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怪异的村庄

小说:井育娃与卦签 类别:种田小说 作者:雪冰封 字数:6190

异林最大一棵树——薯槐,它地下部分让匪夷所思,由其给果实输送养分一根管子,它在杰村地下延绵数百,后被用作进出杰村,称其为:营。雷冰、于县跟着们遇到宋原在营走着,前面突然出现了非常亮光点,大家都知那就去杰村出口。很快,大家从出口走了出,雷冰回头看了看营那个口子。它在一座山峭壁底部,在外表看起一个普通山洞。

宋原松了口气,:“我们已经到了,”发现雷冰正在好奇地观察洞口,于解释:“那洞挖矿用,后就挖到了薯槐输养管。发现个管子可以通向村子外面,所以就留了下,成了今天个样子。”

雷冰转过身紧跟几步走了上,接着问:“宋老,村为什不直接穿过异林出村呢?”

“直接穿过异林?那行不通。”宋原笑了笑,“呵呵,以前有试过,可都失败了。异林会经常起各种颜色雾气,而且每次颜色都不太一样,些雾气有毒,如果在种雾气时间太长就会让你呕吐、拉肚子,有时候还可能产生幻象、幻听,让你精神崩溃。想要避开中毒危险在短时间内穿过一大片树林,那基本不可能。”

“好诡异,看样子异林并不好地方了,吧?”于县随口问

“也不能,”宋原看了看正要西落太阳,语重心长地:“你看现在太阳,它就要落山了。天黑会让我们看不清路,但夜晚临会让我们世界安静下,灯火万家,星光闪耀,大家在环境才可以得到充分休息。那现在我问你,你太阳落山好还坏呢?”

雷冰用手拨了一下已经被风吹乱头发,:“异林雾气有毒,让村无法和外面接触,可它消灭了瘟疫拯救了大家,所以不能简单只靠好与坏评论异林。宋老,您个意思?”

“你得很对,”宋原满意地点点头,:“嗯,它不止消灭了瘟疫,住在村子时间久了你们自然会完全了解异林。现在我也问你一个问题,你知为什二十年前瘟疫早就已经过去了,可为什我还把你找去完成《城南史记二十载》为什吗?”

于县抢过话茬:“您不,让帮助杰村躲过即将到灾难吗?”

“那灾难在哪?”宋原反问于县。

于县被问住了,不好意思再开口话,于用手拽了一下雷冰衣袖。

雷冰看了于县一眼,然后想了想宋原问题,清清喉咙。“我……”有些紧张,:“我想异林,老者宝物,投井王妃,……总之,有一个吧?”

“哈哈……”宋原大笑起,大声地:“你没错,雷冰。对于杰村,其实现在个村子怪异之处本身就一种灾难,只不知时候会落到村民头上而已。”

于县感觉莫名其妙,拉住前面雷冰:“冰哥,老头儿疯了?”

雷冰用食指抵在嘴边小声地:“嘘!别瞎。我觉得有点理,你想啊,城南有村子,有几个像杰村呢?就好像一群老母鸡面有一只鸽子,你觉得只鸽子一直呆在鸡群能生活下去吗?”

“它应该会飞走吧!”于县回答

宋原在最前面,一边走一边细听着二在后面所讨论内容,连连点头,感觉自己没有找错

“快走吧,马上就要黑天了。”宋原催促着后面,加快了脚步,一起走进了村子。

一排排青砖大瓦房再次走进了雷冰视野,它们整整齐齐排列在村子两旁,宋原把二领进了自己家中,村头唯一一座双层青砖阁楼。

“家现在就我自己一个住,宋创只偶尔回一次,所以房间空着,以后就你们两个了,”话间,宋原把二带到了阁楼上层东头一个房间,“在村子,我家离异林最近,所以上层每间屋子都可以透过窗户看到异林。”

雷冰到窗边,透过窗纱看了看外面,:“为什样,您样做有什原因吧?”

“我在看守着它,那可村子宝藏。”宋原把脸凑过,也看着外面,“自从瘟疫以后,国王就把杰村放弃了,后片树林阻断了村子与外面联系,导致我们无法再过正常生活。平时生活所需要东西都要靠村们自己想办法解决,而异林面可利用资源远比我们看到要丰富。现在村子粮食、木材、布料、矿石等等,些东西原材料都大家冒着中毒危险从异林采回,然后根据配方制作而成。异林我们赖以生存地方,如果异林遭到破坏,我们将无法生存了。”

“宋老,”于县听到们二对话,于走了过:“既然大家找到了通往村外路,为什不通过营逃离个鬼地方呢?”

