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巨大的圈套

小说:井育娃与卦签 类别:种田小说 作者:雪冰封 字数:7436

郑书开庭审理花盗杀害宋老一案消息胫而走,很快就传到了城南面馆店小二宋创耳朵里。

前文有叙:宋老本名宋原,是宋创爷爷,多年爷孙俩相依为命。宋创很关心自己爷爷,他知宋原为了安危几乎用了二十年时间研究《城南史记二十载》本书,当中辛酸苦楚他都看眼里。后宋创萌生了一个想法,就是帮自己爷爷去完成个心愿,可总是应该从什么地方入手。

宋创清楚地记得,自己把想法告诉爷爷时候,他都感动哭了,还以太危险为借口愿让自己涉足件事。经过宋创再三恳求,宋原心软了,便让他信者招募处报了名,很快就被选入了信者名单之中。于是乎,宋创就成了城南面馆店小二。

信者,其实就是为里打听外消息。能够从四面八方得到有用消息,对于几乎与外界接轨说显得尤为重要,所以信者需要经过严格挑选才会定职。个职位具有一定隐蔽性,平时分散城南各处,隐秘当地老百姓之中,和他生活一起。如果有紧急情况,信者是可以擅自出入营完成对相关消息传递,而平时只有到了特定汇报时间,才能返回里向顶头上司汇报手里消息。

天上午正是汇报消息时间,宋创向面馆请了假,准备去杰例行汇报城南城内情况。开始时候,宋创发现很多总是躲着自己背地里小声相互说着什么,还时时用异样目光向自己边看上两眼。宋创是个很聪明,早就感觉出大家有事情想让自己知,经过旁敲侧听之后才明白原是自己爷爷被花盗害死了,案子会中午过后开庭审理。

“……城南最近情况就些。”宋创已经向上司汇报完工作情况,但心里一直牵挂着宋原案子,想知究竟发生了什么,“大,我想……”

看到宋创踌躇决,脸上更是一副犹豫表情,对方便知其中原因,“去吧,虽说假期还没到,我可以派其它去顶一阵子,但要清楚爷爷多年心愿。”

“谢大开恩!请大放心,我一定以大局为重,以杰为重,决会让个恩怨搅乱自己思绪,做出有损信者形象事。”

对方见宋创态度坚决说话诚恳,于是准予了他请求。就样,宋创辞别上司后直奔青砖塔而去。

走到半路宋创却停下了脚步,他飞速调理着自己思路,“案子中午过后才开庭,现还是上午,去了也没什么实际意义。既然青砖塔有爷爷案子,说明他尸首还丞府存尸间,如先去拜访一下那里,查下郑法官上交案宗也许可以弄明白整件事始末。”

宋创丞府时候,发现大门口跪着几个民,丞白欢此时正观察躺那些民身旁一个,那看似已经病入膏肓样子。

丞大!”宋创向白欢致意。

白欢见是宋创,顿时明白了他意图,“原是小宋相公啊,是是为了爷爷?”

“嗯,我想查看一下府里案宗,”宋创见白欢一脸严肃样子,便问:“府里是是发生什么事了?担架上又是怎么回事啊?”

听说过磊松叶吗?”

“磊松叶?难……”

“是!刚才还有几个里上报家无故患病案件,据他描述情况和个病很相似,我已经派精学员去察看了。”

“还有其它民?看样子件事很棘手啊!”宋创用手擦了擦从兜帽上滴到鼻尖水滴。

白欢见状忙说:“外面雨急,小宋相公如到府内喝口热茶。”

“喝茶就必了,还请丞大引我查看一下案宗要紧。”

“对对对,那跟我吧!”

白欢叫把门口民妥当安置一番后,便领着宋创到卷宗室找到了宋原案宗。

“原爷爷是被花盗谋害些事都是打更吴用所为,”宋创查看完案宗后,脸上表情并没有太大变化,“丞大,我想去府上存尸间,是方便?”

“方便,当然方便。”白欢叫了一个下,“今天存尸间查验过了吗?”

“回禀老爷,还没!”

“那好,带小宋相公去一趟,顺便告诉那里看守把今天例行公事做了。”

“是,小宋相公请跟我吧。”

存尸间外,丞府那个下把事情交代给看守后就走开了。宋创经过看守帮助很快找到了宋原尸身,之后看守便开始了例行检查工作,他需要把停放尸体从头到尾依次检查一遍,丢下宋创独自一静静地站爷爷身旁,脸上依然没有多余表情,只是呆呆地看着。

好了,见了,见了!”

