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狱后的日子

小说:井育娃与卦签 类别:种田小说 作者:雪冰封 字数:5979

雨还下,一阵阵的凉风透过窗户吹进青砖塔内。牢房里面冷冷清清的,再加上一阵阵的阴风,让刚刚到牢房的、于县都感到全身一阵阵的麻凉,顿时睡意袭,眼睛慢慢地睁不开……

不知过多久,揉眼睛,看到宋原站牢门外,只见把提手里的一个包袱放到地上,然后走到旁边的角落里把一盏不知道什么时候点着的纱灯吹熄

,你醒!”宋原打一声招呼,“大白天睡什么觉啊?”

“宋老,您终于!其实也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会样。”高兴地用手推推还睡觉的于县,“快醒醒,宋老。”

宋原摇摇头说:“别叫,让睡吧。给你些被子和衣服的,等一起换上吧。至于你为什么会个时候睡觉,相信用不多久你就会明白其中的原因。”

“您不救出去吗?”走到宋原的跟前,有些吃惊地说道:“被冤枉的,您应该知道的。刚到杰村,村监谁,长什么样子都不清楚。昨晚一直呆自己的房间从没有出去过,更别说去杀人。”

跟你讲,村的村监就昨天跟你提到的王老汉,”宋原警惕地回头看看身后,确定没有其它人,于接着说:“发现你不仅被人利用,而且还有人想对你不利,可现还不知道谁。而里暂时最安全的地方,等找到那个对你不利的人然后再放你出去。”

有些不太明白,问道:“您要查些什么呢?不知道能帮上什么忙啊。”

“就像你说的,你昨天一进村便去家,再也没有出去过,更没碰到什么人。可打更的吴用去报案,说人,当时把你的相貌穿着都说得清清楚楚,一直猜不透为什么!”宋原习惯性的把头上的帽子摘,摸着头思考着。

急忙说道:“昨天夜里屋里透过窗户看到个打更人,或许也注意到,毕竟对于村里人穿的衣服太特别,不吗?。”

“原么回事,可现场找到证物,更可怕的,那件证物的确的,必须要查清楚吊坠为什么会杀人现场。现,你只要老老实实的里呆着就算。”宋原话刚说一半停发现牢房外有人偷听,于小心的让凑过耳朵,轻声说道:“,既然你杰村就要准备应对接下的各种困难。记住,不要主动和村里的人提起遇到王妃投井的事,因为里的人都把她视为不祥。对还有一本书,专门为你抄写的,听好!有些东西你闭着眼睛或许会看的更清楚。”

接过书,警觉地说道:“宋老,那边好像有人偷听。”

“没事,你记得用心看书就可以。”宋原深吸一口凉气,大声说道:“你俩,刚到杰村就给惹事。现就老老实实的里呆着吧,给你的本书,杰村到处都有卖的,就要你好好的看一看,学一学里面的内容,样就不会再给村里惹麻烦。放心,已经通知狱卒每天给你做最喜欢吃的东西,所以你就不要再动什么歪脑筋想逃出去。明白吗?”

牢房外的人走,原负责里的狱卒,一眼手里的那本书,接着说道:“看看,宋老多关心你,还给你么多东西。可你呢?”恭维地低着头,对宋原笑道:“宋老,您的探视时间到。放心,您为点的狱餐保证每顿都能让吃到。”

“那就劳你费心,”宋原转身又对说:“别忘看书,记得要用心。”

“对,对,要用心!”狱卒弓着身子,扶着宋原的胳膊把人送出牢房,一边走还一边说:“有,您就放心吧。”

“那谁?”于县睡醒,听到有人牢房外面说话,便问道:“宋老?”

点头,说道:“被子和衣服。”

“被子和衣服?”于县有些生气,焦虑的牢房里走走去,并大声道:“不打算救出去,对吗?”

“你别着急啊,”把于县拉到身边,把刚刚宋原给的那本书递到的手里,然后说道:“说有人利用,还有人想要陷害,待查清事情后就可以走的意思好好看看本书,或许会有什么帮助呢?”

