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忠实的保镖

小说:井育娃与卦签 类别:种田小说 作者:雪冰封 字数:7386

青砖塔是个审讯和关押犯地方,关押每一个犯都是通过相应法庭做出强证据证明过,这种法庭就设置审讯厅。青砖塔审讯厅一般都非常宽敞,可以容纳很多,审讯厅周围还设很多间小屋子,法庭上所涉及到都会暂时被单独隔离这些小屋子,而且每间都专门看守。法庭开审时,法官会提前把关于案件资料都准备好,然后交给村丞审查并做成案宗,而收集资料和开庭审理都是由法官完成。为保证审理出结果尽量做到公平,法庭上还会三组陪审团一并出席,每个组代表着杰村相应区域,每组还会一个专门质疑法官角色,官方叫她们质疑官,如果质疑官本因故能出席法庭话,可以介绍一位大家信得过能之士暂时替补一下自己位置。法官所出示证据只要能够消除所质疑并得到陪审团数三分之二认可,那么案子最后审判就会效。

杰村,法官扮演着一个非常重要角色,他几乎会出席所法庭,当法官实时候就会让村丞派协助料理相关事宜。如今青砖塔审讯厅格外热闹,大家都吃惊地关注着一块双晶脂所记录内容。

“这块双晶脂,”曹二小姐清清嗓子,接着说:“法官大,您怎么会这样一块双晶脂呢?”

“这要感谢宋老,”郑书想到已经辞世宋原由得眼睛湿润,他把右手攥成拳头,然后拱起食指第二关节顶顶鼻尖,待情绪平缓后,接着说:“吴用举报雷冰、于县当天宋老就感觉事情并像表面上那么简单,他提议吴用打更木棒上隐蔽地方安装一块双晶脂观察吴用近况,因为吴用下班回家之前都要向置物处上交打更用具,所以吴用情况下安装这块双晶脂几乎没什么难度。”

“宋老他是个多么细心啊,还处处为们村子着想!”

“就是就是,只可惜被吴用给害死。”

曹二小姐立即反驳:“各位陪审先静一静,先要胡乱评论,们听听法官大怎么说吧。”

郑书见时机已经成熟,便忙地说:“现开始宣读关于花盗杀害宋老一案最终结果。通过打更用具上双晶脂可以证明本案嫌疑花盗无罪,本庭宣布立即释放。更夫吴用蓄意杀条件成立,由于犯已死本案该当结。本案涉及村监被杀案件中,证吴用谎报案情,雷冰、于县无罪,当庭释放。”

宣判结束后,雷冰、于县、花盗三全部获得自由,受看守约束,雷冰和于县又走到一起,他们两个关心着彼此,相互问候着。当众以为事情完美解决时候,郑书却摆出一副严肃表情,“现解释一下关于宋老所说灾难事,大家都知,杰村二十年前遭受过一次灾难,后因为老者宝物才能消除瘟疫异林,而老者当时留下是三件宝物,至今只用到其中一件,其它两件却做什么用。这是因为二十年前那场灾难并没真正消失,瘟疫只是表面,更可怕是那些大家灾难,或许很快就会浮出水面。”

曹二小姐抢着发言,“双晶脂们都看,那个绿袍很明确,故意陷害雷冰和于县,拿走宋老一直苦苦寻找卦签,还那个什么教主,他要《城南史记二十载》和村监那副老卦牌什么用呢?如今吴用捡到那支卦签,肯定也会交到他们手上,也就是说这些已经拿到老者第二件宝物,他们会用《城南史记二十载》干什么坏事吧,难像宋老所讲,杰村灾难会再次降临吗?村监和宋老都已经死,还谁能阻止呢?”

听到这,陪审团已经炸开锅,都你一句一句悄悄说着什么,但郑书依旧一副镇定样子,只见他缓缓地抬起手指雷冰和于县。

“对,宋老双晶脂提到过,雷冰好像说过自己被妖妃……是说被那个投井王妃引导过,可以静心节毫发无伤往于异林,并且还捡到缺失卦签。听宋老意思,那支卦签就是《城南史记二十载》钥匙,雷冰已经成功打开老者第二件宝物。”曹二小姐沉思片刻之后,似所悟, “所以说,法官大!宋老把雷冰他们找是正确?”