宋创被突如其叫声吓了一跳,他抬头见检查尸体看守匆忙跑出了存尸间,于是紧跟了出,两一前一后直奔丞府主厅!

“报!”

白欢见紧张,问:“怎么了?”

“小刚刚例行查验房间时候,发现放有监尸首停尸位空了,见了。”

“其它停尸位都找过了吗?”白欢再次发问。

“都找过了,没有找到啊!”

“好了,下去吧。”白欢见宋创跟了过,也好再继续问下去,把看守打发走之后,将宋创让到了主厅,两个隔着桌子相对坐了下

宋创见对方有意要隐瞒刚才事情,便试探性:“丞大,刚刚我听说尸体被盗走了?”

白欢由得开始自言自语,“可怎么办才好,最近里怎么么乱!那些中毒民就够麻烦了,可现……”

“那些中毒民?”宋创问:“丞大,是是派出去精学员回了?”

“是啊!”白欢叹了口气,说:“已经确认,就是磊松叶,而且刚刚又有民前报案,患病数还增加。”

宋创考虑了片刻,“丞大,我怀疑监尸体丢失和现些中毒民可能与我爷爷案子有关。”

“噢?小宋相公为什么样说呢?”白欢有些解。

“我是从爷爷案宗里发现,” 宋创才说了半句话,白欢却要求它稍等,然后快速到主厅门口,向门外探了一下,发现没有其它之后才回到自己座位。宋创看到情形后似乎明白了什么,于是特意压低了声音继续说:“据案宗所载,吴用是受一个身穿绿袍指使才会样。现吴用作为案件重要证被押到青砖塔去了,虽然些资料能够证明杀害我爷爷真凶并是花盗,而是吴用栽赃于他,可并没有个幕后主使任何资料。案件审判际,绿袍身份仍然是个迷,是他一个优势,也是他最担心地方。”

“小宋相公认为是绿袍怕吴用暴露自己身份,所以才弄了么一出?”白欢插嘴问

“极有可能,”宋创回答:“自从《城南史记二十载》被雷冰打开以后,里好像早已没有了以前那种宁静,而一切都是绿袍为他教主所做。至今为止,扯出些案子足以证明绿袍是个很厉害物,他仅把《杰速学》熟读于心,更知怎么巧妙为自己所用。他样做有什么目我还太清楚,但肯定会轻易让我身份。”

听了宋创话白欢仍是疑惑,“可他是什么思路,样做真能救出青砖塔里吴用吗?”

一点我还没有想明白,或许他还有什么其它呢!过我觉得应该把件事告诉郑法官,要他提防一下。” 宋创返问:“您觉得?”

“好吧,”白欢站起身走向门外对着院子大声:“啊!”

,老爷有什么吩咐吗?”

拿着我令牌赶紧去一趟青砖塔……”

白欢把送消息任务交待给下,接着再次返回主厅坐下,“我一直认为小宋相公只做一个信使太可惜了,以头脑接替爷爷位置绰绰有余。”

“我爷爷!”

“噢,好意思,”白欢发现提到宋原时候宋创语气有些低沉,为了打破种尴尬局面开始极力为自己辩解,“我是说应该留里,帮雷冰他完成接下事情。”

丞大说笑了,”宋创站起身拱手说:“时间早,马上就要中午了,就打扰您了。”

宋创辞别白欢后独自离开了丞府,空中乌云安静了些许,现雨虽说大,但蒙蒙如烟一样密集。雨点犹如千万条细小纱线荡漾天地间,就样毫无声息地飘落着。

时间已过中午,青砖塔里出现了诡异事情,一个个吴用从里面逃了出,和塔下看守纠缠一起,没过多久郑书亲自带领着一队也冲了出,他没有理会四下作乱那些吴用,而是直奔一条小巷而去。

“郑书郑大法官,是要做什么去啊?”又一个吴用出现了,他从小巷深处走了出,把宋创一众等挡了巷口外面。

“法官大,您抓紧时间去巷首吧,里就交给我了。”