“孩子,你可看好了,可不鬼地方,杰村,住在每个家园。国王把放弃了,可我们不能放弃,大家都感恩自己从二十年前瘟疫中活了下,感恩片土地养育着自己。”宋原控制一下自己情绪,话语气平缓了许多,“据王老汉讲,当年王妃投井也为了感恩。”

于县觉得自己好像错了什,低着头不再话了。

雷冰转过身对着宋原:“大家都毒灵芝事件之后,她受不了流言蜚语才投井,为什王老汉却为了感恩?”

宋原依然望着窗外,“我到现在也没明白王老汉意思。”

“会不会和个卦签有关呢?”雷冰再次从身上取出从老井旁捡到那根古怪卦签,“我觉得昨天我能顺利地通过了异林到古井旁边有原因,王妃把它丢给了我,可能要向我表达什意思。”

“你也知了,异林毒气会让产生幻觉,让进入一种不正常状态之中,所以,你穿越异林后看到一切可能都幻觉。”宋原不动声色地到。

“我记得当时到村时候还下午,街上一个都没有,不知了一阵凉风,我就晕倒了,醒后就到了异林一间小屋,时屋外雾很大,等我出屋后小屋没了,王妃出现,丢下卦签投井自杀了。”雷冰又想起了那段经历。

宋原笑了笑:“昨天七月半,村看不到自然。那杰村最特别日子,家家户户都要过静心节。村每个都要在家中静坐,一整天不吃也不喝,为找出自己一年身上所积攒罪孽,当然所有门必须都开着,寓意把找出罪孽放掉让它回到它原地方,寻回原本自己。异林也一年当中湿气最大,毒雾最繁盛时候,村们都异林在为自己解除罪孽。当然你应该也遇到雾了吧?”

雷冰觉得宋原没明白自己意思,解释:“虽然后我在异林井边遇到了大雾,可昨天一大早我在药铺时候就觉得不对劲了。提前营业时间,错误诊脉手法,那个奇怪药方,当时带我杰村些都不幻觉吧,该怎解释呢?”

宋原听到些后,也把身子转了过,然后从雷冰手拿过卦签,自语:“王老汉给王妃卜到卦签,而她在临死前拿走了它,对她很重要……”宋原提高声音对雷冰:“如果你,那或许有在利用你。你还记得昨天王妃投井时候有什奇怪举动吗?”

“奇怪举动……她当时一句话没,好像心事重重样子,”雷冰突然想起,“噢,对了,她投井之前抬头看了看天空。”

了,明天我们去找王老汉,问一下支签上所指卦象,或许我们就会明白了。”宋原高兴地又拍了拍雷冰肩膀,把卦签还给了

“咕噜……”雷冰抿了抿嘴,:“不好意思,我……”

宋原依然开心地笑着,“走了路,饿了吧?你们先在屋休息一下,我去弄点吃,一会儿再叫你们。”

吃过东西后,雷冰意犹未尽地抿了抿嘴,问于县,“刚才点心真好吃,叫什名字着?就少了点,只吃了个半饱。”

因为刚才事,于县一直没有开口话,现在见屋子只有雷冰和自己了,于:“老头儿太古怪了,我估计烦我了。”

“怎会,宋老才没有和你计较呢。刚才送两盘点心,你那盘明显比我多。如果烦你了,才不会样。”雷冰看着于县手东西,口水都快流出了。

“我已经吃饱了,个给你吧。”于县把吃剩下一块点心给了雷冰,接着:“你一心只想着吃,不记事了吗?东西叫蕉饼,用异林一种名叫皮叶树果子做成,我觉得味挺一般。你呀!你都多久没吃东西了,可能饿坏了,个时候吃什都会觉得好吃。”

雷冰接过蕉饼,:“本就挺好吃嘛,好吃点心让我吃上一个月话,辈子就知足了。在家吃到最好东西,就属药铺对门儿烧饼了,可惜我爹一个月只给我买一次。”

“冰哥,其实你爹挺关心你每次……”于县看到雷冰表情不太对劲儿,于停了下,然后压低了声音:“冰哥,我第一次带你出门,你……”

“我挺好啊。”雷冰勉强地笑了笑,然后低下了头。

静静坐在屋子一句话也不了,只听见窗外风吹过叶子发出沙沙声。雷冰再次走到窗前,心犯起了嘀咕,“我一走,不知时候再回去了,已经出一天了,不知药铺没有自己和于县帮忙会怎样。”看着屋前沐浴在皎洁月光,像披了一层冰霜,增添了几分神秘感。时,一个衣着和宋原差不多,手拿着一根木棒和一面锣从村口经过,接着传几声打更声音,夜已经深了。