于县看一眼手里的书更加生气,然后摆脱掉说道:“《杰村速学》什么鬼东西?宋老肯定对昨天的事怀恨心,所以叫人把给抓村子本个鬼地方,破书你自己看吧,把被子和衣服整理好,接着睡觉。”

相信宋老不那样的人。”把书拿,接着说:“你去睡吧,书你不看看。”

牢房里安静下自己的床上认真地看着手里的书,于县也已经呼呼大睡。外面的雨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已经嘀嘀嗒嗒的下一天。渐渐地牢房里暗,现已经接近黄昏把书放床上,环顾四周想放松一下自己的眼睛。牢内摆有两张床,看的出一间二人牢房,房间不大,中间的栏杆和法庭上的木笼用的一样的木头,已经知道于县为什么碰到木笼后会有那种表情,郑书说过种木头叫沸散木,《杰村速学》里有写明:沸散木,取自于异林沸散树,木段伤皮处会垂直放出有毒气体,毒气遇物不散不积,人遇毒气后不得再次触碰沸散木,否则就会手脚发麻、全身抽搐。栏杆把牢房分成里外两小间,和于县就里面的一间,应该关押区,而外间探视区,里面设有一门一窗,如果犯人想要出去必须穿过中间的栏杆。些栏杆有树皮的,只关押区一面的被剥掉清楚的记得刚进的时候,排栏杆当中没有剥皮的一根上面的,等把人关进去后才落下的样子,说明栏杆上没有毒的那根就门柱,操控它需要靠屋外的人。看着些奇怪的东西没有害怕,只会心地笑笑,好像一切多么的自然,多么的熟悉。

“晚饭时间到给你两个的。宋老专门给你点的东西,别磨蹭赶紧的,一会儿收盘儿。”狱卒隔着栏杆把东西放进去,然后说一句话就走

把躺床上的于县叫,一起床边吃着狱卒端的东西,那两盘蕉饼和一碗稀粥。

于县手里拿着已经吃一口的蕉饼,说道:“狱卒对不错,牢里还能吃到些已经很好。”

笑,“宋老吩咐的,真不知道宋老杰村里究竟个什么角色,法庭上的时候就看的出法官好像和很要好,现个狱卒对也很恭维,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再厉害不还给丢嘛,”于县不安的问,“哥,你说还出的去吗?可不想里关一辈子。”

“你放心吧,见到宋老的时候,一点都不慌乱,好像一切都的意料之中一样,只要有宋老就不会有事的。”依旧还笑盈盈的,然后又把《杰村速学》拿,接着说:“看过本书才明白宋老所说的那句话,异林杰村人赖以生存的地方,如果异林遭到破坏,里的人将无法生存。原异林和杰村的确息息相关的,杰村发现的所有不可思议的事情都和异林有关,答案就本书中。”

于县听样一说,也对《杰村速学》产生兴趣,“么厉害?既然你都明白,那就从你第一次杰村所遇到的事情开始问你,看你能解释多少!”

“那就试试吧,”不屑地说道:“大部分肯定没问题。”

于县不假思索地说道:“那问你,头次杰村你跟谁的?你可不能说,要知道会成现个样子才不跟你种鬼地方呢。”

个,个还不知道,”把书放到一旁,拿起盘中最后一块蕉饼放进嘴里,接着把那碗稀粥倒进盛蕉饼的盘子里喝一口,接着说:“碗里剩下的粥你喝吧。”

于县照着的意思,端着碗喝

“说一下粥的味道,”端着盘子指着里面,说道:“敢肯定以前谁都没有喝过。”

粥闻着没什么感觉,不过味道还可以,甜甜的,一口喝下去还有一股淡淡的清香从口中窜到鼻孔里。去过不少地方,还真没喝到过样的粥。”

“它叫五木粥,用异林里一种叫五木之桑的果实熬制成的,五木之桑有提神醒脑、祛湿除邪的作用。”一边喝着盘里的粥一边说:“知道为什么刚到牢房里就睡着吗?”

还真不知道,当时就感觉一股凉风,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等下……”于县突然想起好像说过类似的话,“哥,记得你第一次杰村就遇到种情况,对吧?”

“没错,一股使人昏睡的凉风就由异林散到村子里一阵阵的香气所致,只有穿上杰村里特有的一种布料制作成的衣服才能避免种香气的不良影响。要想让昏睡中的人醒过就用到五木之桑,”用手指指宋原放墙角里的纱灯,接着说:“可以混那种灯中点燃,也可以做成种粥。”

“哇,么神奇!”于县急忙把碗里的粥全部喝掉,然后接着问:“那你说说宋老法庭上拿出的那小片亮晶晶的东西什么?”