郑书回答:“这是自然,当看到宋老拿这块双晶脂时候,就断定他们是凶手。因为他们为能解开钥匙上迷团,正准备第二天去找村监帮忙呢。其实上次法庭结束后,宋老曾冒雨找过,也就是吴用打更木棒上双晶脂宋老匆忙离开家原因,那天他和很多重要事情。除监视吴用之外,宋老还是此次法庭上所证物缔造者。”

曹二小姐疑惑:“证证物缔造者!您为什么这样说?”

“根据花盗服刑期表现,让他提前出狱,这也是宋老意见。他说吴用为老实本分,容易被利用,但他做事沉稳,要想查出事件前因后果就必须想其它办法。而花盗呢,他是村监徒弟,性格单纯直帅,如果让他知村监逝世消息,他一定会去找吴用,经过花盗这么一折腾,吴用肯定就会露出破绽,只这样打更木棒上双晶脂才会记录下信息。” 郑书离开自己位置,迅速到陪审团众面前,接着说:“现宋老,但他一生意愿需要去完成,然灾难降临话,恐怕整个杰村都会保啊!大家什么好提议呢?”

们怎么办?听说二十年前那场***很多。”

“是啊,具说那时候村子非常富城南可是属一属二,乃至全国村子面都能排上个前几名,瘟疫到仅半个月时间,村子就完全变样子,到处一片狼藉,仿佛每家每户都能听到病痛**声,大家都怕被传染,以至于没敢出家门。别说吃东西,当时就连喝口水都非常困难。”

“都别说就是从那个年代走过,当时那种恐怖至今都忘!”

想再呆村子要搬出去……”

“好啦,大家都别吵!”雷冰大喊一声,们都停止讨论,把目光转向他,“大家听说,灾难并可怕,可怕是所谓灾难还没出现大家就已经没勇气去面对。你们都看一下现自己,是是已经没自信,失去认可。宋老和讲过,杰村是这每个家园,以前国王把这放弃,可大家没放弃,大家都感恩从二十年前瘟疫中活,感恩养育着自己这片土地。如今家园相信大家也会用尽自己力量去保护它,而且也一定能做到!”

云县也壮着胆子喊一句,“冰哥说没错,怎么会和他这个村子,吃多没事干吗?当然是,们是从宋老那听说杰村故事,打心佩服与灾难斗争各位,更想结交这样做朋友。当得知杰村灾难并没真正过去,为什么和冰哥还要杰村呢?一是为还没见面朋友,二是想从大家身上学习到战胜困难、克服灾难自信心。但是,当到这,并没看到所希望仅这样,还莫名其妙地被当成犯。”

好意思啊,都是错,为弥补过失,愿意帮助你们去完成接下要完成事情,将管遇到什么困难,都会弃,一直追随你们左右。”花盗听到云县报愿到杰村遭遇,连忙向他和雷冰表示歉意,并转身向众解释:“大家也听说几句,昨天晚上村头水井边宋老已经和交代过,如今雷冰确实已经是《城南史记二十载》,但这是一本残书,需要主去完成对它撰写,这是一项艰巨任务,只完成任务后村子灾难才会过去。大家应该坚强起,尽自己最大努力去帮助他们两个才对!”

“刚才是亚区案子,发言。如今事情已经涉及到全村,大家都说这么热闹那也想讲几句。”

说话这位是陪审团宁区质疑官——齐莫,因为青砖塔审讯厅成文规定,法庭审理案子发生杰村哪个区域,就会由哪个区域质疑官带头发言质疑,因为各区域质疑官对其所区域相关情况是很解,所以如果随便质疑就会闹出笑话。

齐莫把自己要说内容早已整理成一纸手稿,他端正站起,看几眼手稿子,接着说:“觉得现最大威胁就是那个绿袍,看他双晶脂中表现,估计已经把《杰村速学》中东西全部都记住,而且运用自如,可这个外村……好意思!是雷冰,他只是刚到这个村子,还什么都懂,如果把杰村教给这样一个是明智?当然,他凭着运气成《城南史记二十载》,但是他能再次靠这种运气找到绿袍并打败他吗?李赏,你也是这个法庭质疑官,别只坐着,也说句话啊?”