清晨,天蒙蒙亮。宋原家双层阁楼对面和平时一样,了很多村民排队在那打水,为早饭做准备。自从异林中那口老井荒废后,口井成了杰村唯一水源,每天都会陆陆续续地很多打水时,从远处了十几个大汉,二话没就冲进了宋原家院子,们直奔楼上,把还在床上呼呼大睡雷冰和于县用绳子给绑了起,很快打水村民都围了过,一句我一句地打听着,想知出了什事。那些大汉并没有话,们押着雷冰二在杰村走过几条街之后,钻进了一条小胡同,接着在一座青砖塔前停了下座塔非常高,一些小胡同整齐分部在塔周围,塔身上下全部由青砖砌成,且呈现出等边十二角形状,杰村最高建筑。们被带进了塔内,塔内室个正八角形状,在正中央用木头搭成圆形螺旋状楼梯,弯弯曲曲直达顶楼,在楼梯各个楼层都站有一个看守。

们犯了什事?”守在第一层看守问到。

带头一个大汉拿出一张黄纸,上面密密麻麻写了很多小字,交给了看守,“自己看吧。”

“原村监们两个干,还穿着一身奇怪衣服,真怕别不知啊!”看守把黄黄纸还给了大汉,:“拿好逮捕状进去吧,法庭马上开始,在十五楼。”

“走!”大汉喊了一声,带头向楼上走去,雷冰和于县被其它押着跟在后面。

于县早就吓丢了魂,惊慌地喊着:“冰哥,回事啊,为什要抓我们?”

雷冰却显得很平静,比平时任何时候都平静,抬头环顾了一下四周,不紧不慢地:“没听见刚才看守吗?杰村村监死了,们认为我们干,我估计座塔就审犯地方。”

“我们完了,会不会死啊?”于县开始挣扎地大叫,“你们抓错了!快把我们放了。”

于县再怎挣扎也不能摆脱几个大汉束缚,根本没在意,依旧一步步地往上走着,直到十五楼后才停下脚步。经过带头大汉与十五楼看守交涉后,看守把雷冰、于县二领进了屋内。屋子很大,在屋子角落放着一个大桌子,大桌子旁边两个木制笼子,木笼对面不远处做满了。看守把又交给了屋一个,然后走了出去,那把雷冰和于县分别关进了群前面木笼内。

“好了,现在开庭。”一个身穿黑色长袖大袍走了进,直径地走到大桌子旁做了下,“两个村外,你们叫什名字,杰村有什,用什方法?快一一陈述。”

雷冰看了看于县,现在正瘫坐在另一个木笼椅子上,呆呆地低着头看着自己鞋子。“没想到刚到杰村就遇到了麻烦,看样子现在只能自己想办法了。”雷冰极力地控制着内心紧张,“我叫雷冰叫于县,我们都宋老请……”

居然还自己。”

“村监个多啊,们居然下去手!”

“宋老不该带。”

“……”

于县闻声紧张地抬起头,向话声方向看去,才发现对面那些们穿着奇奇怪怪衣服,按照服饰不同,大致可以分为三种:靠左边都穿着一件黑色交领、右衽衣襟、宽口大袖蓝色袍,把头发束在头顶上,盘着混元髻,活生生士模样;中间和宋原衣服很相近,很像教徒;右侧则像一群黄衣卦师,们头带九梁巾,衣穿黄色宽袖八卦袍。们没等雷冰完话就开始不留余地地指责木笼,于县彻底慌了,又挣扎地大叫起,“不我,不我。你们把我放……”当手刚碰到木笼栏杆便“啊”一声大叫,把手缩了回去。

“你最好给我老老实实地在面坐好,由于你们外村,我就给你介绍一下关你们笼子。木笼用特制沸散木做,只要在面呆一会儿就不能再去碰它,不然就会手脚发麻,全身抽搐。如果你想逃出,那就等于找死,”坐在大桌子旁用手木锤敲了一下桌子,“肃静!雷冰、于县吧?你们好。我先介绍一下,你们对面在坐今天各区陪审团们,而我就今天审问你们法官,我叫郑书,你们可以叫我郑法官。不多废话了,接下我们讨论一下案件,就在昨天晚上,我们敬爱村监被杀害在杰村亚区村头街上。杀者就昨天我们村两个外村,宋老好心让们借居在自己家中,而们却企图不轨,做出杀种勾当。”

在陪审团有一个穿白色大袍举手:“法官大,你两个外村杀了村监应该有证证物吧?”

