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隐蔽的通道

小说:井育娃与卦签 类别:种田小说 作者:雪冰封 字数:6925

杰村的大街小巷有很多店铺,从表面上看没有什么区别,因为店铺里售出的物品所用原材料都自异林,这些东西都需要《杰村速学》中的相关配方制作,制作过程中所用的工具也大致相同,所以每家店铺好像都卖药的,但实际上这些店铺里卖的东西样,可以通过店铺招牌的图案标识辨认。就拿书摊说,它的招牌上除了书摊名称之外还会有个图书的图案标识,这里就能经常见的《杰村速学》这本书,它的原作者谁已经无从考究,但制作书本所用的纸张就自于异林里种叫做毛柳草的植物。因为毛柳草制作成纸张后,几乎没有什么特别的药性,再加上这种植物有种清香微甜的味道,所以极受大家的欢迎。村里的冒着中毒的危险从异林把毛柳草采集回,根据相关配方再利用自家的制药工具进行粉碎、打浆、配料、压平等工序制作而成,等纸张风干后按好坏分类卖给各家用纸的店铺,这些店铺里就有排字出书的地方,以原有的《杰村速学》为蓝本,利用这些收购的纸张就可以大量地出版了。《杰村速学》杰村里每个从小就学起的部丛书,因为如果想杰村生活就离开它。共分为六册,实际上只有五册半,因为其中的第三册书本非常薄,其厚度只有其它册书本的半,有说这因为出版商想多赚点钱所以就出了册薄本,也有因为第三册的最初蓝本曾被私藏,导致其中的半内容丢失,所以现才会少了那半。宋原知道雷冰和于县需要这部书指引,杰村就会像个傻瓜,甚至能正常生活,于宋原把杰村所能遇的事物尽可能地总结起,编写成了送给雷冰的那部《杰村速学》手抄本。

宋原送给雷冰《杰村速学》的时候特别嘱咐要用心去看,还告诉有些东西闭着眼睛或许会看得更清楚。难道宋原这样说只要雷冰认认真真地去读《杰村速学》吗?现,雷冰明白了这件事情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闭着眼睛看的只有片漆黑,所畏的用心去看,其实就通过心思认真去思考这件行通的事情,想想看,越黑暗越能看清楚的东西当然只有……

“光?那些字发光!”于县钻进被子,见雷冰正看那本手抄的《杰村速学》,惊奇地发现黑暗的环境里这本书里那张空白的扉页出现了很多字,禁惊呼声,“哇!太神奇了。”

“这些字纸上原本的,只要吸收了足够多的光,然后把它放黑暗的地方就会自己发光,这样就能够看上面所写的内容了,原宋老深夜的时候看这本书,而白天能看清楚字的时候才看,所以直没有发现。”雷冰看了下那些字,接着说:“你看!这里有介绍,原这些发光的字用精粉写出的。”

“精粉?难道又自异林的东西?”

的,这东西过,就营道壁上那些发光的筋脉所制成的。”

于县还很疑惑,问道,“宋老为什么要把这些字隐藏起呢?”

“大概想躲过狱卒的检查吧,既然用精粉写隐形字的方法没有写明处,说明这种东西知道。”雷冰粗略地看了看那些发光的字,高兴地大叫起,“于县,于县!你看,有办法离开这里了。”

“吁!你小声点,”于县慌张地用手捂住雷冰的嘴,“你这要让外面的看守听啊?”

雷冰仍然控制住内心的喜悦,说道,“这上面说只要坚持吃皮叶树的果子七天左右,就可以通过服用精粉去你想要达的任何地方,过每次精粉的用量能太多,如果服用过多会让产生幻觉。”

于县听的头雾水,“难道,宋老专门为定制蕉饼做狱餐就为了让可以服用精粉逃出去吗?冰哥,你没有听法庭上的讲吗?这里杰村的青砖塔,审讯和关押犯的地方,每层塔都有看守,况且塔里二十多层高的牢房里,怎么逃?”

