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特殊的病人

小说:井育娃与卦签 类别:种田小说 作者:雪冰封 字数:5509

序:

时光荏苒,光阴如梭!世定有诸多重要记忆被丢弃岁月长河深处,或一时寻见,或永远找回,甚苦恼!如此,历史亦如此,于“史记录”应运而生。“史记录”者,承载历代正史之册也,为总结过去、充实未、以史为鉴、借古论今之用,乃事实记载书册类。

《城南史记》一册原为“史记录”一类,所示内容离奇古怪、此间故事惊世骇俗,情节甚荒唐!所记之事更无从考究,因此后世之将其从记实书册类中剔除。但其文笔流畅,修辞得体,所述情节栩栩如生,似有大家著作之风范,更将各类事物描绘得入木三分,真叫信服已。于乎,小说传奇类便成为《城南史记》最终归属,并被改编成诸多话本,民间传送。殊知此书乃真史记录,曾城南当地轰动一时,作者为其更付出巨大艰辛。

时间洗礼之,史录,性质更!皆因一事而故,何事?然与其作者关系甚深,且容一一道明……

正文:

亭南有一条繁华街道——亭街,街面上有两间很小破房子,它们前后并列着,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破房子成了一家药铺,两间房子前后空荡被铺子用青砖墙围成了院子。由于药铺招牌长时间换,门口招牌上原有字早就已经消失了,可主关心。慢慢,药铺原名字被们淡忘了,因为亭街只有么一家药铺,所以们都习惯性地叫它亭街药铺。前面房子看病抓药地方,充当了药铺门面。从正门进去,穿过前排房就了中间院子,那里放着制药工具和熬药器皿,院子里可以通过侧门另一条街。后排房被家主分成了三间小屋:中间大点屋子正房;左边厨房;右边个黑黑小屋子,药材老板送货都会暂时存放里面。

日子一天一天重复地过着,转眼了农历七月十五,天药铺里早早地就开始营业了。

亭南周村李有,金所,她害了头痛病。您雷大夫吧,们已经自己村药铺抓过一次药了,过效果太好,现偶尔还会发作。她头疼时候看起非常痛苦,于们进城找您,可怎么办啊?”一对中年夫妇正药铺里看病,“他们给开方子。”

坐堂大夫接过药方,回应道:“雷封,让她先坐下,给她把把脉……”

时,一个衣着打扮像个小伙计模样从药铺后门院子走了进。他诧异地望望四周,最后目光落了雷封身上,他清清喉咙,有些紧张地说道:“您,您,说您诊脉手法好像有点……”只见雷封脸色突然阴沉了下。那见事妙,急忙说道:“没事,没事。”雷封没再理会那个,继续观察眼前病情况,说道:“因为治疗时间太短,还没有完全康复。个方子拿回去再吃几天就会好。”他转过头才发现那个伙计已经身边,于吩咐道:“你去记录一下,然后配好药。亭南周村金李氏,药方。”

个伙计叫雷!也么说,因为家药铺就父亲开。据说他家世代为医,医术祖上一辈一辈传下,雷封坐堂应诊多年,医术极高而且经常为前看病穷苦施医舍药,小医馆虽然老旧,如今却已名声外、远近皆知!可雷很高兴,而且两关系弄得很紧张,争吵过很多次,因为父亲种施舍做法让家里生活非常拮据,日子并好过。

接过药方看了一眼,霎时间心里乱成了一团,“对啊,补骨脂、肉桂、附子、甘草一方可以治头疼,半夏、白术、天麻、陈皮、甘草也治头疼方子,根据‘中药十八反’所讲,乌头反半夏,附子又乌头侧根,所以一般和半夏同用。两味药只有治疗腹满腹痛时候才可以配成药方而且还得小心使用,现个方子却要把附子和半夏放一起用治疗头疼,简直荒谬。今天怎么回事,药铺里怎么会有么多奇怪事情呢?”雷一边想着一边照方抓齐了药,包裹好递给了雷封。雷封接过药包之后又拿出一个药方,说道:“城南杰村有个姓王大娘,她今天应该服用完了。给!你再照方抓三服包裹好,然后去送一下吧!对了,药钱早就一次交清了,店里开给她收款字据上署名王雪,记得拿回。一会儿药商李老板要过一趟,所以!”

