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巷中的激辩

小说:井育娃与卦签 类别:种田小说 作者:雪冰封 字数:5096

“……”

“小宋相公怎么会?”

“是啊,不是一直村子外面任职吗?”

“也许是法官大人把招回的,毕竟的爷爷死。”

“可又怎么变成吴的呢?”

“……”

大家都因为宋创会出现巷口而吃惊的时候,吴却非常镇静地道:“小宋相公藏的可够深的!能不能给大家解释解释呢?”

“当然可以,反正你离判刑也不远,让你也死得明白些,”宋创话间再次向郑书拱拱手,“其实都是郑法官的意思。”

法庭开审之前宋创就已经青砖塔,但并没有大家面前露面,而是利当初爷爷送给自己的隐身丸直接找到为开庭做准备的郑书,郑书告诉接下要盯死吴,因为郑书觉得次的案子太复杂,吴又是案子的关键,不能有任何闪失。

听着宋创所的内容,不禁插嘴道:“郑大法官真是得起啊!”

郑书听到吴挖苦自己,于是开始解释……

“宋老过,你为人老实本分,做事却沉稳仔细,但由于平时寡言少语的,所以大多数人并不解你。不过,还是特意地观察过,你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会提前给自己计划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案。你么多年一直村子打更,却从没有出现过误报或延报的差错,而且还给自己特别定制一条非常不错的报更路线。

“不回走重复的路却能把道路复杂的杰村完完整整地走上一遍,明你肯定是经过仔细考虑斟酌过的。咱们村一共就两个更夫,起与你半个月倒班一次的另一个人,那大大咧咧的性格和你相比可就完全不同。从打更的时候所走的路线就能的出每天走的都不一样,报更的地点也不同,一就知道是即兴走出的路线,而且大家都知道的更点经常出错,其实并非成心的,只是平时懒散惯,根本不会些小细节。

“不你吧。平时么爱动脑筋想问题的你,害死宋老后为什么没有躲藏起?居然依旧过着正常的生活,让村卫轻轻松松的你经常打更的地点把你找到。难道你对自己所做的那些事情都很有把握,觉得们不可能会查到你的头上吗?肯定不是,感觉你好像一直等待村卫到的那一刻似的。当时怎么想也猜不透你样做究竟有什么目的,所以就让小宋相公暗处盯着你,观察你的一举一动。”

恍然大悟,“既然如此,中午前后段时间小宋相公也是一直都?”

“没错!当你上法庭的时候才算暂时离开的视线。后偶然间发现塔每一层的守都变成你的样子,再经过仔细分析之后,于是就得出有人们的饭食手脚,因为大着胆子试吃过们的剩饭,没多久就成刚才的那个模样。”宋创庆幸地笑笑,接着:“真是讽刺!还好那个时候你的是瞌睡粉的毒气,如果直接往饭食中投放屏心济的话,也就真的成那些吴之中的一个而被你利,更不可能会你逃出审讯厅的时候依然能够样紧盯着你。”

“小宋相公,你理解错的意思,”吴从袍袖拿出一块手帕擦擦已经沾很多泥土的衣服,“的是,既然中午前后段时间你一直暗处盯着,那问你,是不是一直被身边的管着?是不是从始至终一直呆那一个地方从就没有挪动过?”

宋创:“是的。”

:“那怎么饭食动手脚?”

宋创:“……”

:“什么啊?还请小宋相公帮忙再解释一下!”

……

你问答之间宋创已经站下风,而郑书同样件事伤脑子。不错!郑书也不是什么都能得透的,那么刚才为什么能够认得出已经变成吴模样的宋创呢?原事先宋创条小巷的巷口给郑书留标记,把吴逃跑的路线告诉。当郑书按照标记想要进入小巷,才有两个“吴”挡路的事件。现,宋创变成的个“吴”并没有像其它“吴”那样有争夺真身的行为,而是一直处沉默的状态。宋创就不知不觉中给郑书相应的暗示,郑书也第一时间锁定谁是真正的吴。实际上,非常想留下与吴对峙,希望的是能够身上套出有关磊松果的相关消息,但为不让宋创的身份暴露,只能“真正的吴已经逃掉”辞做幌子进行掩饰。

原本以为宋创的出现会让个问题迎刃而解,可郑书做梦都没有想到,如今的情况依然很糟糕,现又回到问题的起点,们二人面对吴提出的个问题都无话可。相对于们的无语,小巷的另一头却是争论的热火朝天。

守见到雾门的现状,最终接纳雷冰们的提议,完成为雾门进行加固的工作,但们所的其它内容却让守产生怀疑。

“好,雾门现已经加固完必,你们可以回去!”守无奈地道:“至于吴已经成逃犯正试图通过雾门的检查,种事情帮不上你们。据所知,今天青砖塔只是为给法庭做个证明的。再,按照的相关规定只要符合通过雾门条件的,不管是谁们都应该一律放行的,除非接到法官大人的通知。”

事情已经到紧急关头,曹欣仍努力的劝解,“难道凭着们三个法庭质疑官都不可以吗?”