……”李赏虽为质疑官,平时法庭上却很少说话,甚至案件涉及到他所带表区域时也只是寥寥数语而已,但他话一般都能起到非常关键作用。现要他发表看法,寡言少语他终于要站起开口说话,“想说是,大家没必要去担心什么即将到灾难,现最主要问题还是宋家阁楼上雷冰和宋老所说内容,事情发展至今觉得 ‘投井王妃’和卦签才是关键,而雷冰又和《城南史记二十载》联系到一起。接下事情,也只能交给他去调查。刚才曹欣也分析过,宋老把雷冰他们找是正确,这点也同意。”

“既然李赏也同意曹二小姐观点,那么齐莫你认为呢?”郑书插嘴问

齐莫依然放心样子,“想听听如果把事情交出后,他们会什么样打算。”

这时审讯厅异常安静,法庭上们都想听一下雷冰接下会说些什么。只见雷冰把袍袖抖抖,然后把双手插到衣兜,其实他是为让大家看出那只受伤胳膊才这样装出很自然样子,因为他暂时还没找到向大家解释为什么受伤理由。

也没什么很好计划,现也是一头雾水。虽然是《城南史记二十载》,但是村外时候就被弄丢,刚才看打更棒上那块双晶脂时候才知卦签也丢过,这些东西丢是什么大事。宋老说过,卦签就是《城南史记二十载》钥匙,而带着钥匙看那本书所以就成,即使它们之间关系也会改变,所以绿袍如意算盘打错地方。接下事情还是要查出那支卦签上所指卦象,必须要抢那个什么教主之前,们就会很被动。”

于县些无奈说:“村监被害死,已经找到能看懂那支卦签,这这样做无非就是想让们再继续查下去!”

“没关系于县,”花盗安慰:“你忘?村监可是师父,这种小事找就可以,只是那副老卦牌原本一直是师父用,后因为才被他收,至于缺少是哪支签解。可如今卦签再次弄丢,双晶脂也没完整记录下它内容,也没什么好办法。”

记得,”雷冰急切地说:“记得上面内容,可以给你画出。”

花盗相信,“师父这副卦牌一共一百零八支签,签面共分为吉、上、平、下四大类,每一大类面又会包含多支卦签,内容并是文字所载而是点字,这些点字对应位置要非常精准,然很容易串签,一个外行很难记得住这些!”

雷冰忙解释:“本事没,唯一优点就是记忆力好。”

“太好!既然这样,雷冰画出卦签内容,然后让花盗解出上面卦象就可以嘛。”郑书听到这,高兴:“快!快把纸和笔拿给雷冰。”

一旁笔录员主动走出把手纸和笔交给雷冰,可当他正要转身往回走时候,突然从他身边闪出,拿着一把明晃晃匕首直冲雷冰而

“小心!”花盗眼疾手快,迅速把雷冰拉到一旁,而那把匕首正巧插到身上。

大家定睛一看,这正是刚刚牙藏药包倒地醒而被定为死亡吴用,现他见势妙急忙撒腿就跑,逃出审讯厅。

“祖要,这是怎么回事?吴用怎么会突然醒过呢?” 郑书一边追向审讯厅外,一边大喊:“快!啊,快跟把吴用追回。”

“法官大也没弄明白吴用他为什么会这样。过,花盗好像……” 正为花盗查看伤势精学员祖要叫住郑书,“他好像快,需要紧急治疗。”

“那你赶快啊,叫能帮上什么忙啊?”郑书耐烦地回答

“他这是中磊松叶毒。”

“磊松叶?”郑书吃惊地停住脚步,稍稍沉思一下,想起杰村曾经发生过磊松叶中毒事件……

那是王妃投井后大概一年左右样子,杰村突然出现很多伤寒病,其症状和祸害全村那场瘟疫很相似,全身软弱无力、脑门发黑,眼睛总是无神地盯着一个地方,脸上没丝毫多余表情,如果没照管话,他们除偶尔从嘴发出几声病痛**声之外就剩下傻呆呆地躺着

是村一个大夫看好这种病,这个大夫其实是个外村,他是跟着国王一起到杰村,是个专门为王族看病大夫,平时并轻易给村们看病,后跟着大家一起走过瘟疫肆虐年代,当他见到这次病症状,非常肯定告诉大家这是瘟疫,而是一种中毒现象。接着,他独自一一次异林,很快他找到治疗办法,自制一种叫做“白傲”药丸救大家。他向大家解释说,这种毒是磊松叶造成,大家并需要惊慌。