“书上讲精粉无色无味道的,服用完后,只要闭上眼睛呆原地动,然后用自己的思想去描绘要去的地方,精粉会随着你地指引完成瞬移,”雷冰看了看书,接着回答道,“好像并永久性的,你看这里有讲,因为每次精粉的用量能太多,所以瞬移后的有效时间也会很短。也就说,它能带离开这个牢房,但只能维持段时间,最后还会再次回这里。”

“这样也好,可以觉中往于塔内和塔外,就想知道宋老干什么,就去的阁楼看看。”于县把《杰村速学》拿过,里里外外的搜索着,好像寻找什么,但毫无所获,“精粉呢,怎么没有?”

“这书里也没有什么夹层之类的东西,你怎么可能翻的?”雷冰忙解释道,“你忘了?这些发光的字就精粉啊!只要把这张纸吃掉就可以了嘛,这样既可以让别发现这张纸的内容,又可以完成接下的计划。”

于县惊讶地睁大了眼睛,问道,“这点精粉就可以?”

“当然可以,”雷冰把《杰村速学》的扉页撕下,“宋老这么做很有道理的,因为瞬移所用的精粉非常少,这页足够使用很多次的了。”

“那试试?”于县迫及待地说道。

“其实两个起的话,只要其中满足了条件就能够完成瞬移,”雷冰放心,于嘱咐道:“过你定要闭上眼睛,拉住的手,绝对可以松开,其它的交给就可以了。”

“知道了,快点儿吧!”

等于县准备好后,雷冰紧闭双眼,只手紧紧地拉着于县,然后把另只手里拿的纸放进嘴里咀嚼两下之后吞了下去。只见被撑起鼓包的被子瞬间塌了下去,摊床上,牢房里剩下的只有那两张床铺了。

漆黑的夜空满载着乌云,它驾驭着风势向前涌动着、翻滚着。错,自打雷冰入狱以这场雨就从没有停止过,现瓢泼而下,村子里处都流水的声音。放眼望去,街道上几乎没有什么,路面因雨水沉积过多而形成了水流,这些积水经过杰村亚区最终流向了异林。这个时候,村口流动的水面上倒映出的影子,这个和郑书样穿着黑色长袖大袍,究竟谁呢?杰村亚区村头正宋原家的双层青砖阁楼所地,也王老汉被杀害的地方,这个这个时间出现这个地方究竟要做什么呢?

这时,雷冰和于县突然出现宋原家的门口,由于路面太滑,雷冰脚下时没有站稳摔倒了。

“哗啦……”

水里激起了大片水花,弄出了异样的响声,这引起了黑袍的注意,于急忙躲了起

“冰哥,按照宋老的方法,终于出了。”于县控制住内心的激动,边伸手去搀扶雷冰边说。

“这宽袖大袍穿着真方便,”雷冰抱怨着小心地站起,甩了甩身上的水,说道:“你先别急着高兴,再仔细瞧瞧,宋老家的门锁着的,家,天又下着这么大的雨,去哪儿找啊?”

可能去找杜归了,因为吊坠那里出的事,如果要调查那里必须要去的地方。”

“走!去看看,”雷冰抬头看了看天空,“也知道现什么时辰。总之,时间有限,得抓点紧。”

“你杀了还想跑?”那个黑袍从角落里蹿出,正巧站了于县的面前,死死地抓住了的衣领。

因为事发突然,于县还没有反应过,只本能的向后挣脱了下。黑袍见势迅速向前就个箭步,靠着对方向后倾斜的惯性将其压倒水里,骑于县的身上停地击打着的面部。雷冰见于县有难,伸出手去想把对方拉开,反被其脚蹬肘背处,时间整只胳膊没有了力气,雷冰感觉适,准备收回胳膊,料又被对方用双手拉住,紧接着就脚,正巧蹬脚脖上,雷冰脚下滑再次跌了水里。黑袍快速起身,两只手分别抓住二的头发停地将的头往水里压,直至二昏厥再也没有抵抗了才停下

知道黑袍从哪里弄个非常大的木桶,把已经昏厥的二放了进去,然后将木桶悬村头的水井口,连接木桶的井绳还辘轳头上缠绕着些许,现只要手柄脱离柄套辘轳头会跟着转动,木桶就会即刻掉水井里。

“阿,阿……阿嚏!”雷冰被冻醒了,注意了自己已经身处危险之中,“于县,快醒醒!”