“噢!曹本,曹大小姐,你得没错。”郑书站起身:“把证吴用带上。”

只见从门外走进一个二十多岁小伙子,面庞虽有些黝黑,却透着棱角分明冷俊,眨着那双眯成缝小眼睛扫视着法庭上们,当雷冰身影进入视线时候突然眼睛一亮,操着干涩且有些沙哑声音大声喊:“,就,昨天傍晚我见到们俩。”

雷冰仔细瞧了瞧个小伙子,霎时心头一颤,“昨天夜打更那个吗?我和无冤无仇,为什要陷害我?”

撒谎,就凭一句话就可以定罪吗?”曹本听完吴用证词后

郑书不慌不忙地:“曹大小姐,昨天夜个吴用在村子当值报更自称看到了事件整个过程。你想呀,嫌疑雷冰、于县昨天傍晚才到村,如果吴用和嫌疑在现场遇到过,怎会知两个呢?而且吴用还精准描述出相貌和穿着。再者,村丞派在杀现场勘察时候还发现了一件东西,重要物证,就在我,你看一下。”从桌子上证物盒拿出一个吊坠。

曹本反驳:“那不就一个吊坠嘛,又能带表什呢?”

“我们不妨问问我们,”郑书叫拿着吊坠在雷冰和于县面前走了一圈,然后接着:“你们两个认识个吗?”

于县嘟囔着:“冰哥,我送给杜归吊坠吗,怎会在?”

雷冰有些疑惑地:“确实我们东西,可我昨天就把它送了。”

“大家都听到了吧,件在村监被杀现场所找到东西果然就个外村。”郑书冷笑了一下接着:“还刚巧不巧昨天把它送了,更刚巧不巧出现在杀现场,对吧?”

陪审团又开始骚乱起

“肯定准没错,哪多巧合。”

少见东西不会有第二个有,杀了。”

“……”

“肃静!”郑书又用木锤敲了一下桌子,“还有谁要有补充吗?”

“法官大,我有。”时候,宋原不知从什地方站了出,“我可以作证,自从们二到了我,就没离开过房间。”

郑书见宋原了,站起身去迎接,“宋老怎了?我当初就您不该把外村杰村。不,现在出了麻烦,您就不要再参与了吧!”

宋原笑了笑,“审判事我不参与,不过请看完个再决定接下该怎审判吧!”着,把一小片亮晶晶东西交给了郑书。

“双晶脂?”郑书问:“您房间一直有个吗?”

宋原点点头,“没错,我最近忘性很大,有些东西刚放下就不知去哪儿找了,于我买了块双晶脂。据从异林中最大那棵杨脂树上采集到原料,它记录东西肯定清晰准确。”

郑书让把双晶脂拿了过用拇指和食指捏着双晶脂靠近自己右眼,然后闭上另一只眼,认真地看着双晶脂东西,还时不时用另一只手中指去水平转动它。大家也都不话了,等待着郑书给出结果,房间很安静。青砖塔外面已经大天大亮了,不过太阳刚刚升起,就被一层厚厚乌云遮住了,阴沉沉天气没有一丝风,让村子很压抑。

郑书把双晶脂还给了宋原,:“我已经看过了,们确实没有离开过那间屋子,”靠近宋原耳边,又轻声地:“但那个吊坠村查官在命案现场发现,经过村丞调查,村以前有过一件东西,不过已经被带出村了。现在它又回了,而且和两个外村一起回。”

“你没错,难你没想到吗?”宋原指了指雷冰,然后也压低了声音:“姓雷,而且我听家就开药铺给看病,再看年龄也吻合。”

“不会巧吧,《城南史记二十载》要找……”郑书有些不安,“当时那场灾难把村子糟蹋已经没有多少了,都过去二十年了,那件事难还没结束?”

“当然没有,我早就跟你过了,该发生事情早晚还得发生。”宋原笑了笑,:“你把吊坠先收好,至于嘛,现在放了会让陪审团不服,先关几天。等我把事情弄清了,再审理个案件。你觉得呢?”

郑书有些为难地:“你有把握吗?如果中间出现什差错,全村可就都完了!”

宋原看了看窗外,已经下起了小雨,告诉郑书,“就要看上天怎安排了,我们得想个办法让雷冰、于县脱离件案子。现在关键那个吊坠,我去查一下,今天晚些时候你在家等我,到时候咱们再商量。”

郑书听从了宋原意思,把雷冰和于县二押进了牢房,并当庭宣布:“村监被杀事件仍有疑点,嫌犯雷冰、于县二暂且收押,择日再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