郑书队伍里纷纷表态要抓住个吴用时候,突然又出现一个吴用再次从相同地方走,和原有那个吴用站了一起,只是没有开口说话。

“哎!看样子已经太迟了,”郑书望着对面两个吴用由得摇了摇头,叹气:“是从小巷里折返回,说明真正吴用已经快我一步走前面了,估计小巷里机关也已经被他破解,或许早就逃掉了,而他两位应该是吴用派讲故事给我。”

“讲什么故事?郑大法官,要自作聪明了,我就是真正吴用。” 吴用冷冷地瞪了郑书一眼,轻蔑地说:“花盗杀了,却把黑锅扣头上。还有那些外,他是什么好,必须得死。样做只会给里带更大灾难,去抓他找我麻烦。”

郑书反问:“花盗杀了和那个绿袍所干勾当大家都已经知了,如果是他话,里最近些事情也就会发生,宋老更会死,难弄成现个样子就是为了杰好?”

吴用没有被郑书问住,仍滔滔绝地辩解着,“宋老是我错,昨天晚上我原本是老老实实打更,可当我看到花盗出现亚区水井旁边,似乎还和宋老发生了隔阂,那里激烈争吵甚至大打出手。我是出于好心才会把他送我冰封石片丢过去,希望样能阻止他。所以,其实想要杀害宋老是花盗!”

要再强词夺理了……”

“我没有,其实花盗把大家都骗了!”吴用抢话:“前几天,原本应该被关押青砖塔里花盗找到了我,询问了一下他师父案子,我把外事情说了出。接着,他给了我几片冰封石叫我要把件事说出去,我很紧张,怕他杀了我,所以我只能答应他。当时我虽然他是怎么逃出青砖塔,但我知他肯定会为他师父报仇去杀掉那两个外,如果件事被宋老知话肯定会和他发生口角。”

“所以当看到昨天晚上情形就以为他两个件事争吵?”郑书把头上兜帽脱掉,用手顺了顺头发上雨水,“是真能抵赖啊!那么我问,雷冰、于县二入狱那天晚上为什么要去宋家阁楼?还有,和说话那个绿袍是谁?”

时,为什么吴用眼睛有些发红,又由于他长时间种朦雾般阴雨环境里一动动,睫毛上已经凝聚了很多晶莹小水滴,随着眨眼动作泛出一颗颗明亮光点。错,他眼睛已经湿润了。

“法官大,求求救救曹本吧!”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吴用已经跪了郑书面前,“我样做都是为了她啊!其实,其实我也绿袍是谁,家根本就想让我知。”

“曹本!是曹家大小姐吗?”

“是。”

“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发现了我背着曹家老爷子私下与曹本交往事情,就用件事要挟我为他做事,开始我是,他就把曹本给抓走了,当我再次看到曹本时候,她已经是一个只能躺床上了。”

“曹大小姐,是什么病?”

“磊松叶中毒,他强制着我按照他指示去做,话他还有很多办法让曹本更加痛苦!”

等一下!”郑书实下去了,“雷冰他两个进之前就已经为绿袍办事了,一直盯着宋家阁楼,然也会成为监被杀案目击证为什么样做呢?因为阁楼上有一件东西是绿袍非常,就是那本残书《城南史记二十载》。他之间有什么关系我还明白,肯定撒谎。”

说我撒谎?”

“没错,因为审讯雷冰于县二时候,曹大小姐本现场,根本就看出有什么病,即便她有病告假让妹妹顶替职务也是雷冰他被关押入狱以后才有事情。帮绿袍前,曹大小姐生病后,现实情况和所说内容根本就有矛盾。”

是因为……”

“好了,要再狡辩了,故事我已经听腻了,其实把戏我早就已经看穿了。”郑书铿锵有力地说:“现该是我讲故事时间了,就先跟说说今天些事吧!法庭审理前,趁着看守吃中午饭机会,利用瞌睡粉制成毒气把大家弄晕,然后饭食里加入了混有自己发灰易形汤,他觉中了诡计。待看守饭后各自回到自己楼层继续职守时候,正是易形汤发挥药效时间点,而大家都法庭上关注着花盗案子,没有会注意到外面看守已经全部变成了模样。由于瞌睡粉和易形汤共同作用,他仅拥有了和一样体貌特征,更会和思想统一,也就是说他体内已经有了屏心济成分,为是给后从审讯厅跑出创造逃脱机会。”

“精彩,真是精彩推理!看样子我说得再多也没有用了,”吴用站起,一边拍手称赞宋创说辞一边摇头冷笑:“郑大法官仅没有相信我所说话,而且还把我想那么愚蠢。意思是我么大费周章安排只是为了能从个青砖塔里逃掉吗?”

