老板会在第二天来送货,而且每次们铺人都要帮忙卸货,所以早早地起床,准备把药铺门打开,李老板来也好迎接下。可当准备去药铺开门时候,爹却已经在里坐堂。当时药铺里没其它伙计,现在想想确实很多不对劲儿地方,爹为什么要开馆么早?这是方面,还个时候爹给人诊脉手法根本就是错,再就是这个姓王大娘,她们药铺相当远段距离,怎么会找这里来呢,再说个村向不和外面人交往是吧?”

于县认真地回答道:“是也是听来个村很神秘,而且村还是在大片树林里,这种地方没人去。”

点点头接着说,“想起讲过,以为去过里,所以把当时还在睡觉起来就这样去杰村。”

于县感不可思议,“确定真吗?当时爹还在外地呢,就算人假扮,难道还长得样?连声音都听不出来?”

“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当时可是去过杰村……”雷突然想点什么,于是接着说,“他们这么做就是想引个村,可个村根本就没人,唯两个女们这次去必须找王大娘问明白。还,这小木条是从另个投井女身上得,这是去个村后唯留下东西。”

边说边从身上拿出个老旧小木条。

于县接过来看看说:“记得爹在看这个东西时候些不对劲儿,当时他看后站在里愣会儿呢。”

把从于县拿回木条放在身上然后问道:“是说爹和这根木条关系?”

于县解释说:“这怎么知道,或许和投井关呢,应该和杰村脱不干系。”

“怎么说话呢,”雷冷笑下,接着说道:“投井爹才关系呢!”接着两个人大笑起来。

个女投井是因为肚,”店里小二把两碗凉面放在桌上,说道:“客官,面做好。不好意思啊!刚刚听们说杰村二十多年前事,时没管住自己嘴插句。”

因为太饿,面刚上桌就大口吃起来,当他听店小二所说话,不禁把嘴里面条全都喷出来。

“噗!咳咳……”

于县说:“这是干嘛?不老老实实吃面,看!喷脸。”

没听吗?他说是二十多年前哎!”雷用手擦擦嘴说道。

两个人同时把好奇地目光投向店小二,“小二,接着往下说。”

店小二点慌张用手捂下嘴说:“刚才说什么吗?什么都没说是吧?”

店小二急忙转身走开去后面厨房,却被雷、于县两人跟过去。来这家店厨房,发现这里也很多人,他们正在忙碌干着手里活,厨房里多两个人根本就没人在意。

二人在厨房里并没个店小二,这时,个很瘦但个很高人,对着旁边人说道:“云献,傍晚时候把这筐白菜给他们送回去吧,咱店里用不这么多。”

于县错听成自己名字,不禁心里颤,“是在叫吗?”他边试探询问着边打量对方个人体型在这间狭小厨房里格外显眼。

对方似乎非常忙碌,他没理会于县,以为只是店里其他杂役在和自己搭话,于是随口应承道:“不,在叫咱们伙计呢。”

于县仍在上下打量着对方,嘴里还不停地说着什么,“感觉在哪里见过,难道……”他突然想什么,“是杜归吧?原来这就是面馆啊!”

只见杜归手里拿着摞账单,正在核算后厨食材数量,听话茬不对于是把身过来。

是?”杜归沉思片刻,突然右手握拳击下左手掌心,高兴道:“于县!好久不见,上次别都快三年吧,怎么找这里来?”接着,于县说明来后厨原因,“们从小二听说,二十年前杰村个女投井死,当们想再问清楚点时候可找不个小二,于是就看。”

“哦,是说件事啊!杰村个女投井这里人都知道,只是不想再提这件事而已,因为这并不是什么好事。可能是因为小二知道们不是本地人,对‘投井王妃’故事并不解所以才会躲开,”杜归小心地看看四周,“这件事房间去说吧。”

杜归把雷和于县带厨房侧面间小屋

于县急忙说道:“什么是‘投井王妃’啊?就和讲讲吧。”

杜归看看雷,表示不太方便讲。

杜归急忙解释:“他是和起从小玩好朋友,没什么不方便,这次从亭南来城南就是为给他办事。”

伸出手握住对方,自介绍番,“好杜归,可以叫。这件事对很重要,希望能帮帮们。”

杜归稍微沉思会儿,说道:“好吧,谁叫是于县朋友。”杜归把自己知道事情讲述遍。

个村居然还这么离奇故事!”雷惊叹道。

“是啊,”杜归小心地看看屋门外,回来接着说:“据说就因为这件事,直现在个村人依然还是叫她‘妖妃’呢。对本书,可能会记录,不过看过,只是个空本,里面什么内容都没。据说只缘人,才可以看书里内容,们试试吧!”

于县从杜归手里拿过来本很薄书,看样这本书也就几张纸内容,封面上是用手书形式歪歪斜斜地写着几个大字:城南史记二十载。于县翻开《城南史记二十载》,果然书里每页都是白纸,里面确是空,他沮丧把书扔手里,嘟囔道:“杜归,就别再戏弄听说过城南三件宝,其中是这本书,可没听说过里面记载着什么会投井这里怎么会这本书?”雷些迷惑,于是说道:“城南三件宝其中件吗?还不知道这事,快跟讲讲。还是怎么得呢?”杜归只好接着说道:“这本书是们这店小二昨天送,刚才们讲关这本书些事都是他告诉。当问他怎么会这本书,他却支支吾吾地不肯讲。今天,他只要见客人来这里吃东西,就和人家提‘投井王妃’故事。因为们这人都知道这女事,人家根本就没兴趣理会他。现在为止,们是第个进后厨来找他人。”

这里急忙把书翻开来看,只见书里空白页奇迹般地显现出图像来,这些图像还在书页上活生生地动起来。雷被惊吓,不经意间书本已经掉地上。

于县和杜归脸茫然地看着雷

怎么?”杜归问道。

于县接过话来附和着说道:“是啊,看起来很古怪,哪里不对劲吗?”

们没看书里东西在动吗?”雷定神拾起本书,放在身旁上,接着说:“空白纸上突然出现座房。”

于县:“可们真什么都没看。”

杜归也跟着点点头……

会儿说道:“果然,这切奇怪事情都是冲,”他把头转向杜归,“就在刚才说这本书来历时候,就知道店小二找人肯定是。”

杜归表示不解,于是雷把七月十五天去过杰村事情简单地说遍。

于县说:“可真是胆大,不行,说杰村全身起鸡皮疙瘩,更不要说去。杜归,们这离杰村很近,去过里吗?”

只见杜归睁着双大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雷,张开大嘴撑起尖尖下巴,原本瘦长脸现在显得更加突出

“喂,”于县拍杜归肩膀下:“别再拉大长脸,问话呢!”

杜归并没接于县话茬,而是继续任性地抒发着自己内心惊恐。

于县些不耐烦用双手在杜归眼前晃晃,“喂,喂……没事吧?”

昨天晚上去杰村?而且看个妖……”杜归依然些惊魂未定,断断续续地说道:“不!是说,个投井,还活着回来?”

“对,刚才已经和说过这来就是来查明原因。这件事虽然奇怪,但相信还很多更奇怪事情等着呢!”雷指着身旁,“现在,们就看看这本书倒底要告诉们什么。”

、于县、杜归围着桌坐下,然后雷缓缓地打开《城南史记二十载》,段传说中故事就这样揭开它神秘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