其实雷一进屋就觉得今天药铺里怪怪地,说莫名其妙,感觉哪里太对劲儿,但怕雷封嫌弃自己多事,就没有细究。只连连答应下雷封吩咐,“好吧,马上去。过路太远了,可以让于县跟着一起去吗?”

雷封同意后,雷赶紧按照雷封意思把抓好药打上包裹,然后提着后院出了侧门。

杰村,一个非常神秘村子,一般没有会去那种地方,据说去过很少有活着回。那村子坐落一大片树林子深处,村里也很少会从树林里走出过!些雷早就听于县提过,父亲居然让自己去种地方送药,一想些就心有余悸,于他又想了自己好朋友于县。于县雷封收留一个孤儿,从小就呆雷封身边做跟班小工。后雷封自己家院子侧门街对面找了间房子给于县和店里其它伙计住。于县和雷一起从小玩,两个关系非常好。于县为,并且喜欢闲暇时候出门处走走,还结识了很多朋友,按照他自己说,多个朋友多条路!而雷从小受家里约束,并没有太多自由可言,更要说处闲逛了。如果于县自己父亲身边做跟班小工,可以说雷连一个知心朋友都没有了!

穿过街道于县住处,大门虽然关着,可他轻轻一推就开了,于自言自语道:“又没关好门。”可能由于天色还早,院子时候并没有碰什么,于他直奔于县房间,于县还自己床上呼呼大睡。

“喂,家里进贼了!”雷冲着于县大叫道。

于县并没有惊吓,只缓缓地睁开眼睛说:“别闹了哥,一大早儿你要干什么啊,还让睡了?”

没趣,“管用了,下次换个新。”

于县情愿地配合着雷动了动嘴角,面无表情地笑了两声,说道:“快说事儿吧。”

:“接下事情肯定会吓你,爹交给了一件苦差事,叫去城南走一趟,可没去过呀,找你了嘛。”

于县回味着刚刚走掉睡意,“和你一起去送药吗?那你等起了床,吃了饭,然后收拾好屋子。等药铺营业时辰了,去了药铺之后你再。”

表示无奈地说道:“杰村离很近,如果早点去,你就怕天黑之前赶吗?”

“杰村?”于县一惊,瞪大了眼睛看着雷,“你说要去杰村,那种鬼地方你也敢去吗?”

爹就样安排一个敢去所以找你啊。”雷委屈地说:“帮帮忙啦!”

于县鬼意地笑了笑,“那你欠一份情啊,既然雷老爷交待好,那只有辛苦辛苦了!”

“别贫嘴了,赶紧收拾收拾东西,们走了!”

最终两个踏上了去杰村路,还边走边说着什么……

于县:“哥,个村子你真没去过吗?”

:“没有,真知道个姓王大娘为什么非要出村走么远咱们家药铺!”

于县:“啊,也觉得奇怪,可能因为咱亭街药铺名气大呗。”

:“记得你说那里很邪门,应该没有会无聊得没事去那里吧?”

于县:“嗯,好像和你提起过。那确实有点邪门,过还没有夸张传说中那种程度。村子虽说林子里,可那个村子很多,地方也很大,所以又被分成了丁区、亚区、宁区三个地方,咱们亭南城内还没家村子一半儿大。只那片树林里有很多咱们平时见奇花异鸟,再加上村里和外面走动,才会有种奇怪传言,吓敢去那里。”

:“你怎么会知道么清楚啊?”

于县:“几年前听说了件事,当时觉得很新奇就去了一次。记得那里几乎家家都会制药,而且他们给药起名字都很奇怪,据说那药治病救。”

……

很快他们两个了树林入口处,道路旁有块木牌,上面写着树林名称:异林。

“好奇怪名字!”雷脱口而出。

“别管了,快走吧。个林子里时常会起雾,如果熟悉话很容易迷路。”于县加快了脚步并催促着雷

两个还没走多远路边又出现一块木牌,一行小字:外村免进,违者后果自负。

正看着木牌发愣,“上面说杰村让进林子,或许里很危险!”