“当然是,是能够探听到我究竟掌握到了多少有关和绿袍资料。”宋创忙地说:“犯事后没有躲藏起,而是依旧正常生活,后需要出庭作证时候,卫很容易就找到了正打更,难觉得自己做事情很隐蔽,我?肯定是,其实是故意样做。试想一下为什么会样呢?因为非常明白,只有审讯花盗法庭上才能知手上究竟有多少对东西。”

“当我法庭上澄清了案件真相,把矛头指向时候,而却当众咬破了事先藏自己牙里小药包,装出事件败露服毒自杀假象。样做一是让我死无对证,样法庭就必须拿出更多证据证明我审判结果;二是让我回到放松状态……”

“放松状态?”吴用操着一副知其理口吻说

“没错,就是放松状态。”郑书:“要再用语气蒙蔽我,其实非常聪明,先是利用宋老被害一案嫁祸花盗,给我施加压力。但是明白,随着我深入地调查取证,真实可怕早晚会被大家所熟知,禁让法庭上每个都有所警惕,就连我法庭上举证论案都要小心谨慎。可假如死了呢?法庭上极度紧张就会放下戒心,有句话说好,通常会放松状态下露出马脚,于是最终目达到了。我仅把所有证据证物都拿了出,而且还牵扯到了里二十年前事情,正是绿袍一直想知东西吗?”

“现牙里小药包肯定并是什么毒药,而是一种能够让瞬间进入假死状态药物。种药物《杰速学》中并没有记载,所以就连我精学员也被当时骗到了。于是,种特殊状态下听到了法庭上大家讲所有内容……”

小巷另一头,雷冰带着曹欣、齐莫、李赏三已经到达了目地。里是当初雷冰和于县被卫押进青砖塔时走过地方,条路和时候可一样了,能够走出小巷方向正被一层淡淡雾气遮挡着。

“哇,看那边,太神奇了!怎么会有聚一起而雾气呢?而且还一直保持着种特有形状,和周围些高大青砖墙连接得严丝合缝。” 雷冰站住脚,指着前方远处疑惑地问:“难那就是雾门?通过那就到巷首了吗?”

“是,如果没有相关员批准,擅自把小巷当作出去路使用时雾门才会出现,而平时我青砖塔工作员进出小巷时候都是公认允许会遇到有关雾门事件,再加上平时也很少用到它,所以看守对雾门例行检查一般都是相隔很久才一次。”曹欣也停下了脚步并耐心地解释着。

“很久才一次,看守很清闲嘛!雨天会让雾门弱化,他注点意?”雷冰略带些讽刺语气说

事嘛,还是以后再评论吧。”曹欣没有回答,而是巧妙岔开了话题,“既然我到了小巷尽头,也看到雾门了,接下只要穿过它就会到达巷首。因为巷首个地方有很多相似小路交叉互绕,那里也会轻易再次见到扇雾门,所以走进去之后必须通报那里看守,要是随便里面走动话肯定会迷路。”

雷冰继续问:“里面迷路话,是是会死那里啊?”

“应该会死,或许会里面呆上一阵子,直到被那里巡逻看守发现为止,”最后面齐莫快步走过二身旁,插嘴笑: “青砖塔是里最公正最讲地方,每一项设施也都是经过大家深思熟虑后设置,更会随随便便就把给弄死。”

曹欣抢话,小声对雷冰说:“我跟讲啊,别看巷首路复杂,它是也有规律可寻……”

好了,曹欣担心事果真发生了!”李赏打断了曹欣接下要说话,大叫: “由于几天一直下雨原因,雾门已经弱化了,要站那里只顾聊天了,都快点过看看啊。”

“已经可以透过雾门看到另一面东西了,”曹欣几步到雾门跟前,看了一眼之后说: “我快通知他吧。”

齐莫紧接着补充:“现雾门已经失去了作用,能再送我去巷首找看守了。”

雷冰有些知所措,“那我接下怎么办?再过一会儿吴用就逃到里了。”

“没关系,看到墙上些穿过雾门花藤了吗?其实雾门就是它产物。只要我样做,看守察觉到就会赶。”曹欣一边说一边用手使劲摇动雾门两侧墙壁上那些奇怪植物。

只见些植物被剧烈地摇动后,花藤上原本舒展叶片开始迅速收缩,种现象顺延着那些长长藤蔓依次向四面八方扩展开,就连雾门另一面叶片都受到了影响缩成一团。

“哇,真壮观!些花藤是是一直延伸到巷首那里,当看守觉察到上面叶子反常就会里吗?”