“那东西叫双晶脂,从异林中杨脂树上采集到的,把它放某个地方就可以记录个地方发生的事情,越粗大的杨脂树采集到的双晶脂记录到的内容就会越清晰越准确。”看着于县那似懂非懂的表情知道不太理解,于把碗盘收拾到一起后放到栏杆外面,回坐下后接着说:“如果刚才里放一块双晶脂,那么可以通过块双晶脂看到刚才收拾碗盘的全过程。”

于县恍然大悟,“噢!原如此啊。那个姓郑的法官当时通过双晶脂看到宋老家里的情况,确定没有外出过,所以当庭没有审判,对吧?”

回答道:“没错,用手指捏着双晶脂靠近眼睛,就看双晶脂所记录的东西,后用另一只手转动双晶脂查找昨天晚上那个时间段的内容,有那块双晶脂就能证明昨天根本没离开过屋子。”

“村监被杀件事情,你知道多少?”于县想解更多的东西,便问道:“宋老所说的有人利用,还有人想要陷害。你觉得会谁呢?”

觉得还和从药铺引杰村的人有关,或许那就杰村的人。应该样的,那人知道头一天爹和药铺里的人都去接货,药铺里根本就剩下一个人。想利用个机会引去杰村,于假扮成爹的样子,可根本就不懂看病抓药,所以就避开正常的营业时间,以为早早地开门坐堂的话一时半刻不会有人瞧病的,其实的目的就的出现。可巧的,它就一对夫妇看病,还让给撞见,于看到用错误的搭脉手法瞧病,更没有能力识别错误药方的‘大夫’,其实知道看出,但利用爹的关系一直很紧张一点给掩饰过去,还成功的把去杰村的任务给杰村的要求要和你同去,其实样的结果一点也不奇怪,因为正想利用你的身份引导穿过异林,才能顺利到达杰村。估计已经药铺周围观察很长一段时间,连你说话的语气,大家的关系,都让摸的一清二楚,可算漏一点,就称呼。你和讨论爹的时候用的‘ 你爹 ’,可用的老爷’,当时觉得好像什么地方有些不对劲,后才明白过。如果那个人真杰村的人,肯定对异林的路特别熟悉,就算那天静心节,异林里湿气最大、毒雾最活跃,只要专心研究,还有可能很短的时间内带穿过异林的。”

“难道书里有写杰村里的人会用么厉害的变装术,当时你就一点儿都没发觉有人假扮吗?”于县拿起《杰村速学》翻翻,然后说道:“虽然本书的书根所用字体很正式,还印上去的,但书中的内容好像不全,又手抄本!靠谱吗?”

宋老专门为写的,还叮嘱要用心看,应该靠得住。估计需要的东西总结到书里,因为里面讲的内容大多数杰村都遇到过,但相信村里还有更多不为人知。静心节那天村里家家开着大门,看到每户人家的院子里都放满制药的工具,记得当时带杰村的那个人路上跟说过,村里的人都会制药,但不给人治病用的。现,如果要想村里生活,每天都不能离开些从异林得到的原材料,加工些原材料的过程就和制药一样,那人说得没错,些所谓的药不给人治病的,而生活必需品。”一边说一边翻动《杰村速学》配合着自己,“你看,书本里还讲到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里,隐身丸,由于原材料稀缺、制作复杂,所以东西非常珍贵。而里有能使人呼呼大睡的瞌睡粉,还有里,改变外貌的易形汤,如果将瞌睡粉和易形汤加以适当调用还可以变成能够控制人心智的屏心济。刚才讨论的变装术用个易形汤就可以实现,只要把某人的毛发烧制成灰状放到种汤里喝掉就可以变成的样子,如果那个人用个方法没有办法靠长相和声音分辨的。到杰村后因为没有穿杰村特制的衣服,而当时村里的风夹带着一股一股非常浓烈的香气,所以才会晕倒。虽说醒后就只剩下自己,但当时异林屋里的时候肯定不止一个人,因为纱灯亮着,应该有人为叫醒纱灯里混进五木之桑。”

些事可能都一个人干的,也就说那人利用易形汤先假扮你爹再假扮,最后扮成王大娘和那个投井的王妃。哥,你个意思吧?”还没得及回答于县接着道:“可你想过没有?易形汤配合对方的头发才能成功,可投井的王妃已经死二十多年,去哪弄头发?”