这件事杰村引起轰动,都说这个大夫医术高超,后为什么那个大夫借故离开杰村再也没过,白傲配制方法也跟着变成谜团,还好村丞心,把仅剩一点白傲收交给郑书,希望让他找到能照样子研制出配方

为此郑书专门成立“精学会”研究异林动、植物和那套叫做《杰村速学》书,希望可以找出制作白傲方法。可事情过去很久们并那位大夫嘴所说磊松叶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更要说能够化解这种毒配方

“段迎,你带领着他们快去追吴用,务必他逃出青砖塔之前把他抓住。” 郑书对身边

“是!大家都跟。”

段迎带着一队审讯厅去抓捕吴用

“祖要,你稍等一下,办公桌白傲。” 郑书迅速到他座位上,打开桌子上抽屉,一个证物盒拿出一颗黑色药丸,“祖要,快拿过去给他服下吧。”

祖要些犹豫,“法官大,这样好吧,这可是……”

“别废话,救要紧。”郑书大声呵斥着。

“您这样可是会受处罚。”祖要依旧些犹豫。

“还是自己吧,”郑书把药丸放到花盗嘴,“快把他扶到你精修室休养吧。”

祖要按照郑书吩咐带着花盗刚刚离开审讯厅,追拿吴用段迎派见郑书。

“抓到没?”

“抓是抓到,可是……”

“可是什么?”

“还是您自己看吧。”把抓到

“怎么会两个‘吴用’?”郑书疑惑地问

回答:“止两个,其它地方也见到‘吴用’,现抓捕中。”

其中一个“吴用”连连说:“用再抓,他们发现那些‘吴用’都是假才是真。”

“他瞎说,是真!”另一个“吴用”说

“报!”就两个“吴用”争吵时候,段迎大声门外禀报。

郑书走出审讯厅,发现段迎已经抓捕到七八个“吴用”门外待命,于是问:“你们都是谁?”

“你眼瞎吗?是吴用啊……”

“他说对,才是真正‘吴用’。”

是……”

郑书一个问题使现场立刻乱作一团,他们都称自己是吴用本

“究竟是怎么回事?”郑书些惊慌。

这其中原因,”段迎回答:“法官大,您如把祖要叫过咨询一下或许他可能知。”

当然知,”祖要从远处赶,“把花盗安置好就往回返,路上就听说这件事,怀疑他们这是中屏心济毒才这样胡说八。”

“原是这样!”郑书急忙拉出其中一个“吴用”,紧接着他脸上就是一巴掌,对方开始眼神迷茫,身体摇晃定,郑书待他逐渐清醒后问:“快说你是谁,发生什么事?”

……是这看守。发生什么事啊。也是刚刚才知大家都变成这个样子,中午一起吃饭时候还没觉得哪问题呢!”对方无奈地回答

“吃午饭?”郑书接着问:“那个时候什么特别事情发生吗?”

“要这么说话,饭堂吃饭时候突然觉得特别困,趴一小会儿,后……”

好!”郑书些慌张地大叫:“们得赶紧去巷首,然吴用就要逃掉。”

雷冰听到门外动静,于是打开门跟,看着眼前发生一切,感觉些摸着头脑,于是问:“法官大,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你刚才为什么说吴用会逃掉呢?青砖塔是一直看守森严吗?”

“雷冰啊,你先呆会儿,等抓到真正吴用再和你解释吧。”郑书没回答雷冰问题,而是吩咐段迎继续追捕剩下“吴用”,把抓到“吴用”全部关押起,还亲自带着一队急冲冲向青砖塔下层奔去。

于县凑到雷冰耳边小声说:“发生现情况,估计吴用使用易形汤!肯定是趁着看守们聚一起吃饭时候饭堂释放瞌睡粉制作成毒气,然后饭食捣鬼。”

雷冰同意于县看法,“你说理,过郑法官所说那个‘巷首’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呢?”