雷冰话音刚落,突然有从小巷一侧青砖墙上探出头,大声呵斥:“呔!是谁,里干嘛?”

正是看守,于是曹欣、齐莫、李赏陪同雷冰开始向他解释原因。与此同时郑书仍然和阻拦他两个吴用相互对峙着……

“真说什么!郑大法官,是老糊涂了?我进青砖塔时候早就已经被搜过身了,哪瞌睡粉?哪易形汤?”吴用矢口否认郑书所说一切,“还有,中午开庭之前我可是一直被看押着,怎么去迷晕什么看守呢?”

个……”郑原被问住了,禁眉头紧锁,他靠着青砖墙认真分析着,“好像有什么地方被我疏忽掉了!”

时,青砖塔精学员祖要带领着丞府送信员从远处走了过,见到郑原出于礼貌打了一声招呼,“法官大,原里啊。”

郑书向说话方向看了看,“噢,原是祖要啊!”

位是承派给您传口信,”祖要靠近郑书耳边小声:“里有很多民和花盗一样都中了磊松叶毒,而且存尸间少了一具尸体,是!”

其实郑书还困扰着刚才吴用所提出问题,于是随口应承了祖要一句,“嗯,知了。”接着又陷入了沉思,嘴里还嘟囔着旁明白一些话。

“怎么回事呢?……”

“要怎么做才能去呢?……”

对劲!”

“……”

祖要误以为郑书问自己问题,便回答:“因为刚刚场面太混乱了,他小心把承派发令牌给弄丢了,怕雾门那里看守为难于他,所以我就跟着一起过了。”

郑书感觉吴用里实是麻烦,于是说:“好了,好了!那快去吧,当心小巷里东西,别误伤了自己就成!”

见郑书有些烦躁,祖要也敢再多说什么,“明白了,那我就告辞了。”

“祖精学员,就是抓捕中那个吧?”临走前,送信顺口问了祖要一句。

“是,他叫吴用,是更夫。”

“哟,还是双胞胎!”送信突然情绪反常,转身质问:“两个谁是刚才撞我那小子?害得我把老爷令牌都弄丢了,我打死两个狗东西。”

转眼间,送信和两个吴用扭打了一起。

郑书实种吵吵闹闹场面了,大声喊:“祖要,快带着他走吧,丞底下怎么就种素质,真是麻烦!”

“好,好!”祖要急忙把送信拉到了一边,带着他向小巷深处走去。

吴用见要走了,急忙说:“给我站住,打了居然还想跑?”

“等一下,”郑书叫住了吴用,“自己事还没弄明白呢,还想去哪儿?”

“我,我是已经说很清楚了吗?我样做完全是为了子着想,可以问问我身边位啊。”吴用看似情绪很激动样子。

郑书抖了抖已经积了些许雨水袍袖,“得了吧,就别再演了,虽然整件事我还有一些明白地方,但是我知刚才审讯厅假装中毒就是就是真正吴用。”

此话一出,郑书队伍里所有窃窃私语。

“什么?原他是真!”

“怪得法官大没有再继续向前追赶呢。”

“可,可是所有吴用都长一个样子,法官大是怎么看出呢?”

“……”

“都别吵了,”吴用转身向旁边另一个吴用问:“喂,站了么久了,倒是说句话啊?”

“哈哈!哈哈哈!看样子我说话行了,”只见一直没有开口说话那个吴用开始大笑起,并走到郑书跟前拱手说:“宋创见过法官大!”

郑书笑了笑说:“呵呵,小宋相公就要拘礼了,次多亏有暗中相助啊!”

“宋,宋创?原是宋创!”吴用疑惑

错,我可是一直暗处盯着呢,个杀死爷爷凶手,还是就地认罪伏法吧。”只见宋创从袍袖里拿出一粒易形汤解毒丸给自己服下,而他也跟着变回了原样子。

雨雾昭昭巷口,吴用、郑书、宋创三样僵持着,他身上各自有着自己故事,就像场梦幻朦胧般小雨一样让难以琢磨。过,都明白,场雨还会继续下,他故事也会继续往下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