于县上前扯了扯他衣服,“吓唬过啊。除了遇大雾可能会迷路之外,其它觉得哪里有地方。”

两个继续向异林深处走去,片林子里树木都非常高大,郁郁葱葱遮天蔽日!空气中弥漫着什么东西发霉味道,湿湿,让舒服。因为于县走得太快了,雷只能紧跟着于县,生怕和他走散了。林子里确很容易迷路,里只有一些断断续续小道,它们蜿蜒曲折,错综复杂。二转了几次弯路,趟过了几道小水沟之后,雷发现越往异林深处走,周围植物越古怪,而且道路也越越窄,很快林子里杂草已经把条若隐若现小窄道彻底掩盖住了。

当雷疑惑接下该怎么走时候,于县却突然停下了脚步,“了,了,前面就杰村,还好今天没遇大雾,然就麻烦多了。”

会心地一笑,“了就好,可认识王大娘啊!你呢?”

“王大娘前几天药铺时候,雷老爷旁边。说奇怪,当时她说自己杰村,雷老爷还愣了一下,估计雷老爷也被个村子吓了。后王大娘拿了药要走时候,表示自己能总出村走么远找雷老爷,于雷老爷把王大娘医史记录了他每天记事工作簿上……”

“哎呀,对!”雷打断于县接下要说话,“想问你,知道王大娘家村里怎么才能找吗?”

个就知道了,难道你出门前雷老爷没告诉你吗?”于县反问道,“哎,你们父子俩能总样闹矛盾,早晚会出**烦。”

有些耐烦,“种情况又一天两天了,一直都很少和他说话说什么他都听进去,感觉就当空气,而且没事还责怪,说做什么事情都块料。哎!他儿子,没必要么讽刺吧!好了,些了,跟他只要说话就可能吵起,所以就没有多嘴。现呢,村里去打听一下,估计还可以找王大娘家。”

说话期间他们两个走出了树林,向杰村走去。

刚进村,他们就闻一阵阵药香味道。雷被眼前一切惊呆了,村里房舍建造得非常漂亮,房子构造大致相同,大多用青砖垒砌成,朱红色木门小巧而别致,木门两旁各有一盏石灯。里几乎每家都大门四开,院里东西一览无余!摆放着很多奇怪制药工具,铁制、陶制、石制各种材料药杵、药钵、切刀、石磨、药碾等等一应俱全!各家门口墙上还都刻着一个符号,符号上半部分一个正圆,下半部分一个指向下箭头,中间一字把圆和箭头对半分开。村里也见有走动,整个村子安静极了。时一阵风从二背后袭,雷全身一阵麻凉,眼前一黑晕倒地……

天已经黑了,雷一户床上刚刚睁开眼睛,他茫然地望望四周。间屋子很大,四壁却满药厨药柜之类木制家具,床边放着一盏用棉纱罩着灯,灯火随着风势晃动着,屋里也跟着有节奏地忽明忽暗。雷透过床边纱窗看了一下屋外,空气中已经飘起了一层薄雾,透过轻纱般雾气可以隐约地看月亮那张霜白色圆脸,还时时地传几声诡异地鸟叫,雷一丝凉意,禁打了个寒颤,心里充满了奇怪地悲伤感,凄凄凉凉

发呆地看着窗外时候,屋门突然开了,一阵风吹进,把原本就晃动纱灯彻底地吹灭了!接着,走进一位老妇

还没等雷开口那老妇却先说话了,“你要找王大娘,送已经收下了。预先付药钱现可以勾销掉了,当时你们药铺拿收款字据,现可以交给你了。”

其实已经有一肚子疑惑想问问眼前位王大娘,但话嘴边却又说

那老妇见雷欲言又止便接着向他解释,“你朋友,他说药铺里还有很多事等着做,趁着天还没黑就走了。你走了么远路,肯定累了。然就接着睡吧,等明天天亮了再回去。”

没等雷应声,老妇起身关上门出了屋!