“有种东西的地方只有一个,”认真地想想,说道:“王妃生活过的地方肯定有,又或许有人特意留下过她的头发。”

“要说有么一个人那就当时的国王,因为夫妻啊,可最后国王把整个村子都放弃,肯定不会再个地方的。”于县依偎着床头略有所思,突然眼前一亮,站起大叫道:“怎么把给忘!王妃的父亲,那个算卦的王老汉。么长时间过去,如果要说谁对王妃投井的事放不下的话,那肯定就。”

无奈地笑笑,把于县又拉到身边,让坐下后,说道:“宋老告诉,被杀的那个村监就王老汉。”

“死?麻烦大原本打算找问卦签的事情呢,下就更难查。”于县感到很吃惊,却又无可奈何,“哥,那接下该怎么办呢?”

回答道:“照宋老的意思去做吧,认真的把本书看完,肯定会帮查出的。”

时,狱卒进收拾餐具意手里的书,可仔细地检查一番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临走时又说几句话,“书还自己留着吧,《杰村速学》可没写的么简单,宋老给你的本只能算个简单的总结,如果想看可以给你带一套种书。哎!真不知道宋老想些什么,猜不透,真猜不透……”

“于县,”狱卒刚刚走开就迫不及待地说:“你还记得送杜归的吊坠吗,它出现杀人现场。还有,的那张王雪的收款字据面馆门外找到的,说明杜归有问题?”

“不可能,杜归不会做出种事的。再说,那个偷你《城南史记二十载》的人还没有找到呢。”于县翻身躺床接着说:“别想那么多,太晚,早点睡觉吧。”

看到于县的样子笑道:“还睡?你就不怕睡死过去啊!”

于县反驳道:“你说的,照旧。也就说你看你的书,的觉。”

“嗯,照旧也好,省得又出什么麻烦。”小声地说道,“总感觉那个狱卒不什么好人,还偷听过和宋老的谈话呢,小心点。”

和于县杰村过起狱牢里的生活,每天捧着《杰村速学》看,于县没事总躺床上睡觉,狱卒每到吃饭的时间就会为送两盘蕉饼和一碗五木粥。

天,夜已经很深,狱卒才把狱餐送

“还吃些东西啊,就不能换换吗?”对着刚刚放下狱餐正要转身离开的狱卒嚷嚷道。

狱卒没好话地说,“爱吃不吃,不吃端走啦。”

于县赶忙从床上起身,走到狱卒面前,“别啊,不饿还饿着呢!”

“真的,就你样儿的还挑三拣四,”狱卒没好气地说,“闺女病,如果不宋老叮嘱一定要一天三餐地给你送,今天还真就不想。你吃完把东西扔那儿,明天再收拾。”

“不?”于县问道,“你狱卒不一直里看守的吗?”

“开什么玩笑,狱卒狱卒,看守看守,门外有人看着,只平时不能进,而狱卒查房送餐的,事情办完就回家。”

狱卒走,牢房里又只剩下和于县……

可没说不饿,”感觉很委屈,“不过,都六七天,每天都吃蕉饼,再吃可就要吐。”

于县笑笑,说道,“哥,你不么好吃的点心让你吃上一个月的话,辈子就知足吗?回,你如愿以偿。”

那只说说而已,你说的对,东西确实一般,也不很好吃。”不情愿地拿起一块蕉饼,用手撕下一小块放到嘴里,“都么多天,也不知道宋老把事情查清楚没有。”

“咱里等吗?”于县吃几口东西又回到床上躺,“现你把书看完,结果不还一样。”

到于县的床边,“的确,好像也没什么和王老汉被杀有关的东西。”

“或许那本书有什么其它的作用,”于县睡意上涌打一个瞌睡,闭上眼睛,嘟囔道,“你想啊,样闭上眼睛会更清楚,几天都闭着眼睛睡觉,可除一片漆黑之外什么都没有看到。”

“闭着眼睛,一片漆黑?”

脑袋里犹如闷炸响,突然间又想起宋原的话!

“有些东西你闭着眼睛或许会看的更清楚……

“你记得用心看书就可以……

“要用心……”

想到急忙把宋原专门为写的《杰村速学》拿,接着钻进于县的被子,于县感到很奇怪,也钻进去。于县的被子被撑的鼓鼓的,二人里面呆很久很久,究竟发生什么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