“质疑官?你你们是质疑官谁信啊,快回去吧,不然就把你们全部抓起。”守有些不耐烦

“曹欣,因为们平时不和守打交道,所以不认识们很正常,不过肯定认识个。”齐莫把手的两块公名牌交到曹欣的手,“给,和李赏的,赶紧让吧。”

样子只能,”曹欣把三块带表官职身份的公名牌交给守,“下你应该相信吧?”

守仔细地的东西,“那好吧,公名牌的份上就相信你们一次,帮你们拦截个叫吴的人。”

“太好!事情圆满解决。”雷冰高兴的大声喊起

“等一下,”守把视线转移到雷冰的身上,“你不是那个杀村监而被关监狱的那个外村人吗?原你们关心雾门是假的,让们拦截吴是假的,想从逃走才是真的!”

“不,不是样的,刚才郑法官已经还清白,村监不是杀的,”雷冰有些不知所措。

“对,对!确实是无辜的。”曹欣帮忙解释道。

“少,你们三个肯定是和串通好的,竟敢到滋事?”守彻底怒,吹响的警哨,“想把搞乱然后趁机逃走?也不是什么地方!”

霎时,守的哨声响彻整条小巷。

“法官大人!您听,雾门那边出事!”宋创寻声望去。

郑书点点头,“是啊,哨声一响明雾门的守已经处特殊警戒中,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哨声引更多的守,雾门的局面立刻变得紧张,众守迅速把雷冰四人围

样子们青砖塔的制度还需要调整,守实太愚蠢们该知道的事情不知道,不该知道的事情却一清二楚!”齐莫有些灰心的嘟囔道:“下,们彻底解释不清。”

“都到个时候,居然还做总结!你些有什么?”曹欣虽有些生气,但依然不肯服输,“唯一的希望就是个明白人能够把事情解释清楚,不然们都会被群笨蛋误抓的。”

“你们,那边有人过!”李赏手指指小巷深处,大声道:“曹欣,你会不会是个明白人呢?”

青砖塔下面已经安静,些许攒动的人影突然映巷口的那细腻的雨幕上,而且变得越越清晰,让大家都绷紧神经。

“原是段迎啊,你为什么会呢?”郑书特别希望能带好消息,哪怕一点点也足够

段迎率众拱手示意,“回禀法官大人,其它地方的吴全部已经让们抓获,不过真正的吴其中。”

们都是塔每层的守,是不是?”郑书再次提问。

“是的,” 段迎将手的一份名单交给郑书,“是对们审查后列出的名单,已经核对过,与塔缺少的守人数相比还差一人。现塔下的守已经各回各位,抓获的那些人已经派一队人守,不过还剩条小巷没有搜查过。”

你们搜查过程中或是对那些‘吴’的审问中有没有到过一块村丞府的令牌?”宋创插嘴问道。

段迎回答道:“禀小宋相公,没有!”

“青砖塔的查牌守那呢?今天那有没有使令牌进出的记录?”宋创继续追问。

段迎凑到宋创耳边小声道:“已经查过,今天好像只有你使过令牌。”

“噢,事啊,今天的案子是关于爷爷的,所以也有参加陪审的资格,可以大大方方的进。”宋创怕段迎误会,只能近一步解释道:“不过,案件开庭审理之前,想多解一点案情的细节,所以进入青砖塔的时候并没有露面和大家走一样的路,而是使隐身丸再配合令牌才找到的法官大人。”

“原样啊,”段迎退后几步大声回答道:“禀小宋相公,查牌守那也没有记录。”

没有盗送信者的令牌,” 宋创嘟囔一番后,接着问道:“那么整个搜查的过程中,你有没有发现什么地方不太对劲的?”

“没有啊,非要有的话,”段迎低头寻思着,“啊!对,所有小巷的机关好像都没有动过。么混乱的场面,按理讲应该会有‘吴’逃到面触动机关才是。”

“也就是逃到小巷的‘吴’就么一个,”宋创边边指指对面的吴,“但并没有逃走,而是躲条小巷口不远的地方,还拦住将要进入小巷的郑法官。”

郑书疑惑的着宋创,“小宋相公是不是发现什么?”

“法官大人,感觉那个村丞府的送信人有问题,估计已经到雾门那守交涉,”宋创自己的想法,“您想啊,抓获的那些‘吴’加上小巷一个才能和塔缺少的守人数相符,也就表示……”

“也就表示现们苦苦死盯的个吴仍然是个冒牌货,”郑书接过话道:“所有的‘吴’都是假的,那去哪儿呢?众目睽睽之下,不可能就样无声无息的消失,很显然,真正的吴应该变成别人的样子,那么会变成谁呢?其实很好解答,问题就出多出的那个送信人的身上,刚才的警哨声明那守已经发现一点。小宋相公是不是个意思?”