于县被冻的浑身发抖,而且脸被打肿了很大块,现说话已经很困难了,“冰,冰……冰哥,,好冷啊……”

“你先别说话了,休息会儿吧。”

雨依旧,风止。雷冰哆哆嗦嗦把于县搂怀里,希望这样能暖和些,雨水顺着头发淌了下脸颊上留下了道道的水痕,也顾得去擦掉,心里想的自己该把于县带进这个村子,如今跟着遭罪说可能还会把命丢这里,想着想着的眼睛湿润了。

于县抬头看着雷冰,努力地张了张已经冻得发紫的嘴唇,“你怎么了?这,这……”

没事,你还冷吗?”

也没事,”于县勉强地扮出很自然的样子笑了笑,接着说:“咱得想办法离开这里,还有很多事情等着去查呢。”

“还查什么查,”雷冰有些忿地吼了声,“你看,这口井这么大,桶井口悬着,除了这条井绳其它的什么也够,能能活下都成问题!”

黑袍说话声,向井口探了探,说道:“哟,醒了!快告诉,你为什么要杀村监,受谁的指使,宋原那个老东西?”

没有,法庭上宋老拿出了证据,已经证明那天晚上没有离开过房间。”雷冰歇斯底里地喊着。

“少套,”黑袍屑地说:“你说那块双晶脂吗?双晶脂没有记录你离开房间,带表你就没有参与这件事。很好奇你怎么离开那看护森严的青砖塔的,啊?说啊!”

趁看守注意,就逃出……”没等雷冰说完,黑袍就把套着的手柄松开了,只见辘轳头旋转起,载着雷冰二的木桶直线下降。

“啊……”水井内传了雷冰二惊恐的尖叫声。

“别拿这些没用的话敷衍,”黑袍用力把停正转动的手柄,“师父平时管的严,就因为打伤了村外的个劫匪,被关进了青砖塔三年!整整三年啊,想尽了切办法都没有逃出,就凭你两个?如今被放出了,听的第件事却已经死了,还被你这种孽杀死的。最让过的,宋原这个老头子居然可以用双晶脂这种鬼东西让法官没办法判你死刑,只关关而已。哈哈,哈哈哈……开什么玩笑,杀偿命这天经地义的,没想去找你,你居然会自动跑这里送死,正巧省了的事,今天就拿你祭拜师父的头七。”

雷冰惊魂未定,“你,你等下,真的没有杀村监王老汉,信你可以去看看郑法官那里的双晶脂。”

“废话,就凭你能杀掉师父?你肯定有同伙,”黑袍气急败坏地指着街道对面,“准那家的死老头子干的,带着你的那条破吊坠出门约师父,然后要你有双晶脂的屋里等着,于师父上了你的圈套,死了这里。现场的物证的,但杀的,肯定这样。”

“你说的对。”雷冰反驳道。

“对,就对,肯定这样……”黑袍疯狂了,大叫着:“说对就对。”

载有雷冰二的木桶再次下滑,黑袍为了和雷冰争辩,已经顾的地步,双手早已松开了辘轳头的手柄,任其那里旋转着。

“扑通!”木桶掉进了水井里,木桶里很快地装满了水正慢慢下沉,雷冰急忙爬出木桶并用力拉出已经昏迷的于县,接着把木桶翻了个身,让桶口朝下扣水面上,这样木桶就可以水中浮起,然后把于县弄桶底上,而自己只手扶着木桶让它翻个,另只手拉着井绳,拼命地挣扎着。

“花盗,冷静下好好,你怎么能干出这种糊涂事呢?”宋原出现了,没有知道从什么地方赶这里的,这时严厉地斥责着那个黑袍,“王老汉默默无闻的为杰村辛苦了辈子,却落这种地步,谁能好受?别怎么样管,而你最器重的徒弟,能再走弯路了,懂懂?”

懂,打了个该打的,就被关进了青砖塔监狱。可呢?杀了哎!居然判的和样,服,服……”花盗大声地对着宋原嚷嚷道:“服啊!”