说一下吧,可能你被押路上已经看到青砖塔周围分布着很多通向四面八方小巷。如果没记录或是没经过允许要想从这出去就必须选择其中一条,可管你选择哪条小巷都会遇到雾门。为防止这逃走,雾门小巷都设很多机关,这些机关只公职员才知躲过方法。所雾门都连接着同一个地方,这个地方就是巷首,那是青砖塔最后一防线,走出巷首才算真正离开青砖塔。现,郑法官要直奔那,说明青砖塔看守已经困住吴用。”曹二小姐曹欣什么时候从陪审团中走

“巷首这个地方这么重要吗?”雷冰好奇问。

曹欣回答:“当然!刚才说过,这是青砖塔最后一防线。按照现情况看,能小觑这个吴用,估计他已经逃过看守追捕,如果他闯过小巷机关,要想再抓住他,就只能靠巷首担心是,最近村一直下雨,通往巷首雾门可能会出现故障,必须要去通知那看守把雾门检修加固一下,然吴用就能轻松地逃离青砖塔。”

雷冰听到曹欣话之后,焦急地自语:“事态这么紧张,可郑法官刚刚下楼,怎么可能赶吴用之前到达巷首呢?”

“用那个方法啊,”于县再次雷冰耳边小声提醒:“那张纸是只用很小一部分吗?剩下好像还你身上。”

“对啊,怎么没想到呢!”雷冰再次向曹欣提问:“曹二小姐,是是现到那通知看守就可以?可是,吴用逃出青砖塔已经一会儿,现检修加固雾门还得及吗?”

曹欣回答:“得及,雾门检修加固都非常简单。等一下,难办法?”

雷冰点点头。

曹欣仍然很失落样子,“就算也没用,那看守只听从郑法官命令,你去也是白去,根本没会相信你话。”

“如果再加上们呢?”

“齐莫、李赏!”曹欣吃惊地说:“你们什么时候也凑过?”

“发生这么多事,怎么能坐得住呢?你和再加上李赏,这样话那看守应该相信吧。”齐莫回答

“应,应该没问题,可是……”一贯按标准规定严格要求自己齐莫居然主动离开座位,还要破规章与巷首看守员交涉,曹欣仍然感到些差异。

李赏耐烦:“别废话!雷冰,快说说你计划,接下打算让们怎么做呢?”

几个听着雷冰诉说着什么并连连点头,很快大家便同意提议准备开始行动。这时,于县却表示自己能去,“冰哥,毕竟那张纸是,这次去也帮上什么忙,还是留等你们吧。”

“嗯!你身体还很虚弱,去也好,要照顾好自己啊,们走。”雷冰说完,四个手拉手闭上眼睛,成功完成全部瞬移。

因为《杰村速学》中并没记载与瞬移内容,所以法庭上看到门口发生这一幕都觉得太新奇,就连祖要都觉得这太可思议!雷冰,一个到杰村久就被关进青砖塔,居然原地消失方法!恐怕中只于县明白这当中原委,他为雷冰再次成功瞬移而感到高兴。可他脸上却是一副非常自然样子,紧接着整个晕倒审讯厅门口。

祖要见状急忙去查看,发现于县和刚刚法庭上吴用一样,已经没呼吸,于是自语:“怎么又一个?”

这时到审讯厅,“报!”

“法官大已经出去,”祖要见陌生,便问:“你是?”

回答:“小是村丞派传送口信。”

“出什么事吗?”祖要边俯身观察着于县状况边说

“禀报祖精学,村出大事!”那惊慌

正忙着呢,”祖要急躁:“什么事?快点说啊!”

“因为村监被害案子还没查出,所以他死后一直停放村丞府存尸间,即使头七已过却依然能入殓下葬……”

“这些都知啊,说重点!”祖要耐烦地打断讲话。

“是,是……这,这些您是知,可今天上午看守例行查验房间时候,却发现村监尸首,而且村很多村民出现中毒现象,经村丞大查看,确定那是磊松叶毒!他怀疑这两件事可能和青砖塔现要审理案子什么关联,于是叫小通知。”

“又是磊松叶!”霎时间,祖要犹如被惊涛骇浪洗礼一番,“村监、宋老都死,郑法官因救花盗而动用白傲,他这是犯村规,将会被关进监狱。三位质疑官也被雷冰带出去,现村监尸首被盗、于县更是毫无征兆地没气息,村又发生磊松叶中毒事件,而白傲制作方法还没研究明白。这可怎么办啊,村要大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