老妇走了,雷床上总覆去,他脑袋里充满了很多疑问:“村子里怎么会有么多奇怪药具,切刀居然还有石制,能用做什么呢?为什么村子里每家门口会刻有那么个符号?那符号又好像哪里见过似。还有,平时家里装货卸货跑脚送药早就习惯了,走点路根本问题,更没觉得累,那个时候为什么会晕倒呢?于县说里家家卖药可治病那么用干嘛?对了,于县怎么可能会丢下自己回去呢?他平时啊!为什么会间屋子里?王大娘怎么会知道给她送药?难道于县找了王大娘,然后把安置她家?最主要那个王大娘看起根本像有病样子,为什么要吃么多药……”慢慢地,夜已经很深了,雷已经沉浸自己梦里。

“喂,小伙子,快醒醒!”

苍老又沙哑声音叫醒了,他睁开眼粗略地打量了一下屋里,根本没有

“哎?刚才明明王大娘声音啊,可怎么没她呢?”

起床,打开了屋门向外看了看,还没有,接着他转身走出屋子了院子。

借着深夜里微弱月光环顾着周围,间房子正处院子中间位置,四周一片宽阔杂草丛。轻飘飘雾气被风吹动着,泛出一缕一缕亮白色弱光,像纯洁无暇溪水般一道道从空气中淌过,徘徊于草丛空隙间久久肯退去。

感觉自己了仙境一样,他眼睛已经完全被院子里些新奇事物吸引住了,而找事情已经忘却一多半。读过很多医书,自以为认识植物肯定会比一般要多,可里杂草丛中很多植物种类他却见都没有见过,更别说叫出它们名字了。杂草越往远处越高越密,直至四周围墙。雷至身于其中,一股世间飘渺孤独感由心而生。

他又打了一个寒颤,嘟囔道:“地方真伤感!过院子真够大,前面围墙还很远地方呢,估计那边黑黑一片就了,里看清楚,还过去瞧瞧吧!”

一边走一边盯着远处,突然瞪大了眼睛。

对,那围墙,那……”

急忙加快了脚步,走杂草丛尽头,仔细地观察着,“……树,异林里才会有么多怪树,杂草也和异林里一样,难道间房子紧挨着异林吗?”

对,”雷突然惊出了一身冷汗,“如果话,那么院子其它围墙或许也一样树。”

开始掉头奔走于杂草之中,他发现那些高大怪树整齐排列房子四周才形成个院子,而院子外面则一片漫无边际树林。最终雷明白了,间房子根本就搭建异林里面

怎么又回异林了,村子去哪儿了?鬼地方太邪气了,于县说过异林里有雾会迷路要走太远了,赶紧回屋吧!”雷退出树林返回院子,“哎?对,房子呢?”

突然发现刚刚还房子觉中消失了,而前方远处却又凭空多出了一口井。那口老井,看样子已经很久没有过了,井沿上布满了青苔,井口已经被杂草掩盖,如果仔细看根本知道那里还有么一口井。

时一个女子从远处走,十七八岁样子。她长相和王大娘很相似,过肚子鼓鼓地,像有了身孕,年纪轻轻她依然显得非常漂亮!

“你好,请问……”

想要开口与其搭讪,但那女子并理会他,就连身上掉了东西都没发现,直径向那口老井走去。雷捡起杂草丛里东西,一块长方形小木条,已经很旧了,正面印有七个黑点,反面刻着一个符号,符号形状和杰村每家住户墙上图案一致。

“怎么又个图案?”雷禁说出声

那女子依旧作声,只抬头看了看天空,略有所思。

只好再次向前询问:“姑娘,东西……”

“ 噗通……”没等雷说完,那女子一头扎进了井里。

“啊,要!”雷吓出了一身冷汗,大叫了一声,惊起了树林里一群奇怪大鸟。