“没错,村丞大人打发人送信的时候现场,村丞府原本是派发过令牌给送信者的,可以靠令牌自由出进入青砖塔。可排查青砖塔进出入口的查牌守那并没有那个送信人进入青砖塔的记录,那么是怎么进的呢,为什么不令牌?再者,现局面么乱一切都应该谨慎,既然那人身上没有令牌就应该暂时把住。哎!都怪,上的当,让大家误以为盯的个人就是真正的吴,错过抓捕的最好时机,”宋创突然眼神有些恍惚,情绪紧张起,大叫:“不好,法官大人,吴绝对不能逃掉!”

郑书忙问道:“怎么回事?”

“假如根本没有令牌的话,那么为什么谎称自己混乱中丢失令牌呢?因为刚刚吵闹并不是想让您赶走,而是交接什么至关重要的东西!”宋创话完便向小巷深处追去。

“至关重要的东西!”郑书嘟囔道:“难道吴大闹青砖塔就是为它?”

“哈哈!您不觉得您发现的有点晚吗?”对面的“吴”突然笑,“郑大法官!您自己的灾难马上就要,还有心思管别人呢!哈哈,哈哈哈……”

“段迎,千万不要给屏心济的解药,不然会把中毒期间的事全都忘的,你先把带回塔去继续审问,等回去再做处理。”郑书接着向身后的众人道:“你们赶快和去追刚才那个送信的人,才是真正的吴。”

送信人现哪呢?没错!祖要带领着躲过机关,一路向小巷深处而,眼就要到雾门时,祖要到雷冰四人与众守争执的场面,知道们的计划失败

“喂!各位质疑官大人,你们怎么混的么惨啊?”祖要老远地大叫道。

曹欣见人是祖要,便扭头向李赏道:“们有救的是个明白人!记得提出雾门方案并保障正常使的人就是祖要,所以守经常交流使雾门的方法。”

齐莫的脸上也有些许欣慰,“也就是守一定很熟,或许能帮的上们。”

“对。”曹欣回答道。

些雷冰却有些抱怨,“早知道样,当初还不如把一起叫过呢。”

“当时情况紧急没想那么多嘛,”曹欣向雷冰解释完后,大声对祖要道:“祖大精学,你可别再开们玩笑,快帮帮忙吧。”

“祖精学,究竟是怎么回事?”待祖要走过守疑惑的问道。

“呵呵!头领,是不是把们当成逃犯?”祖要解释道:“快把们放吧,几天不见你怎么开始犯糊涂?”

守反问道:“怎么糊涂?”

祖要也不甘示弱地: “想问问你,刚才的雾门是什么状态?”

守回答道:“已经弱化,可以到另一面的东西。”

祖要:“那么们完全可以忽略雾门的存,不经过巷首就能直接逃出去,对不对?”

个……”守被问得不知道怎么回答是好。

祖要继续问道:“你再想想,如果们当真要逃跑的话,为什么还要通知你加固雾门呢?”

“也对啊!好吧,马上放人。”守对后面的人道:“你们下去吧,是一场误会。”

“祖精学真是厉害,简单的利几个小问题轻描淡写间就把事情给解决!”一旁的送信人把整个过程,不禁惊叹道。

一眼话的人,接着问道:“人是?”

“喔!啊,”祖要回答道:“是村丞府的人,不小心把令牌弄丢,所以就跟着一起过。”

“原样啊,稍等一下,待先把雾门关掉就可以让过去。”守刚刚完就钻进雾门。

很快的,雾门被关闭

“祖精学,可以过去。”守再次从小巷一侧的青砖墙上探出头。

“好的,多谢头领!”祖要回头对送信人道:“你可以走。”

送信人拱手道谢,穿过雾门所的位置之后朝着小巷的出口走去。

曹欣脸上露出一丝冷笑,操着一副挑逗的口吻,“非常感谢祖大精学解围,没想到你么好话啊!”

祖要却不以为然,洋洋得意地道:“那是自然,只是小事而已。”

曹欣诧异道:“你以为夸你吗?没有令牌,你就样放。现逃跑中,如果就是吴服易形汤后变成的,那你就惨喽!”

“好害怕!曹二小姐,你可吓死。” 祖要装出一副惶恐的样子。

……

当曹欣和祖要相互调侃的时候,雷冰却还着送信者远去的背影发呆,嘴不停的着什么,“怎么么眼熟,好像见过似的,呢?”

齐莫见雷冰神情呆滞,便问道:“你怎么?”

雷冰随口回答道:“没,没事……”

“快,快去追那个送信的人,易形汤已经把自己的外貌改变。”时,宋创气喘喘地赶大喊一声,“其实才是真正的吴。”

场的众人被突如其的惊吓到,一个个的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小宋相公,你怎么会?”曹欣怀疑的目光着宋创,“刚才你那个送信人是吴,不会和一样开玩笑吧!”

“都什么时候还开玩笑?大家快跟去追吧。”由于雾门关闭后还没有得及再次开启,宋创趁机直接冲出小巷追上去。

“对想起就是城南面馆盗走《城南史记二十载》的那个人,”雷冰大喊道:“不行,次绝对不能再让逃走。”

曹欣忙道:“还等什么?们快追啊!”

至此,所有人都锁定那个送信人就是真正的吴,但事情总是出人意料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