见花盗已经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宋原从衣袖里甩出粒晶莹剔透的药丸正巧打花盗那满雨水的脑门上,药丸遇水还没等掉下就迅速消融了。

宋原凑花盗跟前,“告诉你,雷冰并没有杀你师父,杀的另有其。”

此时的花盗已经全身使上力气,瘫坐井沿上,无力地说:“你个老死的,居然用棉冰丸!说什么会相信你的,已经向吴用打听过……”

“那撒谎,郑法官正的路上,手里有说明切的证据。”宋原打断花盗要说的内容,接着反驳道:“郑法官村里唯的法官,秉公办事,的话你总该相信了吧?”

花盗仍有气无力的样子,听郑书要这里后,停止了与宋原争辩,“那好吧,就再等会儿,看有什么话说。”

宋原看了下水井里的情况,“觉得应该先把拉上。”

“你休想!”花盗用尽全身的力气把宋原拉边,“郑书要,这里谁都准动。”

宋原只好躲旁,“跟你讲,能死。雷冰《城南史记二十载》的主,书已经被打开了,而且已经有少内容了,你以为要杀你师父吗?错了,全错了。想让尽快把书写完,这样你的那个师姐的事情才能解决,村里的才能真正的获救。还记得你师父跟你讲过什么吗?”

花盗听宋原这样说,回头瞧了瞧还水井里挣扎的二,又看了下宋原,回想起二十年前的些事情……

当时的花盗还个十多岁的孩子,家里有父亲疼母亲爱,生活非常富裕,那时的觉得自己就世界上最幸福的。后,有次父亲出去办事就再也没有回,母亲也被劫匪掳走了,还搬光了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花盗原本直过的都衣食无忧的日子,此刻却孤苦无依,又由于年纪尚小,村里根本就无法生活,每天需要靠着沿街乞讨才能活下。直那天,和往常样又大街上要饭吃,正巧碰村里有名的卦师王老汉,王老汉见呆坐大街上,残缺的袖口布满了污渍,头发蓬松缭乱着,小脸黄黄的,粘满了泥土,显得非常可怜,于带回了家。王老汉没有亏待花盗,见看相卜卦方面很有天分,仅收做了徒弟更生所学毫无保留的传给了

没过多久,大瘟疫从天而降,这让全村陷入了极度恐慌之中,花盗也没有幸免,重病的连昏迷好几天。就这个时候,已经当上王妃本该过着幸福生活的师姐知道为什么却自杀了。再后,瘟疫没了,花盗和村里很多感染瘟疫的都活了下,师姐自杀的那口井却被突然出现的异林遮挡住了。正当花盗想调查师姐投井原因的时候,师父却和提起宋原手里的《城南史记二十载》,并告诉可以靠这本书查出师姐自杀的原因,还要对天立誓,会独自冒险去异林深处调查那口井。

花盗心里特别感恩自己的师父,但这些经历使的脾气变得特别暴躁,嫉恶如仇的性格也就只有的师父王老汉能管得住。如今,王老汉死了,杀犯却只被关了起,花盗原本就愤愤平,没想这下着瓢泼大雨的夜晚会碰本应关牢里的雷冰和于县,花盗压抑了很久的情绪彻底地爆发了出势要为自己的师父王老汉报仇。刚刚,宋原突然讲起《城南史记二十载》,还说雷冰它的主,也就说如果要查出二十多年前王妃被杀的原因,只能靠被自己丢进水井里的那个

“别想了,快把拉上吧!”宋原有些耐烦地催促着。

“你觉得会相信你吗?别以为被关青砖塔里,外面的事情就什么都知道了。你!这么个糟老头子,对于村子里说根本就没什么特殊的贡献,单凭老者给的本残书就骗的大家团团转,弄的见了你都毕恭毕敬地。私底下更让自己的孙子走后门当上了信者。这也就罢了,其实你早就已经信者了,却靠着给残书找线索为由获得了自由进出营道的特权。”花盗冷笑了下,接着说:“趁被关进青砖塔的机会,找帮忙杀掉师父取代村监的位置,这种事情相信你干得出。”

“你好糊涂啊!”宋原压制住自己的情绪,“好吧,先讨论。就说说雷冰,就算犯了什么错,自然有村规惩治,而你现的这种行为跟杀犯有什么两样儿?你扪心自问,这样做对得起养育了你二十多年的师父吗?再强调遍,你相信但你应该相信郑法官。再者说,如果说的真的,雷冰无辜的,你直想要查出你那师姐自杀的原因吗?那就应该去救。”

“你慌什么?”花盗以为然地指了指缠绕辘轳上的井绳,“看!这上面还有几圈呢。刚才捆绑的时候,就已经计算好绳子的长度了,这个时候的木桶肯定会被井水淹没,但有井绳拉着会再继续下沉的,最多也就了水里,会有生命危险的。”

宋原听花盗解释完后,依旧有些慌张,“你回头看看,水里挣扎呢。”

“其实最初找杰村的宋老,而个叫王雪的大娘,已经知道她就二十多年前投井自杀的那个王妃了。”就花盗和宋原争论下的时候,井里传了雷冰的喊声,“前几天还见她了!”

“什么?你前几天见过,难道说师姐没有死!”花盗感觉雷冰这为宋原辩解,屑地说道:“相信你的鬼话呢,如果你真见她了,那你说说看,她长什么样子?”

“很瘦的模样,瓜子脸,眉毛又细又长,睫毛有些卷曲,还有大眼睛,双眼皮,鼻梁英挺……”

花盗听着雷冰的描述,脑海里浮现出了王妃的样子:细长的眉毛稍稍向上扬起,微卷的睫毛下乌黑深邃的眼眸,双像朝露样清澈的眼睛,挺拔的鼻子下那张棱角分明的小嘴合的,仿佛说着什么……

“师姐……”花盗嘴里直嘟嘟囔囔的,仿佛身边的切都和没了关系,傻呆呆地靠着井沿,“你平时管遇什么坎坷总能笑盈盈地去面对,根本就会把烦恼的事情放心上,直很羡慕你的这点,每天都会快快乐乐地度过,怎么突然就自杀了呢?肯定为难你才会这样,放心,定会找出这个为你报仇的。”

宋原轻轻地靠近花盗也靠井沿边,“好了,别难过了。现《城南史记二十载》找了自己的主,雷冰也努力地寻找着大家未知的秘密,都要相信。你个很有才华的孩子,也知道你为了报答你师父王老汉的养育之恩,肯定会查出王妃自杀的真像。”

“宋老,……”花盗鼻子酸,低下了头,“您放心,定会帮助雷冰的,只要能查出师姐自杀的原因,就算让上刀山下火海也愿意!”

宋原面带微笑地点了点头,“你呀,就性子太急,思维也单纯,遇事总固执底。你要记着,没让你去死,遇事多听听别的意见,以后如果和雷冰共事……”

做的事就去做,定听的话,做的坚决干。”

的话还没说完呢,看!你还这种风风火火的性格。”宋原边说边站起身,“现该把救出了吧?”

时改了嘛,您先站边,这事儿让吧。”花盗傻傻的笑了笑,勉强地站起,把宋原拉边,准备转动辘轳把雷冰和于县拉上

辘轳转动还没圈,花盗就发现有些奇怪,“宋老,好像太对,怎么可能这么轻松的就能转动这辘轳的手柄呢?”

花盗边说着边靠近井口低头往里面看,顿时紧张起,井里的水上涨了少,水面已经了足以让吃惊的位置,井绳悬吊的木桶早已沉水里很深的地方,雷冰和于县也没了影子。宋原见状急忙跟了过,探着头仔细的寻找着,巧,花盗脚下滑身体失去了平衡,马上就要跌进井里的时候被宋原推了把,两双双倒井边,见宋原倒后时没了动静,花盗赶上前去查看,发现宋原的头上出现了大块淤青,原宋原刚刚跌倒的时候刚巧撞了井沿上。现管花盗怎么喊,宋原仍就没有反应。

花盗再次摊坐井沿上,因为自己疏忽被丢井里的雷冰和于县,或许已经沉井底了;而另因为自己固执而被连累,现仍躺身旁的宋原。花盗感觉的自己多么无助,迷茫的知道自己接下应该怎么办,只缓缓地抬起头,闭上了眼睛,嘴里喘着粗气,让那些冰冷的雨点任意的打的脸上,冲刷着的额头,也许这样才会好受点。远远地望去,花盗那孤单的身影被硕大的雨幕遮盖住了,漆黑无的大街上依旧被哗哗的流水声占据着,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